是博物馆居高不下的人气,部分展区的亲民科普项目依旧人气很高

摘要:前不久大火的电视剧《小欢喜》中,从小在天文馆里培养兴趣的中学生乔英子让观众印象深刻。这也启发了不少家长趁着孩子的知识启蒙阶段,带孩子走进天文馆

昨日,第三届科博会青少年科技体验周进入第6个展览日。市民参与科普的热情依旧很高,亲民科普项目大受欢迎。根据安排,本次科技体验周将于明日落幕,科博会期间将不再设立科普展区。

图片 1

  前不久大火的电视剧《小欢喜》中,从小在天文馆里培养兴趣的中学生乔英子让观众印象深刻。这也启发了不少家长趁着孩子的知识启蒙阶段,带孩子走进天文馆、科技馆等各类博物馆。但新问题也随之而来:这些博物馆虽然很大一部分观众是孩子,但展品无论是文字介绍还是语音讲解都格外专业,不仅孩子们直呼“听不懂”,一些深奥的专业术语让家长都连连挠头。

昨上午,记者在展区看到,部分展区的亲民科普项目依旧人气很高。

近年全国暑期档电影票房情况一览 制表:邱玥

  记者走访发现,这种“听不懂”的讲解在多家博物馆不同程度存在,不少孩子在博物馆里走马观花,甚至将一些科技体验设施视为游乐场项目。这样的现状不得不让人感慨:高冷的博物馆,如何培养出更多乔英子?

“瞧,小球就像穿越迷宫似的,经过滑轮机构、棘齿机构、行波机构……从起点到达终点。”流动科技馆展区“小球旅行记”科普展台前,科普志愿者正弓着身子给小朋友们讲解“小球”是如何在各机械结构协作下运动的科学原理。孩子们全神贯注地观看,不时发出“原来是这样”的惊叹声。

图片 2

  讲解太枯燥

这样的互动,在展馆内随处可见:科学小实验展区里可以现场拆装的电子积木,智能机器人展区可以遥控打篮球的机器人,科普动漫展区可以人机互动的足球比赛……130余项科普项目,市民不仅能毫无遮挡地和展品“零距离”接触,把这些高科技看得一清二楚,还能现场亲手体验一把。

暑期,博物馆开展了多项针对孩子的体验活动。 CFP

  学术介绍难激发孩子求知欲望

如此亲民的科普展览受到观众热烈追捧,可忙坏了科普志愿者。“体验的观众太多,有时实在是忙不过来。”科学小实验展区科普志愿者说,展区展出了很多互动性很强的科普小展品,而且每天都是免费体验,吸引了青少年学生争相体验。体验者多的时候,一名志愿者要照顾10多个人。

图片 3

  因为孩子对星星、月亮、太阳格外好奇,市民葛女士上周特意带孩子去了北京天文馆“探秘宇宙”。但她和孩子逛完天文馆后却一脸失望:“一些重要展品的介绍太学术,我都看不懂,也没法讲给孩子听!”她举例,天文馆展区内专门介绍了一颗1998年发射的TRACE卫星:该卫星运行在经过地球南北极上空的太阳同步极轨道上,在可见光及极紫外波段,对色球日冕过渡区及日冕进行摄像。“这一段文字里的南北极、可见光我还能解释,可是像极紫外波段、日冕过渡区这样的专业术语我都不太懂,该怎么讲给孩子听?”

人体导电原理是什么?光纤如何实现数据传输?魔术背后隐藏着什么机关?……只要来到青少年科技体验周现场,这些疑问都会得到解答。

国博里的小观众。本报记者邱玥 摄

  那么天文馆能否提供讲解?记者走访发现,在该馆A、B两个馆区,只有保洁人员在维护卫生,但并没有讲解员。咨询台的工作人员介绍,观众可以租用讲解机,讲解机里有成人和儿童两个版本。但不合理的是,讲解机只能在下午2点前租。“我们要结账了,所以只能在下午2点前租用设备。”工作人员表示。这就意味着,如果下午2点到天文馆参观,就不可能租到孩子能听懂的讲解设备了。

“选择参展项目时,我们特别重视展品是否具备互动性和趣味性,能否激起观众兴趣。”市科协负责人说,本次青少年科技体验周活动规模之大、展出科普项目之多,在近年来都是第一次,而且这些科普项目都有很强的互动性,能很好地锻炼青少年的动脑和动手能力,让青少年在玩乐中了解科技、体验科技。

又是一年暑期到,与这个季节的温度同样火热的,是博物馆居高不下的人气。暑期来临后,不少家长纷纷选择带孩子走进博物馆,学生们饶有兴致地去参观自己感兴趣的展览,一些博物馆甚至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状况。然而,博物馆人气爆棚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问题:人气冷热不均、不文明观展时有发生、观众体验不尽如人意……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中国科技馆。在一层的华夏文明展厅,一位3岁的小男孩被大屏幕上绚丽的动画吸引,动画讲的是中国人发明火箭的相关内容。孩子目不转睛,妈妈在一旁把屏幕上的字念给他听:“南宋初年,中国人发明了真正靠火药燃气反作用力来发射的军用火箭……明白了吗?”念完,母亲问孩子,没想到孩子摇摇头,反问了母亲一句:“什么是火药燃气反作用力?”李女士一时语塞,没办法准确解释。“既然是动画,为什么不能用一些孩子能听懂的语言来解释这些复杂的科学原理呢?”她不解。

“确实很不错,我们家孩子可喜欢了,今天都是第二次来了!”在科普剧表演现场,正带儿子参观的郑女士说,除了各种各样的科普展品,孩子最喜欢的就是这里的流动科技馆和科普剧表演。“小丑叔叔的表演棒极了!”郑女士的儿子兴奋地说。

暑期“热”了博物馆

  科技馆咨询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科技馆展区没有提供人工讲解,也没有可供租赁的讲解设备,观众可以通过扫描展区的二维码来了解更多关于展品的内容。但对孩子和家长而言,这种每个展品一个二维码的方式并不实用。“展品介绍太专业,我听完也得琢磨几分钟,再揣摩着讲给孩子听。孩子的注意力不容易集中,如果每个展品都得扫码后获得介绍内容,很容易厌倦。希望能有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担当现场导览和讲解,并保持与孩子的互动交流,这样更能激发孩子的求知欲望。”她建议。

这些精彩科普剧表演由四川科技馆编排,每天轮流演出,希望通过生动有趣的表演把科学知识传递给孩子们。“几乎场场演出都爆满,不仅孩子喜欢,连家长都经常跟着鼓掌欢呼。”现场工作人员说。

“首都博物馆、北京天文馆、抗日战争纪念馆、军事博物馆、地质博物馆还有美术馆,这些我都经常去。”在北京通州区运河中学读高一的叶静雪同学是个不折不扣的“博物馆迷”,提起博物馆,她有着说不完的话,“我最喜欢的还是天文馆,因为它让我对宇宙衍生和星球奥秘产生很浓的兴趣。博物馆可以把书上的知识变为现实,我能在这里学到很多历史和文化知识。”在叶静雪的暑假时间安排上,博物馆自然地分走了一大杯羹。

  科技馆变“游乐场”

和叶静雪一样对博物馆痴迷的人或许不在多数,但和她同样有着在暑期参观博物馆想法的学生和家长可能不在少数。目睹珍贵的文物、亲身感受历史的变迁、亲自体验科技的奇妙……博物馆所提供的,是课本上可以了解但却无法感受到的文化、历史、科技知识。因此,博物馆成了暑期里多数孩子和家长的不二之选。

  玩了半天指南针 不知哪国发明的

“本来周末计划带孩子去自然博物馆看看恐龙展,可上官网一看,未来10天里,每天数千个免费预约参观名额都满了,只能等下下周了。”北京市民张先生遗憾地告诉记者。

  “说来真是可笑,天文馆里可以让孩子深度体验的竟是一座滑梯!”上周末,市民徐先生一家逛完天文馆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作为北京市青少年教育基地先进单位、国家一级博物馆,北京自然博物馆一直是青少年认识自然、了解自然的窗口,今夏这里依然是不少家长和孩子心中的宠儿。馆内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暑假以来,这里每天都要迎来至少4000人次的参观者,周末的参观人数更是超过工作日。

  记者注意到,在天文馆内一片空旷的区域摆了一座名为“星星相伴”的滑梯,吸引了不少孩子排队乘坐。但滑梯除了在里面约两米长的过道上有一些星空布置外,与游乐场里的滑梯并没有太大差别。相比枯燥的展区,这个滑梯人气“居高不下”。

在首都博物馆,记者了解到,自暑期以来,每天有超过5000人次的观众来到这里,最多的时候日接待量接近8000人次,学生是馆内的主要观众。

  在科技馆华夏之光展区里,专门设置了指南针与航海的体验设备。只见电视屏幕前,摆了一台航海船上的舵,孩子们可以控制舵的方向,电视屏幕可以实时反馈出船前行的画面。前来参观的小学生排着队体验当舵手的感觉,系统设置了多个关卡,找对方向才能通过。但记者发现,一些孩子把它当成了玩具,只是握着舵简单左转几圈、右转几圈,便失去了兴趣。

在记者近日走访的几家博物馆中,国家博物馆、北京自然博物馆、军事博物馆和首都博物馆等一些受观众欢迎的博物馆几乎天天爆棚,甚至出现了一票难求的情况。

  “这是什么?”面对记者的提问,一位六年级的小学生很快就回答:“指南针。”但当记者继续询问“指南针是哪国发明的呢”,这位小学生则支支吾吾地说“不知道……”其实,这个体验设备旁边就有对指南针的文字讲解,其中第一句话便是:指南针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

作为世界上唯一一座年接待观众数量超过一千万人的博物馆,7月以来,故宫已接待超过185万人次观众,其中有12天单日接待观众数超过8万人次。

  在科技生活展区,一位小学生正在体验利用液压传动设备抓起一个篮球。该设备旁的文字介绍内容为:液压传动系统一般由动力元件(液压泵)、执行元件(液压马达、液压缸)、控制元件(各类液压阀)以及液压辅件(油箱、管路、管接头等)组成。但成功抓起一个篮球的孩子压根儿没兴趣看这些文字,操作完就转而“玩耍”其他设备去了。

这样的景象在国外也同样上演着。盛夏,每天数百万游客涌入卢浮宫和欧洲各地其他着名博物馆。卢浮宫成为全世界最繁忙的艺术博物馆,2013年接待游客数量达到930万人次。

  市民刘先生不久前带8岁的儿子来科技馆参观,第二天孩子竟跟他说:“还想去昨天的‘游乐场’!”他觉得,因为缺乏贴近孩子的生动讲解,孩子几乎把科技馆当成游乐场了。

毫无疑问,这个暑假,能与火热的温度相抗衡的,可能就是各地博物馆爆棚的人气了。

  服务需跟上

“大热”的博物馆也有烦恼

  博物馆应打造更多儿童版本

导游的高音喇叭声,孩子的跑动和呼喊声,游客的喧哗声……一走进北京自然博物馆,就能听到一阵阵吵闹声。尽管展品旁都竖着“请勿触摸”的标志牌,但孩子们往往难以抵御与“恐龙”“长颈鹿”零距离接触的诱惑,纷纷伸手“感受”。在露天展览的坦克展区,一些家长越过围栏,将孩子抱入展区,让孩子把手搭在展品上拍照。走访中,工作人员“小朋友,不能摸”的提醒声不绝于耳。

  北京天文馆的一大特色是有不少科普性质的影片,因此馆内剧场常吸引很多家长和孩子购票观看。在《走进黑洞》影厅,记者看到影片画面炫目,引得不少孩子“哇哇”惊叹。但细究影片内容,不难发现其过于专业。“电影看完孩子还是没懂。”一位家长建议,孩子既然是天文馆的主要受众,这样的科普影片就应该有儿童版本,通过一些孩子能听懂的语言、多打一些比喻,给孩子以启蒙。

北京自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暑期客流量太大,馆方的保安、保洁、展品安全与维护等各方面的压力都增大很多,目前还没有有效措施来应对这些问题,多数情况下只能依靠游客自觉。”

  自然博物馆也是学生们常去的博物馆之一。记者探访时,正赶上成批小学生参观,但全程并没有人给孩子们讲解,大部分学生只是走马观花地看看,一旦驻足观赏,就被老师催着快走。

在国家博物馆展厅内,记者看到的是人流拥挤的景象。展厅外,公共休息区内的长椅上则坐满了游客。中午12点,休息区已经人满为患,许多游客只能在台阶和空地上席地而坐。一对带着孩子的中年夫妇在馆藏现代经典美术作品展厅前的台阶上坐下,打开旅行包拿出几袋糕点和水果,一家人就这样吃起来。孩子的妈妈告诉记者:“没办法,我们也不想这样,但休息区已经没有空位可以坐下了。”

  自然博物馆偶尔也会有一些志愿者讲解员。在恐龙乐园,一位志愿者面对孩子,语速特意慢下来:“你们好奇恐龙吃什么?我告诉大家,很多恐龙都喜欢吃我身后的蕨类植物,它们看上去很高,但是他们不是树,并不开花结果!”这样的讲解方式一下子吸引了很多孩子前来听讲。但在整个自然博物馆里,这样的志愿者非常少。这位志愿者介绍,像她这样的志愿讲解员不多,哪天有、在哪些展区有都不固定。如果没有志愿者讲解,也可以提前多日预约人工讲解,但费用较高,为150元/小时。有工作人员称:“馆内人多,人工讲解主要针对的是集体参观。”

王君梅一直在担任苏州博物馆志愿讲解员,这个暑假她也来到国家博物馆参观。她告诉记者:“和苏州博物馆相比,国家博物馆的空间要大得多,但我刚进馆时没看到对应的游览指南,有点儿迷路。而且现在是旺季,来参观的人太多,我找了好几圈,都没找到能休息的地方。感觉游客太多,还是或多或少地影响了参观体验。”

  显然,最吸引孩子们光顾的博物馆,反而最缺失满足孩子们需求的设施与服务。

一方面是拥挤的人流影响了参观体验;另一方面,不少游客也纷纷向记者抱怨很多展览看不懂。

  那么,如何为不同年龄的儿童提供“专属服务”?一些博物馆开始了新的探索。比如上海自然博物馆特意为亲子家庭、小学生、中学生设置了不同类别的参观路线,可以满足不同年龄孩子们的参观需求。

“我刚才去了国博新推出的罗马与巴洛克艺术展览,油画旁边的小牌子上只有作者名字、雕塑名字和创作日期,完全没有关于创作背景、艺术特征和收藏价值的介绍。我们一般市民对罗马文化也不熟悉。每一个展览品的背后都是有故事、有历史的,观众非常渴望通过参观了解这些东西,孩子们也能从中学到知识,提高兴趣。”说起这次观展,游客李女士觉得有些遗憾,“单纯的观展难免只是走马观花,看完了也不了解藏品内涵,反而成了一味拍照和旅游。”

  台北的故宫博物院会为儿童提供专门的语音导览,博物院内还设置了儿童学艺中心,孩子们可以通过拼图、绘画、拓印等亲身体验的方式了解中国传统文化。

在观众休息区,一位家长向记者表示展品的解说词直接照搬教科书,太过刻板,“别说是孩子,就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也看不懂”。记者在参观时也发现,很多静态的展览并不太能吸引观众,多数孩子在一些互动项目前排起了长队,博物馆变成了“游乐场”,很难说一趟博物馆之旅能给他们留下多少印象。

  “博物馆对青少年未来成长可以发挥关键作用,很多人的职业选择往往都是因为小时候在博物馆受过某种启发。”原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秘书长黎陆昕认为,博物馆首先面向的群体是整个社会,把成年人当成主流群体就不可避免地忽略了对青少年的教育。但随着社会发展和父母对青少年成长的重视,博物馆如何更适宜青少年参观学习也需要进一步思考。他建议,可以针对18岁以下不同年龄段的观众提供更细分的服务。

展览如何更好发挥教育功能

在国家博物馆的“江汉汤汤”湖北出土商周文物展上,苏女士花了3个小时紧跟在讲解员身后,津津有味地听着讲解。作为国博的常客,她告诉记者:“这个讲解员讲解得特别有趣,而且每一次讲的文化典故都不一样,就这样不知不觉,我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激发了我对文化研究的兴趣。现在一到周末我就会带孩子来这里,孩子也很兴奋。”

算是半个行内人的王君梅认为,博物馆对游客产生的作用大小,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展品讲解水平的高低。“博物馆藏品蕴含着丰富的典故和常识,这才是讲解最精华的部分。”王君梅说。

除了有趣的讲解和良好的参展环境,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开始重视暑假期间与中小学生的互动,提升游客的参与感。故宫博物院为青少年“量身定制”了“朝珠DIY”“皇帝的新衣”等系列教育活动;四川博物馆在儿童区为喜爱蜀绣的小朋友特别推出暑假培训课;河南博物馆开启为期两个月、包括五大板块内容的“第四届暑期少儿活动节”……

在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看来,欧洲的美术博物馆、艺术博物馆在艺术鉴赏、收藏和公众教育等方面做得很好,展品丰富且质量高,经常举办“走进博物馆”等文化艺术体验活动。“相比之下,我们的博物馆在选题、内容策划、展览的表现手法上还存在较大差距,很多展览主题常年不变,不太切合老百姓的关注点,需要配合社会热点问题及时进行更新,更加注重观众的体验度和与观众的互动。”他说。

“我们会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机,尽可能多提供机会,让青少年了解故宫,理解传统文化。”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日前透露,故宫正在筹备上线一款名为“皇帝的一天”的App,其中会有游戏和电子书的内容,目的是让人们能够通过该产品了解到皇帝一天的生活,并从中获悉“勤勉、孝顺、克己”等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对孩子的成长起到积极的引导作用。

复旦大学教授陆建松指出,博物馆要改变以往过时的理念,树立“重馆更重教”的新理念,“收藏研究和展品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将研究成果展示给社会公众,特别是服务青少年教育。”博物馆是学生们的第二课堂,是成年人的终身课堂。毫无疑问,国内博物馆在收藏、展览、研究、公共教育、对外交流等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本报记者
陈晨 本报通讯员 马晨婧 李希然)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