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今,公共教育可以说是最受美术馆重视的核心职能之一。因为它无论对艺术的普及、学术的推广,还是大众的传播、展览的营销等,都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日前出台的《上海市美术馆管理办法(试行)》中规定,美术馆必须具有“收藏、研究、展览、公共教育、文化交流等功能”。随着社会及美术馆对自身加强探索,教育功能逐渐成为美术馆存在的新价值。然而,人员、经费等问题也困扰着美术馆尤其是民营美术馆公教活动的发展。记者从市文广影视局了解到,目前上海美术馆公教开展水平走在全国前列,但馆际差距悬殊,探索民营美术馆公教良性发展模式,仍然任重道远。

  如今,公共教育可以说是最受美术馆重视的核心职能之一。因为它无论对艺术的普及、学术的推广,还是大众的传播、展览的营销等,都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它的价值和意义正越来越为业内外所认可。

  美术馆缺乏公教人员配备

  正是近年来美术馆提供形式多样的公共教育活动,一定程度上拉近和弥合了美术馆与公众之间的距离,拓展了广大观众的艺术视野和文化包容心,丰富了一座城市的精神文化生活。甚至某种程度上,实实在在地改变了很多艺术展览开幕式就是闭幕式的窘境。周末去美术馆参加公共教育活动,已经成为一些家庭和艺术爱好者的主要生活方式。据统计,2018年,上海80余家美术馆全年共计举办活动3338场,其中,馆内活动2356场,馆外活动982场。活动最主要的形式为导览、讲座、亲子活动及工作坊等。

  前不久,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上海制造:那些年的美术电影”获得文化和旅游部2017年度优秀公共教育奖。获奖的背后,有太多不易。只有一到两人,几乎是目前上海民营美术馆公教人员的常见配置。喜玛拉雅美术馆教育活动负责人陈晓婧是馆里唯一的教育专员,却要负责策划活动、培训导览员、管理志愿者、举办公众项目等一系列工作。“公教人员配备非常缺,一个人要干三个人的活。”公教人员几乎每周末都在美术馆忙活。工作辛苦,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也让美术馆公教面临人员流动性大和招人难的问题。“从事公教要求较高的综合素养,很难招到合适的人才。”民生现代美术馆公教部负责人黄蓓蓉说。隔一两年就要换一拨人,不仅难以维持长期的公教品牌项目,在馆际合作交流上,也给对接带来困难。最近,某民营美术馆中唯一的公教人员离职,没有人接替,只能暂时由展览部人员兼任。

  更令人欣喜的是,正是通过公共教育这样一项职能与渠道,美术馆的内涵得到了不断的延展。一些表演类艺术现已进入美术馆,电影、文学之类的文艺活动也在美术馆实现了跨界的合作,它们都在不同程度上突破以往美术馆相对单一的功能定位。另外,美术馆通过与学校、社区、一些公共空间的长期合作,以及公教活动本身体验性与趣味性的增强,以往一直被观众吐槽“看不懂”的当代艺术,现在正在越来越多被人们所接受与理解。原本一些自称为艺术门外汉的观众,现已发展成为艺术的爱好者、美术馆的超级粉丝。

  据市文广影视局介绍,由于民办非企的薪酬规定限制,再加上工作量大,使得民营美术馆在留住人才上面临很大压力。大部分公教人员都是抱着对艺术的热爱和理想坚持下来的,“这个行业既能让你笑,又能让你哭。尽管工作过程是痛苦的,但成就感很大,能够看到公众开心回家,有所收获,我们发自内心地欣慰。”陈晓婧说,这也是美术馆公教人员的工作动力和精神支柱。

  实际上,美术馆作为艺术类博物馆,教育对于其存在与发展的重要性,早已在全球范围内形成共识,并在2007年国际博物馆协会(ICOM)修改的《国际博物馆协会章程》中有所体现:“博物馆是一个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性常设机构,为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遗产。”在该章程中,“教育”已被列为博物馆第一大功能。

  经费不足让公教捉襟见肘

  当然,我们同时也应该看到,美术馆的公共教育一方面红红火火、热热闹闹,但另一方面,哪怕是在一些相对走在全国前列的城市,也面临不少的问题与挑战。

  截至2018年3月底,本市共有美术馆82家,其中国有美术馆18家、民营美术馆64家。2017年,上海民营美术馆举办活动1852场,但每家平均举办数仅30场。大多数教育活动集中在龙美术馆、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喜玛拉雅美术馆等大馆,大部分中小型民营美术馆受到经费和人力限制,在公共教育活动方面着力不够。

  首先是美术馆公共教育的同质化现象很是突出。这主要体现在缺乏对观众的深入研究,流于形式与场面的热闹,缺少个性特色与精品项目。

  民营美术馆的发展涉及运营成本和资金等问题,在资金未得到完全保障的状况下,谈美术教育仍是件较为“奢侈”的事情。“现在美术馆没有单项费用作为教育部经费,基本上都从展览中延伸出来,比较少。”陈晓婧介绍,目前大部分民营美术馆的公教活动都是免费的,在实际操作中,常因经费不足而让活动捉襟见肘。

  比如,尽管随着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不断推进和完善,美术馆服务于观众的意识正在不断增强,从以往授课式“听与看”为主,越来越向体验式、互动式、沉浸式方式转变。部分公教活动甚至已走出美术馆,主动来到大众身边,促进了观众艺术感受力的提升和记忆的加深,也增强了美术馆与观众之间的黏性。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一些美术馆比较注重教育活动的次数、参与人数、整体关注度等,而比较忽视观众的深度感受,以及体验的质量与实际收获。很多公教活动流于表面,只图场面的热闹而不能深入到参与者的内心,不能真正实现公教活动的初衷与目的。

  民营美术馆公教活动在发展过程中也会遇到公益与商业的矛盾。“美术馆作为公益机构,但日常运营、人员雇佣、教育活动等都需要成本。”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甘智漪介绍,在项目执行中,嘉宾邀请成本、交通住宿成本、宣传成本、物料成本等水涨船高,在个别合作项目中尤其突出,给美术馆长期公教项目的维持带来很大负担。“只能呼吁热心公益的艺术家与我们共同进行各类教育活动探索与实践,而不是为了商业利益。”

  美术馆还普遍缺乏对观众的深入研究。尽管现在很多美术馆普遍都设有留言本、调查反馈表等,让观众表达参观感受和评价,但这些留言真的得到重视和有效利用了吗?答案并不乐观。如果我们能真实通过观众留言了解他们对展览的态度和参观体验,从而有的放矢地提高与改进,才能吸引越来越多的观众进馆参观。我们还迫切需要对观众人群进行研究和细分,在分类基础上,根据不同人群的需要进行差异化教育。

  作为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补充,公教项目经费能否申请政府资助?目前对于美术馆公教活动的资金扶持主要集中在中小学生美术教育方面。据了解,市文广影视局和市教委联合开展的文教结合三年行动计划中,包括艺术场馆现场教学平台,以区为单位,由一家美术馆+一家教育机构联合申报公教经费。“文教结合作为一种渠道毕竟有限,我们希望美术馆公教活动能覆盖全年龄人群,未来也在考虑为民营美术馆设立专门的扶持资金。”市文广局工作人员说。

  尽管越来越多的美术馆都在推行公教活动,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不外乎导览、讲座、亲子活动。像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推出的“诗歌来到美术馆”、徐汇艺术馆推出的“美育卡”等这些富有个性特色和长期持续性的公教精品项目,还是为数不多。因此,要积极倡导公共教育的创新性、探索性与实验性,发挥各个美术馆的比较优势,结合自身特色打造具有品牌意识的公共教育项目。

  公教重要性仍难体现出来

  此外,独立于展览之外的公教活动数量太少,绝大部分都是配合展览临时策划与设计,没有进入展览的整体策划中。

  “公教关系到观众在美术馆中的体验感。公教的整体文化氛围,也体现在美术馆对公众的态度上。”黄蓓蓉在策划“上海制造”时感到,美术馆的触角应该伸得更长,并不止于做几场讲座,要把教育渗透到美术馆中,提供条件、鼓励观众自己来学习体验。市文广影视局最近通过互联网开展的美术馆观众需求调研报告显示,93%的受访者都参加过美术馆的公共教育活动。多举办亲子类公共教育活动,也是公众对美术馆的重要需求之一。

  我们知道,配合展览的公教活动对于一个普通观众来讲是碎片化的,不能根本上改变他们原有的知识结构和审美趣味。对于观众艺术知识的普及和艺术素养的培育,其实需要一个相对系统化、长效性的专题公教项目来支撑。很遗憾,这种独立于展览之外的具有系统性的公教项目,现在还很少看到。

  如今,美术馆越来越看重教育功能,但公教活动的“重要性”似乎仍难在实际工作中得到体现。“在美术馆,首先要把展览推出去才会考虑公教,从整个大环境来讲,教育这个板块仍不够被重视。”陈晓婧说。前不久,英国皇家美院艺术与建筑课程导师、前泰特现代美术馆公共项目高级策展人安德鲁·布莱顿来上海,与美术馆从业者分享了他策划公教项目的经验。陈晓婧和许多同行都去聆听,深受启发。“关于美术馆公教方面的讲座论坛、学习机会目前很少,希望这方面的专家可以多发一点声音。比如高校美术教育的教授和一些策展人、批评家等,期待他们更多参与,帮我们提出解决途径。”

  眼下美术馆的公教活动基本都是等到展览方案确定之后,再交给公教部门进行配套的策划与设计。这样一来,公教活动就比较被动,时间上也非常仓促,既不利于公教部门进行充分的酝酿与思考,联络与筹备,也不利于公教人员积极性与创造性的发挥。而在国际上一些成熟完善的大型美术馆,公教人员会一起参与前期的策展工作,让公教的创意融入展览的整体策划中。

  据悉,目前本市许多新建美术馆在展览方面还不够规范,许多小美术馆刚开始有做公教的意识,但往往只是在开幕时办个讲座,或者和周边学校合作开展导览活动。也有美术馆公教定位不清晰,把公教当作吸引人气的手段。对于它们而言,先解决展览的“温饱问题”,才能去提升公教。不过,根据新出台的《上海市美术馆管理办法(试行)》中对美术馆“提升人民群众的审美素养”的要求,公教活动势必要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专职人员与经费的短缺,也很大程度上制约着美术馆公共教育水平的提升。

  民营美术馆有意识去做公教,和前几年相比已有进步。据透露,上海将在今年下半年成立美术馆协会,今后由协会牵头组织各种培训、交流活动,也包括美术馆公教。市文广局将着手制定美术馆评估标准,并把公教活动作为重要标准之一,以鼓励美术馆开展公教活动。(记者
钟菡)

  尽管公共教育的重要性已为各个美术馆所认识和重视,但真正设立公教部门或者说公共教育专员的比例不高,且专业化程度有待提高。既缺少专职的公教人员配备,也缺乏专项的公教活动经费,是目前绝大部分美术馆的现状。由于人手短缺,目前公教人员基本都是疲于应对日常性的工作。既要负责活动的策划、组织与落实,也要做好导览员的培训、志愿者的管理等一系列事务。

  除此之外,公教活动主要是在双休日开展,且工作量大,因此,人员流动性特别大,有些公教部门隔一两年就要换一拨人,不利于公教人员工作经验的积累和业务能力的提升,还难以维持长期的公教品牌项目,在馆际合作交流上,也给对接带来困难。由于工作辛苦,且工作时间特定,综合素质要求较高,这些都导致公教人员招工难。

  总之,只有不断地总结经验与教训,不断地反思与改进,不断地创新与突破,美术馆的公共教育才能踏上一条自我完善与自我提升之路。

  (作者为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副馆长)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