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为巴维尔喜爱的颇负主意天禀的大外甥瓦尼亚八周岁时得急病一命呜呼,那么今日的艺术品投资者应该有着什么样的素质

图片 1

在上博观俄罗斯画展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中国美术报》第22、23期 艺术财富

特列恰科夫(1832-1898)

出生

1832年12月15日,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出生在莫斯科的一个商人家庭中。从巴维尔的曾祖父开始,这个家庭就以经商为生。巴维尔的父亲从经营一家小布匹店起家,在他兢兢业业的操持下,产业很快有了相当规模,当他49岁去世的时候,被评为俄罗斯二级商人;巴维尔的母亲则来自专门从事向英国出口油制品生意的大商人家庭。这位精明能干的女人在丈夫中年早逝之后,带领两个尚未成年的儿子把家族事业打理得井井有条。

1865年,巴维尔·特列恰科夫与薇拉·马蒙托娃结婚,新娘的叔父是莫斯科著名的商人及文化赞助人萨瓦·马蒙托夫,即19世纪末莫斯科著名的社交群体、文艺沙龙阿布拉姆采沃的主人。巴维尔与薇拉一生相濡以沫,共育有六子:四个女儿与两个儿子。但不幸的是,最为巴维尔疼爱的颇有艺术天分的小儿子瓦尼亚八岁时得急病去世;而另一个儿子则是天生的弱智。

画廊

19世纪中期,与一位大收藏家的相识及参观了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后所留下的深刻印象使巴维尔·特列恰科夫产生了进行绘画收藏的想法。在这之前,他已经零星地购买了几幅国内外画家的油画、版画作品。1856年,他正式收藏了俄罗斯两位画家的作品,弗·戈·胡佳科夫的《与芬兰走私者的冲突》与诺·戈·什德尔的《诱惑》,这一年因此被研究者们认为是特列恰科夫画廊诞生的年代。

1860年,年轻的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在自己的遗嘱中这样写道:”我要把我资产中的150,000卢布用于在莫斯科建一座艺术博物馆或对公众开放的画廊。”正是基于这个愿望,他继续着自己的收藏活动。但逐渐地,他明确了收藏的方向:正如给列夫·托尔斯泰的信中所说:”我要收藏具有独立发展进程的俄罗斯绘画”,”我只收藏能够展示俄罗斯绘画面貌的作品”。

然而,在巴维尔·特列恰科夫进行收藏活动的初期,当时的社会意识还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人们看不到其中的文化意义。除了自己的妻子和少数几个朋友外,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几乎得不到其他人的理解,无人善意地评价他的做法,他的亲戚甚至想以”极度浪费”的罪名将他诉诸法律;当他为某幅画与画家讨价还价时,更激起了一些人的不满,他们认为他只是个”毫无品味的商人”和”沽名钓誉之徒”。

图片 5

列宾为友人托尔斯泰、屠格涅夫所绘的肖像,苏里科夫笔下在冰雪中被拖往克里姆林宫拷打的女贵族莫洛佐娃,以及克拉姆斯柯依笔下的神秘女子《无名女郎》有人认为她是列夫
托尔斯泰小说《安娜
卡列尼娜》中的女主人公这些俄罗斯美术史上的煌煌巨作明天起将在上海博物馆二楼展厅正式对外展出。

17世纪至今,资本的力量逐渐向艺术领域渗透。正如阿诺德豪泽尔说过:没有中介者,纯粹独立的艺术消费几乎是不可能的。在一定程度上,中介者打破了画家和画作购买者之间一对一的传统交易模式,巩固了画家这一职业在现代经济社会中的地位。

乞讨者

图片 6

12月14日,中俄联合主办的巡回展览画派: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珍品展在上海博物馆开幕,并于12月15日正式对外开放。此次展览将通过风俗画、肖像画、风景画和历史画等四类68件油画代表作的呈现,包括列宾、列维坦、希施金、克拉姆斯柯依、苏里科夫、彼罗夫等多名杰出油画家的作品,全面反映19-20世纪初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所取得的艺术成就。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表示,这些展出的大多画作都是从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基本陈列中选出的,很多名作现在到俄罗斯反而是看不到的,只有到上海博物馆才可以看到。

今天,中介者的身份也逐渐多元化,他们可能是纯粹的画商,也可能是兼具收藏家身份的艺术品投资人。目前,国内的艺术品投资热潮减退,有人高呼属于收藏家的时代来了。但回望美术史的演进过程,享乐型的收藏似乎仅属于统治阶级。那么今天的艺术品投资人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以何种眼光看待自己的收藏呢?回望艺术史,看看那些名留史册的艺术品投资者的人生经历,也许能够给我们以启迪。

柴可夫斯基(1840-1893)

图片 7

19世纪的巡回展览画派,和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所代表的文学一样,完全是俄国的一个高峰。知名美术史学者奚静之说。

巴维尔特列恰科夫与他的画廊

无名女郎

无名女郎 1883年 克拉姆斯柯依 俄国 75.5cm×99cm 布 油彩
莫斯科特列恰科夫美术馆藏

这是一幅颇具美学价值的性格肖像画,画家以精湛的技艺表现出对象的精神气质。画中的无名女郎高傲而又自尊,她穿戴着俄国上流社会豪华的服饰,坐在华贵的敞蓬马车上,背景是圣彼得堡著名的亚历山大剧院。究竟“无名女郎”是谁,至今仍是个谜。画家在肖像画上创造了一种新的表现风格,即用主题性的情节来描绘肖像,展示出一个刚毅、果断、满怀思绪、散发着青春活力的俄国知识女性形象。 

图片 8

展览海报

早熟的少年

屠格涅夫(1818-1883)

图片 9

如果说俄罗斯有一个什么画派,中国人最熟知,那一定是巡回展览画派,对中国油画家影响非常之大。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今天下午的开幕式上对澎湃新闻表示,这次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珍品展选择了68件精品。

1832年12月15日,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全称是巴维尔米哈依洛维奇特列恰科夫,由于在现代的俄罗斯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才使用人的全称,故此文中省略了他的父名)出生在莫斯科的一个商人家庭中。从巴维尔的曾祖父开始,这个家庭就以经商为生。巴维尔的父亲从经营一家小布匹店起家,在他兢兢业业的操持下,产业很快有了相当规模,当他49岁去世的时候,被评为俄罗斯二级商人;巴维尔的母亲则来自专门从事向英国出口油制品生意的大商人家庭。这位精明能干的女人在丈夫中年早逝之后,带领两个尚未成年的儿子把家族事业打理得井井有条。

列宾的儿子

图片 10

据悉,此次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珍品展览为六个部分,分别是:学院与传统、巡回与先驱、自然与情怀、人物与个性、历史与现实和求新与探索,集中向公众呈现巡回展览画派的时代价值与艺术成就。借助他们的作品,观众得以透过画家们所表现的欢乐与哀伤、游戏与传说,深入了解俄罗斯人民的日常生活。同时,人们也将从中发现普通民众的风俗、民族服饰的特色和历史事件的面貌等诸多有趣的内容。

特列恰科夫像

列夫·托尔斯泰(1828-1910)

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馆长泽里菲拉特列古洛娃在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采访时说,本次展览最大的看点为所有作品都是巡回展览画派的经典,都是杰作。本次展品是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的常设作品,可见其重要性。尤其是在第三部分自然与情怀、第四部分人物与个性、第五部分历史与现实。自然与情怀中展出了画家费奥多尔亚历山德罗维奇瓦西里耶夫的《融雪》,描绘了冬天的融雪之日,一位身背行囊的老人和一个女孩正沿路而行,萧瑟的景物中蕴含着一种内在的伤感,瓦西里耶夫在此充分展现出他对时代的关切和对普通民众艰苦生活的同情。人物与个性中,值得推荐的是克拉姆斯柯依所作的《无名女郎》,这幅画带着她传奇而神秘的气质来到观众的面前。与其他众多保守风格的人物形象不同,克拉姆斯柯依笔下的这位年轻女郎动人美丽的脸庞和人物的每一处细节,都诱使观众去探求人物背后的秘密。对于此次展出的克拉姆斯柯依的《无名女郎》,泽里菲拉特列古洛娃表示,在克拉姆斯柯依众多严谨的肖像画中,这幅《无名女郎》可能是画家唯一体现感官美之力量的作品。

在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出生及成长的年代,莫斯科公众性的文化生活还没有被唤醒。当然,19世纪的莫斯科已经拥有几所大学,有专门进行歌剧与芭蕾舞演出的大剧院和进行话剧演出的小剧院,教堂的唱诗班时常进行宗教性质的演出,一些富人的家中有时会上演家庭戏剧、举行音乐会,还出现了西欧化的文艺沙龙。但是,所有这些文化活动几乎都发生在那些富有的世袭贵族的生活范围内,对于新兴的商人阶层和普通的城市居民来说,很少有机会感受艺术的美好。莫斯科的生活按照自古传下来的、一成不变的秩序沉静而平稳地流逝着,只有在节日的时候,才会看到沸腾的城市和热闹的群众性演出,节日过后,整个城市又会陷入一种人们已经习惯的梦一样的生活状态中。

松树林之晨

 希施金 俄国 1889年 油画 28.3cm×40.1cm 莫斯科特列恰科夫美术馆藏

晨光为松树林涂上一层金辉,松林里荡漾着清新的生气。松树林苏醒了,几只黑熊在嬉闹玩耍,为宁静的松树林增添了生息。高大的松树林,分出近景、中景、远景,层次的丰富加强了空间感,展示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俄国风景画大师希施金从生活出发,以写生为基础,为作品灌注了现实情感。据说画中可爱、亲和的大小黑熊是萨维茨基所画。

克拉姆斯柯依 《无名女郎》 1883年

在莫斯科河畔长大的巴维尔特列恰科夫与谢尔盖特列恰科夫兄弟热爱自己的故乡,在他们心中,没有什么可代替绚丽多姿又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克里姆林宫和带给他们无限欢乐的莫斯科河。从少年时就帮助父母打理生意的特列恰科夫兄弟,不仅熟悉这个城市里的每条街道和小巷,更结识了一批具有进步意识并与他们一样热爱俄罗斯的朋友。正是伴随着成长时萌生的一种对故乡的深切情感和想要改变它的愿望,使特列恰科夫兄弟在后来的生活中致力于在经济、文化、教育和慈善事业方面的发展。

意外归来

 1882年 列宾 俄国 160.5×167.5cm 油画 莫斯科特列恰科夫美术博物馆藏

这幅画表现一位被流放多年的革命者突然回家的瞬间在他家庭所引起的惊愕反应。这是一个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家庭,从室内的摆设和墙上挂的俄国进步诗人舍甫琴科的肖像上,可见画中革命者是信奉民主主义的,他经过多年流放回到家里,以审慎警惕的目光看着家人。这是一位受过折磨但从未屈服的革命家,他从遥远的西伯利亚回来,身着囚衣,已精疲力尽了。画中描绘最生动的是两个孩子,男孩的表情由惊奇转而识别出这位毛胡子就是自己的父亲,他那微张的嘴刚要叫出“爸爸”,而小女孩则显出对陌生人惧怕的神情,这个细节表明这位革命者被捕时,在男孩的幼小记忆中还有印象,而小女孩可能还躺在摇篮中,孩子的两种神态生动地表现出两种符合年龄的表情。母亲的神态与儿子对视,瞬间的沉默之后将爆发骨肉相聚的喜悦。画家曾多次修改构图,最终定下的这个画面选择佣人打开房门,流放的革命者刚跨入室内的一刹那场景,由此而展现的一切如一幕戏剧,画中人物和场景的布局产生均衡和呼应的效果,构成一幅严谨有序的自然场面,富有动感。瞬间的沉默和宁静,可见画家对革命者深厚的同情,对社会和人物深刻的理解,画中每一个人物,既具典型性又有鲜明个性。 

肖像画是体现巡回展览画派艺术成就的一个重要方面,他们开创的心理肖像具有洞察对象个性、揭示人物心理的特点。每位大师都能以各自的独特方式与他们笔下的人物展开对话,直击人物的内心深处。巡回展览画派的肖像画涵盖了俄国知识分子的各个阶层,如作家、音乐家、科学家、思想家等。本次来展的肖像画中,观众将有幸欣赏到列夫托尔斯泰、柴可夫斯基和屠格涅夫等人物的肖像。绘画大师列宾在1887年夏天创作的《列夫托尔斯泰肖像》,仅用了三天就完成了,他生动地捕捉到了托尔斯泰脸部的特征和内在丰富的个性,展现了画家惊人的洞察力。

克里姆林宫

女骑士

 布留洛夫 俄国 1832年 291.5x206cm 布 油彩 莫斯科特列恰科夫美术馆 

女骑士是肖像画最佳典范之一。有力的构图在建筑和风景的背景中展开,画中人通过并不复杂的风俗主题——仿佛某种节日庆典——联系起来。画中人物是乔瓦尼娜与阿玛齐莉娅·帕齐妮姐妹,布留洛夫的好友尤·巴·萨莫依洛娃的养女。在《女骑士》中叙事没有动作显得重要。姐姐生硬地坐在烈马上,但是自己却完全保持镇静。蛮力屈服于脆弱的美——这是浪漫主义最爱的主题之一。女孩的脸蛋理想般地美丽。意大利式的外表在布留洛夫的时代被认为是完美的,画家因此也十分乐意地表现它。颜色精致的闪变与布匹的闪耀——每一个细节仿佛都庄严宣布这幅“全世界最好作品”的华丽光辉。 

据有关介绍,画家列宾(1844-1930)与俄罗斯伟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1828-1910)的亲密交往,从1880年起到1910年列夫托尔斯泰逝世,大约持续了30年之久,列宾为托尔斯泰画过七十多件写生作品,包括油画、水彩、素描及雕塑。他们彼此相访,互通书信,交流思想,同时也进行艺术创作方面的积极探讨。列宾笔下的托尔斯泰非常生动,既有托尔斯泰犁田耕地的素描和油画,也有写作中的托尔斯泰,还有长椅上、病榻上的托尔斯泰。列夫托尔斯泰像一株橡树,扎在大地上,列宾的画笔,忠实地记录了文学大师,没一点虚饰,这一刻是两个大师心灵的接近,在大自然中清除了一切浮躁和杂念。作于1887年,此次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托尔斯泰肖像》是列宾所绘托尔斯泰所有肖像画中最出色的一幅。画上的托尔斯泰目光避过观众,直视远方,表现了集中思维的神态。这是一个强壮而高尚的男子汉,一个带着贵族风度的伯爵,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和作家。

生是一名商人,死时也将是一名商人

金色的秋天   

列维坦 俄国 1895年 油画  莫斯科特列恰科夫美术博物馆

列维坦在19世纪90年代中期画了一些抒情性作品,杰出的有这幅《金色的秋天》。画家运用潇洒稳健的笔触和色块,高度概括地描绘了俄罗斯金黄色秋天的自然景象。这幅画是一首秋天的颂歌。湛蓝的天空,仿佛活生生的会呼吸似地,天空飘浮着灰白色的云,阳光穿过云朵照耀在同样蓝得发亮的小溪上,田野正在由绿变黄,树叶已全部变成金黄色。

列宾《列夫托尔斯泰肖像》1887年

巴维尔是家中的长子,与兄弟谢尔盖不同,他长于思考,沉默内向,思维严缜细密。这种个性使得他一旦下决心做某事时,就能够不改初衷地完成它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实现了自己青年时即拥有的理想:把从社会中得来的财富以一种有益的方式回馈社会,他建立了俄罗斯19世纪最大的以收藏俄罗斯画家作品为目的的私人画廊,并把它捐赠给了国家;而谢尔盖特列恰科夫在商业与仕途发展中都很顺利:他的财产总额是兄长的六倍,并在1877年至1881年间担任莫斯科市市长。

白桦林  

阿尔希普.伊凡诺维奇.库茵芝 (1842-1910) 俄国
 现收藏于莫斯科特列恰柯夫美术馆

库茵芝在1880年举办了一次只展出一幅画的展览会,展出的作品是他的名作《第涅伯河上的月夜》,轰动了彼得堡城,每日参观者拥挤不堪。一年后库茵芝又举办了一次只展出独幅作品的展览会, 展出的作品就是下面这幅光影对比极其强烈的《白桦林》,那明亮耀眼的光线,浓烈鲜艳的色彩,比印象派画家还要热烈,套用句雷诺阿的话,那颜色,“响得像一个钟一样”。白桦树不是什么高贵品种,在俄罗斯大片大片到处都是,就像咱们国家北方的白杨一样平常,然而那挺拔秀美,仿佛永无尽头的白桦林却是俄罗斯人的最爱,它寄托着俄罗斯人的情感和记忆,和祖国的命运紧紧相连,在人们心中也有着无可替代的魅力。

列宾《屠格涅夫肖像》

特列恰科夫画廊

第聂伯河上的月夜

 库因芝 俄国 1880年 麻布油画  布 油彩 藏莫斯科特列恰科夫美术博物馆

1880年,库因芝在彼得堡举办了一个非常独特的个人画展,展览会上只陈列一幅作品,就是这幅《第聂伯河上的月夜》。一幅油画就能够开一个美术展览会,这确实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创举。这个史无前例的举动一时间轰动社会,整个圣彼得堡都为之震动,人们都纷纷涌到展览会来,排着长长的队来争相观赏这幅非凡奇妙的夜景画。人们带着无限惊奇的眼光看着这无比熟悉却又相当陌生的景致,发出由衷的赞叹。在一般人的概念中,都已经熟悉了用黄色的或是银白来画月光,但在这幅画中,库因芝却是选用了一种粉绿色来画出月光,看上去似乎不可思议,但在整幅画中这颜色却无比地谐调,又无可替代,第聂伯河静静地躺在深暗色的河床中,闪耀着粼粼的光波,伫立在画前的观众犹如听到了隐隐的涛声,嗅到了蒙蒙的水汽,它犹如一首抒情的诗篇,一下子就慑动了全体观众的心,这正是“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所无”的情景。,《第聂伯河上的月夜》一画为库因芝赢得了非凡的荣誉。

列宾 《纤夫涉水》1872年

1865年,巴维尔特列恰科夫与薇拉马蒙托娃结婚,新娘的叔父是莫斯科著名的商人及文化赞助人萨瓦马蒙托夫,即19世纪末莫斯科著名的社交群体、文艺沙龙阿布拉姆采沃的主人。巴维尔与薇拉一生相濡以沫,共育有六子:四个女儿与两个儿子。但不幸的是,最为巴维尔疼爱的颇有艺术天分的小儿子瓦尼亚八岁时得急病去世;而另一个儿子则是天生的弱智。

不相称的婚姻

 1862 普基寥夫 (1832-1890)俄国  现藏于特列恰柯夫美术馆

在这幅作品中,画家体现的是妇女命运的主题。特写式的构图,展示一个结婚场面: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与一白发老者举行婚礼,神父为他们祝福,新娘低头无奈地默认了悲惨的命运,而成为新郎的老者则一幅傲慢的神情。画家抓住了这一病态的社会现象,用自己的艺术揭露了卑劣的社会交易和对女性的摧残。

图片 11

第五部分历史与现实中,展出了列宾名作《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另一版本《纤夫涉水》。在辽阔的伏尔加河上,有一艘货船,因为是逆风行使,所以帆没有张起来。河面上映着倒影。一群穿着破烂的纤夫,迈着沉重的步子,踏着黄沙,沿着河岸一步一步向前走。他们大多身子向前倾,可见都在使劲,可见船上载着很重的货物。当时,画家列宾凭借此作声名鹊起并驰誉全俄与欧洲。作品聚焦于纤夫们艰辛劳作的场景,表现了人物的内在力量、个性气质和人格自尊。萨维茨基的《修铁路》也极具代表性。

巴维尔特列恰科夫的一生都在忙碌中度过,他每年四次要去位于莫斯科郊区卡斯特拉马的自己的纺织工厂视察,忙于莫斯科的生意,进行起初由于爱好后来成为了必需的工作:参加莫斯科及彼得堡举办的各种展览,完成每年至少一次的国外旅行以获得最新信息。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他是19世纪中后期俄罗斯新兴的代表先进文化的在整个社会经济中具有支撑力量的商人阶层中的一员,并为自己的商人角色而满意。从个性来说,巴维尔特列恰科夫是内向谦逊几近病态的人,尤其不喜欢出席名流云集的社交聚会。他一生中无数次避开公众场合,以一种非常否定的态度对待抛头露面、名誉、官位等世俗浮华的东西。他坚决拒绝接受皇家赐予他的贵族头衔,认为自己生是一名商人,死时也将是一名商人。

列宾的名画代表作

图片 12

图片 13

【上博新展】巡回展览画派: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珍品展

2017-11-12 文化上海

  上海博物馆新展“巡回展览画派: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珍品展”将于12月14日开幕,12月15日正式对外开放。

  由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与上海博物馆联合举办。本次特展共展出包括克拉姆斯柯依、列宾、列维坦、希施金等多名杰出油画家的代表作在内的68幅油画,通过风景画、肖像画、历史画和风俗画较为全面地展示19-20世纪初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所取得的艺术成就。

图片 14

  如此大胆甚至被认为“越轨”的想法被学院驳回后,这14名学生与皇家美术学院决裂,成立了“彼得堡自由美术家协会”。他们打破美术展览只在彼得堡和莫斯科展览的旧格局,在各大城市巡回展览画作,因此得名“巡回展览画派”。

图片 15

  20世纪50年代,中国采取“走出去”和“引进来”相结合的政策,一方面将优秀的年轻画家送至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留学,一方面邀请梅尔尼科夫、马克西莫夫来华开设“油画训练班”和“雕塑训练班”。它用饱含情感的笔触,教会中国的艺术家们如何发现生活中的美,如何用油画的形式展现眼中的世界、表达内心的情感。

图片 16

  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是世界上规模最大、馆藏俄罗斯民族艺术珍品数量最多的博物馆之一。

图片 17

《帕维尔·米哈伊洛维奇·特列恰科夫肖像》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1844–1930)

1901 年  布面油画  111×134 厘米

脱胎于学院传统的自由艺术

  在本次展览中,“学院派”部分将帮助观众了解到若干代表画家和拥护者。他们一般都是俄国贵族阶层的代表,与皇室交谊笃深,或其本人就是皇室成员。他们的作品总是规避生活中的不完美,主要被用来装饰宫墙府邸或作为珍藏。

图片 18

《亚历山德拉·捷利舍车娃肖像》伊万·柯兹米克·马卡洛夫(1822–1897)

1865 年  布面油画  89.3×71.2 厘米(椭圆形)

  但是,此类作品需要遵循一定的标准与规则,年轻的艺术家们反对的正是这种使艺术创作沦为日常苦役的标准。巡回展览画派的艺术家们虽然在皇家美术学院接受了“学院派”模式的美术教育,但在筹备首届独立展览之际就已经明确与官方学院派划清了界限。

图片 19

《棚内的排演》列昂尼德·伊万诺维奇·索罗马特金(1837–1883)

1867 年  布面油画  51×81.5 厘米

面对自然风景时的 情怀抒发

  风景画在巡回展览画派的作品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与“学院派”基于想象所创作的风景画不同,巡回展览画派鼓励画家们走出去观察田野和乡村,从故乡真实的自然风光中获得创作灵感。

  在本次展览中,“自然与情怀”版块的风景画将有助于观众领略到俄国本土风光之美,从而更深入地体会民众生活的真实面貌。

  瓦西里耶夫在《融雪》一作中表达出特殊的情感,观众可以从画面中感受到画家真切的伤感、苦痛与坚忍。

《融雪》费多尔·亚历山德罗维奇·瓦西里耶夫(1850–1873)

图片 20

1871 年  布面油画  53.5×107 厘米

  萨夫拉索夫在《黑麦田》中则以庄严而充满诗意的笔调描绘了一片广袤的土地。整幅图景充满着一种自由呼吸、崇尚自然的情感基调。但与此同时,起伏的麦田和积聚的乌云又传递出一种紧张和焦虑感。

图片 21

《黑麦田》阿列克谢·康德拉特耶维奇·萨夫拉索夫(1830–1897)

1881  年布面油画  46.6×64.5 厘米

  画家们从生活的真实中发现美,用充满情感的诗意描绘出自己眼中的祖国山河,将人类情感与“自然界的神圣之美”融合在了一起。

不同面孔下的个性心理

  巡回展览画派在肖像画领域成就斐然,诞生了许多著名的肖像画,如《无名女郎》、《护林员》、《伊万·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肖像》、《列夫·托尔斯泰肖像》等。

  巡回展览画派的肖像画涵盖了俄国知识分子的各个阶层,如作家、音乐家、科学家、思想家等。19世纪60年代是俄罗斯文学艺术的“曙光期”,诞生了以文学巨匠托尔斯泰为代表的一批文学家,以巴拉基列夫为首的音乐家和以车尔尼雪夫斯基为代表的思想家。这些关心现实生活、心系百姓的艺术家们敲开了俄罗斯传统艺术的坚壳。油画家们在刻画这些人物形象时,往往有着深刻的思想共鸣。

图片 22

《伊万·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肖像》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1844–1930)

1874 年  布面油画  116.5×89 厘米

  除了“国家精英”,巡回展览画派的艺术家们还刻画了一批普通人的形象。对于“巡回画派”的画家们而言,他们不仅需要理解模特,更需要在画作中向有效地传达出画家们的个人理解。

图片 23

《护林员》伊万·尼古拉耶维奇·克拉姆斯柯依(1837–1887)

1874 年  布面油画  84×62 厘米

图片 24

《无名女郎》伊万·尼古拉耶维奇·克拉姆斯柯依(1837–1887)

1883 年  布面油画  75.5×99 厘米

  本次展览还包括数幅孩童肖像。画家通过这些肖像,构建出一个充满友好、关爱和怜爱的情感世界。

“人物合唱”中的风俗民情

  在巡回展览画派的作品中,风俗画的地位至关重要。

  本次来展的风俗画包含众多群像类作品,仿佛“人物的合唱”,它们生动地刻画了人民大众真实的生活和真挚的情感。画家通过对生活各方面的细致描绘,展现了19世纪最原汁原味的俄国生活图景。每位画家对历史有着不同的思考,于是他们笔下的历史也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展现了“历史的真实”而并非简单的“真实的历史”。

图片 25

《最后的晚餐》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盖依(1831–1894)

1866 年  布面油画  66.5×89.6 厘米

图片 26

《雪橇上的女贵族莫洛佐娃》瓦西里·伊万诺维奇·苏里科夫(1848–1916)

1886 年  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藏《女贵族莫洛佐娃》(1881-1887)的习作

布面油画  76.2×103 厘米

积极探索下的新发展

  老一辈的画家将真实生活的美深深地融入到巡回展览画派的血脉中,年轻一代的画家在此基础上不断深化笔触和色彩的运用,并不断探索新的发展方向。

  他们积极创新绘画语言,其艺术充满着创意。他们往往拥有更纯熟的笔法和更强的塑造力,力求运用新的艺术方式来发现生命中的积极一面,表达生命之乐。其画作的色彩更趋明亮丰富,笔法也更为开放自由。

  阿尔希波夫的《奥卡河上》充满了阳光和空气,涅斯捷罗夫的风景画《伏尔加河边的牧羊人》则充满着动感和音律之美。作品虽然诞生于艰难时代,但它却充满着对战胜艰险的期许和希望。

图片 27

《奥卡河上》阿布拉姆·叶菲莫维奇·阿尔希波夫(1862–1930)

1889年  布面油画  41.6×77.8厘米

图片 28

《伏尔加河边的牧羊人》米哈伊尔·瓦西里耶维奇·涅斯捷罗夫(1862–1942)

1922 年  布面油画  66.5×90.5 厘米

视听结合的全面展现

  除了油画作品之外,视听专室内播放的影音作品也将是本次特展的一大看点。

“巡回展览画派: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珍品展”将采取视听结合的方式带领观众走进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的艺术世界。

图片 29

萨维茨基《修铁路》1874年

踏上绘画收藏道路

瓦西里 伊万诺维奇 苏里科夫最著名的画作是《女贵族莫洛佐娃》,作品的主题是
17
世纪俄国历史上的悲剧事件,有着巨大的悲情感。当时,俄国经历了一场全面的宗教改革,东正教教会出现了分裂。莫洛佐娃是此类改革的坚决反对者。画家聚焦于女贵族莫洛佐娃被带往克里姆林宫接受质问和拷打,以逼迫其屈从的瞬间场面。在《女贵族莫洛佐娃》一作完成之前,画家曾创作了大量的草稿和数百张习作。由于《女贵族莫洛佐娃》尺幅太大不便运输,此次展出的是《雪橇上的女贵族莫洛佐娃》。苏里科夫创作了无数版的习作,以完善雪橇上莫洛佐娃的人物形象和手部姿势,尤其是她高举的右手。本次展览展出的是其中最富于表现力的一版,也是人物动作的最终定格版。莫洛佐娃的脸部表情和深色外衣,垂落雪橇的衣缘和干草等,所有这一切都传递出了雪橇在行进中的动感。

19世纪中期,与一位大收藏家的相识及参观了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后所留下的深刻印象使巴维尔特列恰科夫产生了进行绘画收藏的想法。在这之前,他已经零星地购买了几幅国内外画家的油画、版画作品。1856年,他正式收藏了俄罗斯两位画家的作品,弗戈胡佳科夫的《与芬兰走私者的冲突》与诺戈什德尔的《诱惑》,这一年因此被研究者们认为是特列恰科夫画廊诞生的年代。1860年,年轻的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在自己的遗嘱中这样写道:我要把我资产中的15万卢布用于在莫斯科建一座艺术博物馆或对公众开放的画廊。正是基于这个愿望,他继续着自己的收藏活动。但逐渐地,他明确了收藏的方向:正如给列夫托尔斯泰的信中所说,我要收藏具有独立发展进程的俄罗斯绘画,那些能够展示俄罗斯绘画面貌的作品。

苏里科夫《雪橇上的女贵族莫洛佐娃》

克拉姆斯柯依 无名女郎 布面油画 75.5cm99cm 1883年

巡回艺术展览协会,是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俄国最具革新精神的民族艺术团体之一。这个创作团体集结了一批年轻大胆、才华横溢且具有独立思想的艺术家,构成了俄国杰出的艺术家群体巡回展览画派,其成员包括彼罗夫、萨夫拉索夫、列宾、列维坦、苏里科夫、瓦斯涅佐夫和科罗温等众多驰名欧洲的杰出画家。自1870年成立至1923年解散,巡回艺术展览协会共计举办过48次巡展,足迹遍布圣彼得堡、莫斯科、基辅、哈尔科夫、敖德萨、喀山、沃罗涅什、里加等地,巡回展览画派也因此得名。巡回展览画派从1871年第一届展览开始,至1923年共举行了48次展览。巡回展览画派一登上俄国画坛,就受到一切进步艺术家们的重视和关注,热情支持他们的有乌斯宾斯基、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托尔斯泰、契柯夫和斯塔索夫等,他们为巡回展览画派鸣锣开道,大造舆论。

然而,在巴维尔特列恰科夫进行收藏活动的初期,当时的社会意识还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人们看不到其中的文化意义。除了自己的妻子和少数几个朋友外,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几乎得不到其他人的理解,无人善意地评价他的做法,他的亲戚甚至想以极度浪费的罪名将他诉诸法律;当他为某幅画与画家讨价还价时,更激起了一些人的不满,他们认为他只是个毫无品位的商人和沽名钓誉之徒。事实上,社会责任与家庭义务之间存在的矛盾时而困扰着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尽管他很少与人说起,但从他的两封私人信件中可以看出,从青年时期就伴随着他的想法逐渐地占了上风并日益地坚定。在1876年给画家克拉姆斯科依的信中,他写道:家庭意味着完成最重要事业时不可避免的障碍,如果为了家庭把最喜爱的事放到第二位,那么将无法享受到它所能带给人的那种真切的快乐。在1893年给女儿的信中,他又说:我要把从社会中得来的用于社会,这种想法从未离开过我,从这种观点看,我也许不应该成家。对于父母来说,一定要对孩子履行教育的义务,但不一定要给他们提供生活保障,或只能提供最低的保障:他们必须靠自己的劳动生存。

巡回展览画派成员留影

与巡回画派之缘

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的历史可追溯至1856年。当时,24岁的商人帕维尔米哈伊洛维奇特列恰科夫首次购藏了两件俄国画家的作品。从此,特列恰科夫便终其一生、孜孜不倦地收集俄罗斯画家的作品,他不仅慷慨斥资,还坚持以在莫斯科建立一座俄罗斯艺术博物馆为其毕生的重要使命。1892年,特列恰科夫将他的全部藏品,连同亡弟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遗留下来的少部分欧洲经典藏画一起捐给了莫斯科市。当时,这批藏品总计约为2000
件。直至1898年去世前,特列恰科夫一直担任着美术馆董事,并积极致力于扩充藏品。1918年,特列恰科夫美术馆从市立博物馆跃身为一座国立博物馆,并以创建者特列恰科夫的名字永久命名。如今,美术馆的藏品数量已近20万件。

尽管,巴维尔特列恰科夫有时对自己的收藏是否具有独到的艺术价值并没有十分的把握,他只是凭自己的爱好与直觉进行收藏活动,但他所收藏的大量巡回展览画派早期的精品就足以证明他是有胆识的、具有异常正确的艺术敏感性的人,这批作品也奠定了他收藏的基本方向与基础。可以说,巡回展览画派在发展的初期即以其画作中蕴含的蓬勃生命力、积极参与社会生活的现代公民精神和直指社会弊病的批判现实主义倾向得到了巴维尔特列恰科夫的关注与支持,画派中许多后来闻名于世的画家最初都是被巴维尔特列恰科夫慧眼识中的(如别洛夫、列维坦、谢洛夫等),画派中那些始终具有进步思想、最优秀的画家与收藏家之间逐渐形成了一种超出于金钱关系之上的友谊。

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李仲谋对澎湃新闻说,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的藏品几年前曾在中国进行过展览,但这一次与此前不同的是,很多展品都是从基本陈列中选出的精品,一些作品从未到过中国展示,当时我们想就要与之前的展览有所区别。

希施金 松树林的早晨 布面油画139cm213cm 1878年

彼罗夫《钓鱼者》1871年

对肖像画的定购与收藏是巴维尔特列恰科夫所做的另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事情。有感于自己所处的时代是一个精英荟萃的时代,巴维尔产生了为俄罗斯在各个社会领域做出贡献的人物留下一幅肖像画的想法,而这批肖像画将由他来进行分类和收藏。1868年及1870年,在莫斯科与彼得堡分别举办的俄罗斯杰出活动家肖像画展和俄罗斯16世纪17世纪著名人物画展促使他加快了收集肖像画的举措。可以说,这不是一项艰难复杂的工作,但它需要收藏家一以贯之的执着和画家与模特之间达成的默契;而其中最难的一个环节是说服那些业已成名的人同意自己的肖像被收入到这座尚不为人知的私人画廊中。比如,巴维尔特列恰科夫用了4年多的时间才说服艺术观迥然不同的列夫托尔斯泰同意为画家做模特儿。无论如何,收藏肖像画的工作在最初的5年中还是获得了丰收,收藏家主要向别洛夫、克拉姆斯科依与列宾等与他同时代的最享有盛名的画家订购肖像画;另一方面,他又不间断地收集19世纪之前各个时代的精品。最终,他成功地为奥斯特洛夫斯基、陀斯妥耶夫斯基、玛依科夫、屠格涅夫、涅克拉索夫等人留下了生动真实的形象,其中一些是这些人在人世留下的最后的画像。肖像画不断地扩充着他的收藏,这项工作陆续进行到了他生命的最后一年。

为了让观众更深入了解百年前的巡回展览画派与当下中国的关系,此次特展的一大看点是以视听结合的观展方式展现给观者。上海博物馆策划组织了《巡回展览画派与中国》系列访谈栏目,邀请靳尚谊、詹建俊、邵大箴、全山石等12位不同历史时期接受过俄罗斯美术训练的艺术家、美术史家,与观众分享了他们的艺术经历和感悟,并对本次展览的重要展品进行赏析。

克拉姆斯柯依 普希金像布面油画 116cm84cm1880年

格罗维奇马科夫斯基《奔离风暴的孩童》1872年

为俄罗斯美术倾尽全力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表示,如果说俄罗斯油画对中国油画有着巨大的影响,那么巡回展览画派则是对中国油画影响最首要的。另外,在展框技术层面上,杨志刚说,本次展览所有的油画作品上都配上了一种低反光、低反射的玻璃,因而既有效的保护了作品,又满足了观者。

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关心表现时代重大事件的作品,因此,在19世纪70年代,他不惜斥巨资购买了军事画家韦列夏金的《土耳其斯坦》系列组画,这组系列画由已完成的油画、素描与速写稿组成,反映了土耳其斯坦战役的进程和画家在中亚的见闻,其描画的细致与内容的新颖在俄罗斯是前所未见的。然而,当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决定把这组系列画赠送给莫斯科的一所艺术院校时,对方以没有合适的场所也无力营建这样的场所而拒绝了。社会艺术机构的无能使他更加认识到,自己所从事的事业不仅必要,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只有他一人在俄罗斯可能完成此事。之后的若干年内,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又收藏了韦列夏金的《印度》组画和列宾、苏里科夫等人的大幅战争题材作品,并为这些新购的画作而几次扩建画廊。

展览现场

特列恰科夫画廊收藏的苏里科夫作品《近卫军临刑的早晨》

本次展览是上海博物馆继北方之星:叶卡捷琳娜二世与俄罗斯帝国的黄金时代、宝光璀璨:法贝热珠宝艺术展和盛世威仪:俄罗斯皇家军械珍藏展之后,再一次与俄罗斯重量级博物馆携手合作的成果。本次展览的举办将进一步推动中俄两国的文化交流,增进我国人民对俄罗斯艺术的了解,并以此促进中俄两国人民之间的深厚友谊。

1881年,俄罗斯文艺界三位巨人(陀斯妥耶夫斯基、鲁宾斯坦、穆索尔斯基)的去世使莫斯科的文化生活一片黯淡。这一年,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决定对公众开放自己的画廊。这所民族的、艺术的、历史的画廊从此成为了大家的,尽管在法律上它隶属于私人,但任何人,没有种族与地位之分,都可以免费来这里参观。

展览现场的瓦斯涅佐夫《阿廖努什卡》有着一种俄罗斯特有的忧伤

这种具有公益意义的举动赢得了社会舆论的好评,一家杂志评论道:巴维尔特列恰科夫是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这样做的收藏家:他与以往的艺术赞助人不同,他的巨大资金花费不是为了自我享受和艺术作品的升值,而是为了社会利益和一项严肃的事业。我们知道,俄罗斯最出色的作品都被他收藏,这不仅是关系到金钱的事,其中更有劳动、智慧和对艺术的爱。

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馆长泽里菲拉特列古洛娃表示,俄罗斯也曾于2015年在中国举办俄罗斯油画大展,但在上海的这次展览将让中国观众更加了解俄罗斯的社会文化、生活品味及风土人情,不仅仅停留在艺术领域。另外,特列古洛娃馆长非常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她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把中国传统文化介绍到俄罗斯。

1886年,由俄罗斯文化部门主持在彼得堡举办了22次、在莫斯科举办了12次画展。尽管相关报刊对这些展览的关注有所提高,但观众的人数比起同期在芬兰举办的画展要少得多,更不要说与德国和法国相比了。一位艺术评论家在《1886年的俄罗斯艺术》一文中说:可继续生存并不断发展的只有莫斯科的特列恰科夫画廊,在这一年中,它吸引了26650位观众,新购入了14幅作品;此外,它为俄罗斯画家们的266
幅黑白与水彩画作品新建了一个展厅这一切应归功于它的所有者对画廊投入的巨大精力和不一般的自我牺牲精神。1889年,英国一家报纸报道了有关特列恰科夫画廊的情况,从此开始,它在国外不断扩大着自己的知名度。

希施金的《夜》1871年

热衷慈善事业

展期:2017年12月15日2018年3月4日

巴维尔特列恰科夫的兄弟谢尔盖特列恰科夫也是一名艺术爱好者,但与19世纪末的大多数俄罗斯收藏家(如舒金与莫洛佐夫)一样,他只收藏法国19世纪40年代至80年代的先锋派绘画作品。1892年,谢尔盖特列恰科夫突然去世,遵其遗嘱,他的不多的但极有价值的收藏品被转到了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名下。美术史家格拉巴里则认为这批收藏品中包括了一些19世纪中后期优秀的法国绘画作品。同年,巴维尔特列恰科夫把35年来积聚的所有收藏一起赠给了莫斯科市。这批捐赠被莫斯科城市杜马正式接收,其中包括俄罗斯艺术家的1805幅绘画(油画、素描、水彩等),9座雕塑及83幅国外(主要是法国与德国)画家的绘画作品,这批捐赠被定价为142.9万卢布。由于对人类文化所作的巨大贡献,巴维尔被授予莫斯科市荣誉市民的称号。此后,尽管画廊有了莫斯科市的专项经费支持,巴维尔特列恰科夫仍不断地把资金投入到购买新作上。1894年,他就为此用去了3.706万卢布。在1893年至1897年间,由于他的努力,画廊新购入了200多幅作品。从1893年开始,他每年都出版自己的藏品目录,1898年的一期是最后也是最详尽的一期,登录了1635幅藏于画廊中的油画作品。

开幕:2017年12月14日

列宾 穆索尔斯基肖像 布面油画 69cm57cm 1881年

地点:上海博物馆二楼第二展厅

由于他的慷慨捐赠及在国内外引起的强烈社会震动,莫斯科市于1894年召开了第一届以特列恰科夫名字命名的艺术家与艺术爱好者大会,预备给他以应有的荣誉,但令巴维尔特列恰科夫真正感到快乐并接受的只是莫斯科市荣誉市民的称号,所以他派侄子去参加了大会的开幕式。

与此同时,巴维尔特列恰科夫一直从事着社会慈善事业,与其他的慈善家不同,他擅长于做实际的事情,并从中能够得到快乐,而不喜出席各种仪式。凡是对莫斯科有所裨益的事情,他总是积极支持,莫斯科古代艺术博物馆(今国立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的成立有他不可磨灭的功劳,他在其建立的构想与资金来源上给予了巨大的帮助。巴维尔特列恰科夫认为每个合格的公民都应该受教育,因此他在自己做监护人的一些教育机构中,免收穷人孩子的学费,并使自己纺织工厂内的工人和画廊中工作人员的后代都得到读书的机会。在他尚未成家时,就担任莫斯科市第一家聋哑学校的赞助人及监护人终其一生,他认真地完成了这个角色,为这所学校建立了医院、花园和当时极为昂贵的水暖系统。现在,这所学校以创建人与他的名字共同命名。

国立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外景

生命的最后

19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俄罗斯的艺术状况令巴维尔特列恰科夫感到很难为画廊选择最必需的作品。在学院派与先锋派、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的纷争中产生了形形色色的艺术流派,很明显,老一代巡回展览派画家此时已呈现出了题材、手法逐渐程式化的衰败倾向,正如格拉巴里所写:我们只接受令我们惟一感到亲切的列宾和苏里科夫,我们想要更多的真理和对人性更多的理解,而少一些陈规我们从心底厌倦了被用滥了的色调,重复的手法而年轻一代的艺术倾向与美学思想还未最终形成。巴维尔特列恰科夫此时时常流露出对巡回展览画派陈旧画风的不满,但甚至他这位艺术圈的行家也不知道俄罗斯绘画会走向哪里。在看了佳吉列夫主办的杂志《艺术世界》后,他以自己一贯简洁的方式评论道:装帧很好,但内容空洞无物。

此时,步入老年的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对宗教越来越虔诚甚至痴迷,在某种个人的情感与爱好驱使下,他开始收集古俄罗斯圣像画。在人生的最后几年中,他共收集了62幅圣像画,其中有极为珍贵的诺夫哥罗德画派于15世纪创作的《众王之王》,莫斯科画派16世纪的《救赎》及16、17世纪莫斯科与斯特拉冈诺夫画派的其他精品。由于当时画廊正在扩建,这些圣像画直到他去世时仍挂置在他的家里,他在遗嘱中告诫家人,一定要让这些令他感到心灵宁静的古俄罗斯绘画对公众开放。

今天的特列恰科夫画廊内景

画廊的工作人员回忆,巴维尔特列恰科夫在人生的最后几年,常常一个人在画廊的各个大厅里踱步,时而停在某幅画前静静地欣赏片刻,对他而言,画廊是有生命的,它让他回想起那些已然流逝的岁月,那些已不在世的或仍健在的老朋友们。他在最后阶段购买并深深喜爱的一幅作品是列维坦的《永远的安宁》,他把它挂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巴维尔特列恰科夫担心自己去世后,在俄罗斯绘画的现实主义繁荣阶段所形成的收藏整体性遭到破坏,从而于1898年5月做出了修改遗嘱的决定:他把以前预备用来扩充收藏的资金改用在了画廊的内部维护与管理上。

到生命的最后一天,他一直是画廊孜孜不倦的监护人。1898年11月初,在完成了人生的最后一次旅行参加了在圣彼得堡由佳吉列夫组织的展览后,几年来积聚的病痛终于使巴维尔特列恰科夫一病不起。12月9日,收藏家巴维尔特列恰科夫于家中辞世,他最后留下的话是:珍惜画廊,愿所有人健康。三个多月后,他的妻子薇拉也告别了人世。

特列恰科夫画廊前的雕塑

葬礼那天,众多的莫斯科市民以自己的方式对这位给他们带来无限艺术享受的收藏家进行了悼念:在寒冷的莫斯科冬日,他们走过莫斯科河畔、特列恰科夫画廊、那座收藏家曾任监护人的聋哑学校,直到把棺柩送至墓地。也许,画家巴连诺夫所说的朴实的话能够最贴切地表达出其他人的想法,他在给巴维尔特列恰科夫的悼词中说:艺术家庭从此失去了一位热爱者、画廊的优秀创建者。对于亲近的人,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善良的朋友,而对于俄罗斯,他则是无价的、诚实的公民。他外表温和、谦逊,但实际上有着坚定的、不可动摇的信念,为了它的完成,他从未妥协过。在这个社会道德观念薄弱、涣散,常与良心做交易的时代,看一看他的所作所为,我们就可以坚持下去,不轻易失去信心。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