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画廊主空间的早期作品中,生活在此时-29位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展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作为中国最早的录像艺术家之一,朱加在上世纪 80
年代末就开始影像创作。此次展览,在香格纳画廊主空间系统地呈现了他自 90
年代初期至 2000
年的摄影与录像作品,包括《闪光》、《温度》、《距离产生距离》等;香格纳画廊
H 空间则展示了朱加 2015
年的新作《缺失的表达》和《彩色气球》两件影像作品,整个展览梳理了朱加 20
多年来的创作,颇有点回顾展的意思。

▲展览现场

2015年11月4日,香格纳画廊在主空间及H空间隆重地推出朱加个展临界的弥漫。本次展览将带来朱加的最新创作和近期影像作品,将持续到2015年12月19日。距离产生立距离
双通道彩色录象 多路视频 6分钟彩色气球 2015 多路视频装置
10分钟朱加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进入到了摄影和录像创作实践的前沿,可谓中国早期录像与摄影艺术的先行者。他以不动声色的、简约的制作方式和对现实冷静而强有力的介入立场,成为中国观念艺术中特殊的个案。其先锋的实验性作品为之后的实践者们提供了大胆的先例。另外,他的作品和九十年代盛行的全球化基本同步,为中国社会的转型提供了实时的批判性评注。缺失的表达
07 2015 摄影 彩色喷墨打印缺失的表达 01 2015 摄影
彩色喷墨打印今天的世界无论何种正常或许都只是偶然,关键在于我们如何认定正常。此次个展,朱加将从不同的时空和视角来剖析现实临界状态下的日常的正常、政治的正常以及艺术的正常,让我们每个观众的观看长时间停留在无法言喻的惊恐和禁忌的边线上,或者说是体会那种现实的环境在我内心深处造成的很尴尬的感觉。朱加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三工作室。现生活工作于北京。主要展览有:M+进行:流动的影响,香港;海陆空-重访录像艺术的空间性,
OCT 当代艺术中心, 上海;出格, 中国录像艺术的开端 (1984-1998),
广东时代美术馆, 广州
;快城快客第七届上海双年展,上海美术馆,上海;第十届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不仅是可能,而且是必要的
/
全球战争时代的乐观主义,伊斯坦布尔,土耳其;聚焦-来自美国HAUDENSCHILD夫妇收藏的中国当代摄影和录像艺术展,中国美术馆,北京;第50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梦想与冲突
观者的权利,威尼斯,意大利;节奏,20世纪当代艺术家邀请展,纽约现代博物馆,美国;生活在此时-29位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展,柏林汉堡火车站当代美术馆,柏林,德国;每天-第11届悉尼双年展,悉尼当代艺术博物馆等,澳大利亚;贸易途径:历史和地理,第二届约翰内斯堡双年展,约翰内斯堡,南非.

▲朱加,《温度》,彩色喷墨打印,2004

香格纳画廊于2015年11月4日在主空间及H空间推出朱加个展临界的弥漫。临界一直以来都是朱加艺术探索的重要课题,此次个展,带来了朱加的最新创作和早期影像作品,从不同的时空和视角来剖析现实临界状态下的艺术和生活。展览将持续到2015年12月19日。

编辑:周瑾

▲朱加,《距离产生了距离》,双通道彩色录像,3 分 42 秒,2004

现场采访

按朱加自己说,临界取自策展人皮力对他作品的概括一种临界的尴尬。
在画廊主空间的早期作品中,《永远》是朱加的成名作,他将摄影机绑在一辆三轮车的左轮边缘,镜头随着轮子的滚动前行,拍摄下北京街头的日常生活。镜头不再依附于人的判断而呈现一种更为客观的观看,尽管视觉体验上是一种不确定的晕眩感。《不起飞》表现了一架始终在跑道上高速滑行的波音客机,通常飞机在起飞前的滑行状态只有
4 至 5
秒,朱加将这一状态延长后,飞机无穷尽地滑行成了它的一个常态。粗糙的黑白画面强化了这种微妙的怪异感。在《我的空间》这组摄影作品中,朱加扮成一个拘谨略显自闭的白领,坐在那个年代典型的商场家居样板间里,表情不安,服饰夸张。还是让人感受到某种临界的尴尬气氛。这些过去的作品尚有较强的观念色彩,提供了新的观看方式,也涉及到了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尴尬现实。朱加擅长将临界状态人为地拉长,从而质疑既有的视觉经验和正常的视觉感受。

▲艺术家朱加接受凤凰艺术记者采访

▲朱加,《我的空间》,彩色喷墨打印,1994

艺术家朱加在采访中介绍,展览题目中临界一词来源于策展人、评论家皮力为朱加所撰写的评论文章《临界的尴尬》,这是皮力总结的朱加作品所关注的焦点。朱加一直以来对临界的状态十分关注,朱加将临界描述为之间的状态,他有很多作品涉及到之间的问题,涉及物理的空间或者时间的空间。朱加说,这样的创作倾向不是一种刻意的,而是一种形而下的,很自然而然的跟艺术家个人的一些生活经历,教育背景,性格等综合因素联系在一起,艺术家觉得从临界可以做的文章和他想表达的诉求有一种有机的关联性。本次展览题为临界的弥漫,朱加说,这种弥漫在作品当中形成了一种如同水泼在地上漫过去的感觉,这种弥漫的状态有一种不确定性,又有很多可能性。临界和弥漫这两个词语恰到好处地概括了朱加创作的脉络。

画廊 H
空间展示的新作《彩色气球》,由四段十分钟的录像构成四屏录像:逐渐增加的小提琴乐手重复地拉着
C 大调的 A
音;男孩手中的彩色气球,有节奏地升起和下降;姑娘坐在铺满鲜花的床垫上,充满期待地仰头微笑;旗帜飘扬投射在墙面上的影子以及不同人物角色的神情姿态,都在一种似是而非的状态中反复摇摆。

朱加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开始进入到了摄影和录像创作实践的前沿,可谓中国早期录像与摄影艺术的先行者。他认为在当时的社会艺术文化状况影响下,录像语言本身就有自身的态度,它代表对当时社会主流的反叛,给予艺术家更加开放的自由度。

▲朱加,《彩色气球》,四通道录像装置,2015

本次展览展出了从90年代作品《谈话》、《闪光》、《我的空间》,2004年作品《距离产生了距离》、《温度》,到2015年新作《彩色气球》、《缺失的表达》等作品,梳理了朱加20多年的创作脉络。

《缺失的表达》是由六张人物肖像和一张鹦鹉特写组成的彩色摄影系列作品。画面中的几位年轻人站在一起,其中一人手持麦克风歌唱和喊叫,另外两人则流露不屑和冷漠。这些图像对面的图像是一只有着艳丽羽毛的鹦鹉,不难猜到艺术家想要暗藏隐喻的意图。但精致做作而空洞的画面大概并无法达到理想效果,暗示性的符号是有了,批判的态度却缺失了。

在谈及创作过程时,朱加觉得做一件作品就像在做一个游戏。在拍摄过程中,场景的选择,或者道具的使用,他都会不断地试探和调整。就像在一个天平两端添加筹码,不断增减调整,直到达到最微妙的平衡。对朱加来讲,艺术最有魅力的地方就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不断在试探它的底线,就像扎针灸一般,不断细微地调整,来探寻扎多深能够恰巧触动了那个痛点。

▲朱加,《缺失的表达》,彩色喷墨打印,2015

展览现场

朱加自己说这些作品或多或少表现出某种冲突和危险性,但对于图像经验,如果说朱加早期把摄影机捆绑在自行车下(《永远》,1994)、或篮球运动员腋下(《闪光》,1997)还是对观看经验的挑衅,那么到了今天,仅仅解决艺术家自身的审美问题,
这在图像疯狂生产着的当下是否足够作为艺术的标准?美、高清、专业的好画面是否阻碍了画面内容所寻求的临界感,而仅剩下不知所云的尴尬?朱加的图像背叛他的观念。用一种十分确定、精致、审美化的图像来表达一种临界、尴尬、模糊的状态,大概是注定要落空的。
在图像生产、传播方式发生巨大变化的今天,录像艺术家是否应该考虑放弃追求好图像的生产,如同利奥塔在《话语,具象》中说:不能被话语-图像驯服的那部分,才是艺术。

▲展览现场

▲朱加,《闪光》,黑白、后期音效制作,8 分钟,1997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朱加从80年代末就开始涉入摄影和录像创作,他以不动声色的、简约的制作方式和对现实冷静而强有力的介入立场,成为中国观念艺术中特殊的个案。其先锋的实验性作品为之后的实践者们提供了大胆的先例。另外,他的作品和九十年代盛行的全球化基本同步,为中国社会的转型提供了实时的批判性评注。

今天的世界无论何种正常或许都只是偶然,关键在于我们如何认定正常。此次个展,朱加将从不同的时空和视角来剖析现实临界状态下的日常的正常、政治的正常以及艺术的正常,让我们每个观众的观看长时间停留在无法言喻的惊恐和禁忌的边线上,或者说是体会那种现实的环境在我内心深处造成的很尴尬的感觉。

展览作品

▲朱加 , 彩色气球,多路视频,装置,10分钟

▲朱加 , 彩色气球,多路视频,装置,10分钟

▲朱加 , 彩色气球,多路视频,装置,10分钟

作品由四段十分钟的录像,四个屏幕放映不同内容段落呼应和呈现。艺术家安排了几个不同的场景和具有象征意味的道具,让观看者很容易感受到其中弥漫的无法言喻的暧昧。一方面微妙的细节引诱着我们的想象,一方面又通过严谨的结构限制着我们的想象。逐渐增加的小提琴乐手重复地拉着C大调的A音,为观众带来视觉和听觉的重复性折磨;男孩手中的彩色气球,有节奏地上下升起和下降;青春女孩坐在铺满鲜花的床垫上,仰着头充满期待地微笑;旗帜飘扬投射在墙面上的影子以及不同人物角色的神情姿态,都从非正常心理的角度触发相互的咬合关系。艺术家希望通过充满暗示性语言符号,表达出对于控制力的批判性态度。

▲朱加,缺失的表达,2015,摄影,彩色喷墨打印,200x130cm

▲朱加,缺失的表达,2015,摄影,彩色喷墨打印,200x130cm

▲朱加,缺失的表达,2015,摄影,彩色喷墨打印,200x130cm

这是一组由六张人物肖像和一张鹦鹉特写组成的彩色摄影系列作品。艺术家安排了几位年轻人站在一起,其中一个人手持麦克风忘乎所以地歌唱和喊叫,而其他两人的表情表示出不屑和冷漠,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投射出一种压制和监视的暗流在涌动,私密的空间被精心地打开了,暴露在一群观察者面前。艺术家有意安排看似毫不相干的单独一只鹦鹉的出现,艳丽的羽毛和善学人语的技能特点,缺失陪伴和有限的自由,都让人不免回想起类似的气氛和现场,光鲜的外表和过度的表达,却并不来源于自身的思考和开放的环境,投射出可能只是表演,也可能同时在被迫的行为当中。

▲朱加,温度,2004,摄影, 彩色喷墨打印, 120x92cm

▲朱加,温度,2004,摄影, 彩色喷墨打印, 120x92cm

这是一组六张照片组成的彩色摄影系列作品。成熟男性怀里抱着一个玩具娃娃,表情凝重无奈,但又似是而非。沉默的表情和不明所以的姿态混搭在一起,品味出充斥在语言符号之间的矛盾,以及语义逻辑之间相互暧昧的转换。

▲朱加,距离产生了距离,2004,双通道彩色录象,多路视频,6分钟

作品由两个视频图像组成,左边的图像显示出一位歌手在没有音乐伴奏的情况下完整的唱着一首歌曲,音响设备同期播放演唱者的音频部分;右边的画面反映出一名年轻人安静的坐在一个高挑的圆凳上
, 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某个方向 .
一名年轻的女性舞蹈者随着歌曲的节拍围绕着男青年翩然起舞 ,
在整个过程中他们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

▲朱加,闪光,1997,视频|单路视频,黑白,后期音效制作,8分钟

将一台微型摄影机捆绑在拍摄者腋下身体的正侧面,镜头朝向正前方,景别略有收缩以增加被拍摄物体的运动感。在一个室内篮球场与被拍摄者打篮球,摄影机记录下对面这个模特儿运动过程的同时,摄影机也随着拍摄者的身体的运动而变换拍摄的角度。声音部分是根据影像的节奏变化编辑了一组略带有旋律的声音效果,强调影像本身的游离和不确定性。

▲朱加,我的空间,1994,摄影|彩色喷墨打印,无酸相纸,120X120cmX4

在这组四张照片组成的系列摄影作品中,艺术家自己出现成为图片中的主角,扮演成一个拘谨略显自闭的白领中产,坐在有着那个年代特定的典型的商场购物环境中,一个家具销售市场布置的家居样板间,表情过于庄重,服饰过于造作。凝聚着一种不协调的氛围。潜层意义所指,时间、任务、地点都是虚假的,唯有焦灼不安是真实的。

▲朱加,谈话,1992,视频|单路视频,彩色,同期声,7分40秒

摄影机的镜头视角取代了与之对话者的观看视角。在这个没有头绪也没有任何实际内容的交谈过程中,随着这个过程的延续,对话者的视角漫不经心的划过这个视觉范围所能触及到的一切,时而是聚焦在一些局部的,如对方的眼角、嘴角、眉毛;时而又是漫无目的地扫过他们身处的环境。从这10分钟的影像过程中,观者是无法确定出一个影像的主体。

关于艺术家

▲艺术家朱加

朱加,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三工作室。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主要展览有:M+进行:流动的影响,香港;海陆空-重访录像艺术的空间性,OCT
当代艺术中心, 上海;出格, 中国录像艺术的开端 (1984-1998),
广东时代美术馆, 广州
;快城快客第七届上海双年展,上海美术馆,上海;第十届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不仅是可能,而且是必要的
/
全球战争时代的乐观主义,伊斯坦布尔,土耳其;聚焦-来自美国HAUDENSCHILD夫妇收藏的中国当代摄影和录像艺术展,中国美术馆,北京;第50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梦想与冲突观者的权利,威尼斯,意大利;节奏,20世纪当代艺术家邀请展,纽约现代博物馆,美国;生活在此时-29位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展,柏林汉堡火车站当代美术馆,柏林,德国;每天-第11届悉尼双年展,悉尼当代艺术博物馆等,澳大利亚;贸易途径:历史和地理,第二届约翰内斯堡双年展,约翰内斯堡,南非.

展览信息

▲展览海报

开幕:2015年11月4日 16:00-18:00

展览:2015年11月4日-12月19日

地点:香格纳画廊主空间和H空间,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1618号楼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