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被骗已不再是个体的问题,报案人杨奶奶口中的这位老乡名叫舒某

摘要:近日,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奶奶走进迈皋桥派出所,称她花了近5万元托老乡买收藏品。结果不仅东西迟迟没见着,自己信任的老乡也联系不上了,所以她感觉自己被骗了。报案人杨奶奶口中的这位老乡名叫舒某,去年7月的一天,…

北京时间二月二十六日消息报道。在2018年的春节之前,很多地方相继曝光不少老人家被骗的新闻消息。部分老人家在如今社会众多骗术的“围攻”之下,特别是保健品,高价纪念币等产品,少则损失数千元,有的被骗光一生积蓄,负债累累。多地警方、法院发布了针对老年人的常见诈骗类型和提醒。

邀请老年收藏爱好者免费鉴定藏品,冒充专家把廉价藏品估价至百万元,收取万元“标的费”后自导自演“拍卖会”制造藏品流拍“剧情”,最终按照协议把“标的费”全部据为己有……明明是正规有资质的拍卖公司,却专门行骗,让人防不胜防。

近日,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奶奶走进迈皋桥派出所,称她花了近5万元托老乡买收藏品。结果不仅东西迟迟没见着,自己信任的老乡也联系不上了,所以她感觉自己被骗了。
报案人杨奶奶口中的这位老乡名叫舒某,去年7月的一天,杨奶奶在路边接到一张礼品卡,随后便去指定地点兑换礼品,也就是在那时候,杨奶奶认识了舒某。在聊天的过程中,杨奶奶得知年纪轻轻的舒某,现已是某藏品公司的区域经理,更令人意外的是,他竟然还是自己老乡。杨奶奶说,在他乡遇到老乡,总会莫名有一种亲切感,况且她觉得,舒某在外打拼很不容易,自己正好也有收藏的喜好,于是就留下了电话号码,方便日后联系。
今年6月中旬,杨奶奶接到舒某电话,说他手里有10个高档紫砂壶,到10月中旬就可以拍卖。到时候一个茶壶可以赚4万块左右,一般人想买他都不卖,只因与杨奶奶特别亲近,所以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她。两三天过后,杨奶奶应舒某的邀请,到他公司看了紫砂壶的画册。从照片和介绍上看,这些紫砂壶的确精致古朴,杨奶奶看后甚是满意。此时舒某说,杨奶奶如果喜欢,他可以9800元的单价转出2个。杨奶奶虽然喜欢,奈何手头并没有那么多现钱,舒某建议杨奶奶找亲戚朋友借点,否则这么好的机会就只能错过了。在舒某的“好心”劝说下,杨奶奶东拼西凑将19600元打入了舒某的银行账户。
然而,钱汇过去之后竟没了下文,杨奶奶的催促,等来的不是紫砂壶,而是舒某的借钱电话。7月底,舒某称自己买房还差3万块,因为要选楼层时间紧迫,所以让杨奶奶火速借钱给他,作为回报,他可以再转出3个紫砂壶。说到紫砂壶,杨奶奶当即就问,之前买的两个紫砂壶什么时候能拿到货?舒某声称,紫砂壶通常是整体出售,一两个很难卖,而且也卖不出好价钱,所以他才暂时没给杨奶奶。如果能再多几个组成一套,到时候价格肯定翻好几倍。杨奶奶一开始以钱不好借推脱,可最后却经不住舒某的诱惑,让从上海回来的大女儿帮忙凑钱,女儿最初并不同意,但耐不住母亲的软磨硬泡,最后还是帮忙借了3万块。
杨奶奶帮钱汇给舒某后,依然没有看到心心念念的紫砂壶,打电话过去,舒某说自己在外地出差,杨奶奶要是不放心,他回来后可以打张欠条。可是等了半个多月,舒某仍然没有主动联系杨奶奶,杨奶奶一打电话突然就慌了,舒某的手机竟然关机了。杨奶奶不敢往最坏处想,不停地拨打舒某的电话,有一次电话终于通了,在电话里,舒某承诺先写个借条,钱后面慢慢还。可是在那之后,再打舒某的电话就无人接听了,杨奶奶这才怀疑自己被骗了,于是赶紧报警求助。目前,警方已立案调查,案件尚在侦办当中。
警方提醒:像这类收藏品诈骗案件,中招的多是老年人。不少老年人有收藏的喜好,但又不了解这方面的知识,缺乏辨别真伪的能力,这就让不法分子有了可趁之机,他们通常会以高价回收或拍卖来吸引老年人购买。因此,民警要特别提醒广大老年朋友,在不太懂收藏品的情况下,一定要谨慎投资,切忌未见货先付款,以免上当受骗。

3730澳门新葡亰 1

日前,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通报了一起以老年收藏爱好者为侵害目标的诈骗案件,涉案金额600余万元,截至目前近百人受骗。记者调查发现,收藏品骗局已成为老年人消费骗局“重灾区”。

近年来,多个机构作出的调研报告显示,老年人已成为诈骗的主要受害人群。

地摊货被“专家”估价百万元

老年人容易被骗的原因复杂,除了自身接受社会信息少、防骗意识低等特点,也有心理、家庭甚至社会的因素。北京大学心理学博士陈绍建说,老人最怕的是寂寞和无用感,他们同样也需要实现自我价值,也正因为子女不明白如何安排父母退休后的生活,才给骗子钻了空子。

2018年,一位家住北京某社区的老人遇到一件“怪事”。在地摊上花上千元购买几件收藏品后没过几天,他接到了自称是拍卖公司的陌生电话,邀请他带着藏品到北京市丰台区某写字楼的办公地点进行藏品免费鉴定。

在一些保健品公司和收藏品公司的内部,”如何获得老人信任””研究老人的心理”也成为上岗培训课程。推销员通过口头亲切称呼甚至认干亲等方式,用长时间的”温情攻势”打动老人,取得老人信任后进而行骗。

在这家拍卖公司,工作人员当场就找“专家”对他的藏品进行了评估,估价几百万元,还主动提出帮助拍卖,收取了4万元费用。结果,拍卖会上藏品流拍,老人希望落空。2018年10月底,这位老人把经历反映给来社区做安全防范宣传的丰台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反诈骗队队长周峰,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北京律维银龄研究与服务中心负责人卢明生律师认为,老年人被骗已不再是个体的问题,而是社会的问题。工商、公安等部门还应加大打击力度。

随着深入调查,民警发现不仅在丰台,位于朝阳的两家拍卖公司也有同样的嫌疑。3个通过非法渠道获得收藏品爱好者联系电话、用员工冒充“专家”免费鉴定高额估价收藏品、办假拍卖会实施诈骗犯罪的团伙“浮出水面”。

2月24日,廖永林展示自己购买的部分钱币和邮票。早在2010年,廖永林接到收藏品销售的电话,就此开始不断购买钱币、邮票、粮票、字画等收藏品,而购买时承诺的”回购”、拍卖从来没有成功过。据廖永林说,花在这上面的钱已经近百万了。

3730澳门新葡亰,施先生就是一位参与过“拍卖会”的被骗事主。他说,当天他看到前面几件藏品均顺利拍卖成功,到了他的那件时,距离保留价还差10万元,再有一个人叫价就能成交,可是现场就是没人举牌。“当天还有类似的情况,很多件藏品都流拍了。”施先生说,这次拍卖仅他自己就被骗了9万元。

直到死的那天,66岁王权购买的大量钱币、收藏品也未能如愿拍卖。

值得注意的是,涉案的三家拍卖公司中,有两家是有备案和拍卖资质的,三家公司的运营时间都在半年以上,这些公司平时并不正常经营,专门实施诈骗。2019年1月,警方对三个诈骗窝点同步开展抓捕行动,起获大量所谓的“待拍收藏品”。截至目前,31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到死也没能咽下那口气。”王权女儿说。

成老年人消费骗局“重灾区”

王权生前至少在8家公司高价购买了收藏品或纪念币。销售员告诉他,一段时间后可以帮他将这些纪念币拍卖,获益巨大。

记者调查发现,除保健品、投资理财骗局外,当前收藏品骗局已成为老年消费骗局的重灾区,与以往单纯售卖仿冒收藏品不同,其手段专业、迷惑性强,让老年人防不胜防。

女儿有次听王权提过”想赚些钱留给孩子。”那是女儿生完二胎后的事儿。

——“闭环”行骗,事主被骗无法察觉。在上述收藏品骗局中,诈骗团伙会组织近百人参加假冒“拍卖会”,包括拍卖师、竞拍人员、公证人员等。其中,一部分是公司员工冒充的,大部分则是花钱请的群众演员。周峰介绍,“拍卖会”前,公司与事主签订的委托拍卖协议就有陷阱,写着按照拍卖标准等级收取2万至10万元不等的服务费,如果藏品流拍,服务费也不予退还。“很多受骗事主被警察找到时仍不觉得被骗,只是认为藏品流拍,原因就是参加了拍卖会。”

六旬老人被骗百万元含恨离世

——擅用技术手段造成事主维权无门。在记者前期调查中,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八旬老人王女士两年前经人介绍曾在劲松附近一家正规投资品理财公司买了约30万元的字画,公司工作人员许诺她这些字画升值潜力巨大,都会在短期内联系拍卖公司拍卖,但时至今日仍杳无音讯。“按照和公司签订的合同,如果想退货,只能退50%,而这个公司为了防止事主举报被查,还让80岁以上老人虚报年龄至60岁以下,并在交易过程中诱导老人说是了解情况自愿购买,还留取了录音录像资料。”

王权大量购买钱币、收藏品瞒着所有家人。

——各种理由搪塞让事主“有亏难言”。调查中,还有一些拍卖公司虚构有买家要高价购买藏品,诱使老人到指定的机构鉴定或者在公司办理委托交易业务,从而骗取鉴定费、委托交易服务费。有的还谎称买主是境外的,需要交过海关的费用。然后,公司再以鉴定结论不符合收购条件、不符合买家交易条件或拍卖物品流拍等理由搪塞老人。

2014年底,女儿生了二胎,母亲前去照顾,王权独自居住在四惠附近。

需加强防范和维权意识

女儿回忆,大概在2017年初,她曾听到疑似收藏品销售人员给父亲打电话,邀请父亲前去公司洽谈,他一口答应。当她询问时,父亲回答:”反正没事,去看看。”

法律人士表示,利用收藏品实施诈骗并非新花招,其与高息理财产品骗局、保健品骗局一样,主要都是针对老年人。这些不法分子认为,老年人退休后时间充裕,又都有一些积蓄和退休金、养老金,且想让自己的钱增值。

王权从2012年查出胰腺癌,多次化疗、住院后,于2017年8月去世。女儿在房间收拾遗物时,才发现他至少在8家公司购买了收藏品或纪念币,花费180多万元。

然而,老年人的维权意识并不强。案件中,如果被骗事主事后提出异议,公司往往会送一些“收藏品”给事主进行安抚,并对事主宣称这些“藏品”的价值也有几千、上万元,实际仅仅是几十元的工艺品,让事主心理平衡不再追究,因此很少有事主发觉被骗报警。

在女儿印象里,王权是一个生活节俭的人,经常吃剩菜剩饭,有时还会捡别人丢弃的家居物件回家用。

丰台分局丰台镇派出所副所长田伟说,这些受骗老年人一方面获取信息渠道单一,另一方面没有与家属沟通就轻信了骗子所说。“参与收藏品投资或是拍卖,一定不要轻信电话、网络、电视推销,有些骗术是超出老年人想象的,老年人发觉被骗后一定要及时报警。”田伟说。
(据新华社电)

为何花上百万元买收藏品或纪念币,妻子和女儿并不知情。

女儿有次听王权提过”想赚些钱留给孩子。”那时的王权还因患癌需定期化疗、住院,花费不少医药费。女儿猜想父亲为了减轻她的负担,也在想办法自己挣些钱。

但这些已入手的收藏品、纪念币再难以出手。

2017年6月份,王权脚都化疗麻木得没法走路了,还要去收藏公司,想把手中的藏品出手换钱,未果。

在王权的微信里,曾在去年7月联系一家公司的销售员,询问藏品什么时候能出手。但没有得到回复。此前很长一段时间,这位销售员经常给王权发早安、心灵鸡汤、天气预报的信息。

那时的王权已是癌症晚期。1个月后,王权去世。

女儿在王权的手机里发现,有些电话号码没有备注,但几乎每天都会打来,而且有很长的通话时间。

女儿怀疑这些就是推销员。此后还有收藏、拍卖公司的电话打来,邀请前去购买藏品。

王权生前把所有购买收藏品、纪念币的明细记录在账本上,银行交易凭条也夹在其中。女儿根据这些信息找收藏公司退款,发现有2个公司跑路完全找不到了,还有3家公司,以各种理由推脱不退。

其中在百子湾的一家收藏品公司,王权购买纪念币花费近100万元。王权女儿拿着纪念币前去退款,对方称没有票据,不承认在此购买。王权女儿于是报警。

85岁的杨慧也陷入了拍卖公司的套路。她离异多年,为了做生意,她卖掉了房子,租房独居。

她从2016年春开始接触了20多家收藏品或拍卖公司。”什么也没卖掉,还四处交钱,欠了一些债。”她有点唏嘘,又隐约怀着希望,”这些公司都说我那两幅字可以卖到一二百万”。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