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故宫的展览结束后,观者可在底座之间的通道穿行

图片 1

图片 2

雕塑艺术家李象群的个展日前在故宫博物院建福宫花园开幕。此次“城·象——李象群艺术展”由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子康策划,展出了李象群的《大紫禁城》、《行者》等代表作,以及“元四家”系列最新作品。据悉,展览将持续至11月26日(因为学术研究性展览,而仅限相关研究人员定向预约参观)。在故宫的展览结束后,本次展览还将在上海、德国等地巡展。

李象群 行者 白铜 500200200cm 2012

李象群雕塑作品《道》。女人手执缰绳踞坐在奇兽背上,身体手足具象写实,面容完全没有,头顶的大拉翅简化成一片方板。

作为中国当代雕塑艺术的领军人物之一,李象群将“新人文主义”理念融入创作,代表作有肖像人物作品《红星照耀中国》、《阳光下的毛泽东》等。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的李象群,先后执教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现任鲁迅美术学院副院长,拟任院长。

2016年11月11日,由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子康策划的城象李象群艺术展将在故宫博物院建福宫开幕。这将是建福宫花园2005年复建修缮重新开放以来,首次以全部空间展示当代雕塑艺术作品。展览将展出包括《道》、《堆云堆雪》、《大紫禁城》在内的17件重要作品。不断地对历史和权威进行反思提问,当代艺术创作将与故宫600多年的历史形成令人期待的对话。《苏东坡》和《元四家》等新作也将在这次展览第一次公开亮相,对传统文化的回溯和形式的推进将成为此次展览的亮点。

艺术家要做哪些工作来把握时代的政治氛围,是看《人民日报》《新闻联播》还是今日头条?

近年来,李象群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兴趣愈发浓厚,他在创作中尝试从自己的角度对古代标志性的文化人物、建筑进行重新造像,让他们重新走入当代的生活场景,形成古、今、人、我的多重互动。回顾起平生第一次去故宫,李象群还记得那是他读大三的时候:“以前感觉神秘得不得了的东西,突然置身其中,就觉得人太渺小了。”

李象群位于798的工作室有将近15年的历史,
作为第一批进驻798的艺术家,他经历艺术区从无到有,从危机到兴盛的几乎全部历史。这位兼具学院副院长、高校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等多重身份的艺术家,在798的工作室中获得一个独立思考的空间。

李象群笑了:不用,我自己就在这里面。

《大紫禁城》

从人的真实和文化的构造

故宫西北隅,建福宫花园的南门叫建福门,建福门向南直到广德门,是一条长四十余米,宽十多米的夹道,种了十来棵低矮的马尾松。建福宫花园重建竣工已有十二年,里边的亭台楼阁仍然漆色如新,花园外边这条夹道却格外旧:地面砖石未经修整,两侧红墙斑驳失色。

本次展览的重头戏之一、200多平方米的巨型雕塑《大紫禁城》陈列于建福门前的院落里。该作品以白铜铸造了紫禁城建筑的全景,分割成25个相对独立的单元。除了太和殿是完整的,其他建筑有的从中间分割开,有的没有瓦盖,露出了内部结构。在故宫的红墙、黄瓦、青松、翠柏的掩映之下,观者可在作品间穿行欣赏这个“紫禁城中城”,感受中国当代艺术与古典建筑文化的“对话”。

2012年,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李象群作品《堆云堆雪》慈禧形象和裸露身体的重构成为媒体热议的话题。到底是民众审美水平低还是艺术家炒作事件引争议,这让身为清华大学教授的李象群成为舆论的中心。对人性的探讨是李象群雕塑创作的重要方向。从鲁迅美术学院毕业,扎实的基本功是他在写实雕塑领域成名的关键,而比雕塑手法更有价值的是,是他对人性本真的探索和历史原委的不断追问。李象群的一系列历史主题创作生动具有活力,《山丹丹花开红艳艳》(2012)以生活化的瞬间和温馨的生活场景再现了伟人日常化的一面,生活的欣欣向荣将毛泽东从无尽的历史文本中抽离出来,作为一个家庭成员,作为千万红军中的一员,在还没有那些是非功过的评述之前,茶余饭后散步抽烟,这就是毛泽东的日常生活。

松树下摆开一片缩微的紫禁城从午门广场到神武门,白铜塑造的屋脊宫墙像一座紫禁城的沙盘模型,只是分割成二十多块,铺展在大小不一的金属底座上。中轴线上的建筑,除了太和殿保持完整,其余全都从正中一分为二。观者可在底座之间的通道穿行,仔细打量它的细节。

李象群:把《大紫禁城》放在故宫里面展,也就是在原来的紫禁城里做现在的“紫禁城”的展览,我觉得很有意思。这件作品,表现我所理解的在中国文化长河中的“大紫禁城”的象征符号、文化空间。它出现在故宫,出现在建福宫花园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建筑户外空间中,当代艺术和故宫的古典园林,雕塑作品和故宫的艺术收藏会构成传承、对照、对话的多重意涵的关系,相信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体验。

堆云堆雪是北海公园叠翠楼院子里一块假山石的雅名,古人赏石玩石,赋石以名,品赏之余又仅是一个装饰,可有可无。时光荏苒,换了世界,院子易了主人,这石头也就没有了当年的意义,于是堆云堆雪的古意,在游客如织的必经之路上变成一块纯粹的石头。感怀时过境迁,2006-2008年,李象群创作雕塑《堆云堆雪》,以慈禧的面貌和裸露的身体探讨历史人物剥离文化背景的层层附加,作为一个人的真实。

雕塑家李象群的这件《大紫禁城》完成于2012年。2016年11月11日至26日,它在建福宫花园,作为城象李象群艺术展的作品之一展出。当我们不在这儿了,可能在夜晚,它和故宫在对话。李象群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元四家”系列

对话紫禁城

建福宫花园自复建以来还从未向公众开放,城象也是一个非公开的邀请制展览,但这是故宫博物院头一次展出中国当代艺术创作。李象群的四件雕塑作品元四家也捐赠给故宫,成为博物院馆藏。

此次展览还首次展出了李象群的新作“元四家”系列,这组作品也由李象群捐赠给了故宫博物院。“元四家”是元代山水画四位代表画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的合称。有意思的是,故宫博物院也收藏有这四位画家的经典之作,这组雕塑也与故宫一同构成了多层次的时空组合关系。李象群的雕像,人脸都较为模糊,隐去表情细节,更多呈现人物的形体,并透过形体与观者交流。

对具有特殊意义的文化形象,李象群保持着一以贯之的敏感与思辨。同样是2012,《大紫禁城》的创作反应了他更加具体,更具实践意义的思路。这件作品以整个紫禁城为原型,铺陈200多平方米的面积,由20多个局部构成,以白铜的质地翻模浇筑。《大紫禁城》算的上是李象群创作阶段性的总结。将这个具有600多年历史,代表着中国历代皇权象征的权力符号分离成碎片,并借助详实的建筑资料将紫禁城大小殿堂院落的内部结构一一呈现,一件作品将艺术、科学和对历史的反思有机糅杂在一起,成为这一代艺术家对宏大历史反思的典型。

慈禧不方便展出天儿太凉

张子康:李象群的这一组人物雕像相比他之前的作品更加抽象灵动,可以说是向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致敬。他故意将铸铜作品做成类似寿山石的效果,和中国文人的赏石、文房文化呼应。

以解构的方式重新解读故宫建筑的《大紫禁城》将陈列在建福门与广德门之间的空旷院落。在所有建福宫花园的区域,唯独这个院子保留了原貌。褪色的画漆和斑驳的墙面提示着强力的历史感,唯有院落中树木的建制还保留着当年的规模。

李象群十年前以慈禧为原型创作的雕塑《堆云堆雪》最终还是没能在建福宫花园展出。

《行者》

《大紫禁城》白铜铸造的质地和不锈钢抛光底座强烈的工业感将与这个院落形成鲜明的对比。在历史的演进中,除去满眼红绿的装饰,剩下的是什么?观众在这里可以产生思考,或者是看热闹。一个古老的环境与现代的材料放在一起,那是一个特鲜明的对比,那就不是简单地为了展一个紫禁城。李象群对《大紫禁城》的展示充满期待。

堆云堆雪是北海叠翠楼院内一块假山石的名字。叠翠楼是慈禧在北海静心斋策划修建的,还亲笔题了匾额。《堆云堆雪》是四扇屏风前坐在明式圈椅上的满族女子,裸身穿一件对襟褂子,敞着怀,双手无名指和小指都戴着指甲护套,梳旗头顶着大拉翅。女人的仪态冷漠威严,身体却很年轻。

在李象群看来,孔子是一个文化符号,“是一种被历史书写,由文字传承的思想和学说”。他塑造的孔子像《行者》,与标准的孔子像也大相径庭,这个“孔子”更多了一丝难以捉摸的不真实感。雕像的前方还有一个小枕头,枕头所象征的私密空间,唤醒了人物作为人的属性,抹去了其符号属性。

形式的回望

在今天中国人字典里,慈禧等同于威权,而与女人无关。李象群把具象的肉体直接贴到抽象的符号上,挑逗看客的惯性认知,又在作品命名里流露出些许对存在和虚无的思索。在2008年的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这件作品引起了相当大的公众争议,慈禧的裸体招来观众投诉,主办方只好把一块白手帕扔在雕塑的两腿之间,就这样一直到展览结束。

李象群:本来认为这个类似孔子的行者应该是中规中矩的,可是枕头的出现打破了这种中规中矩。我做的作品更多的是想提出一个问题来引发人们的思考,它不会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因为每个人面对这件作品肯定都会有不同的思考有不同的答案。或许,任何一个承载孔子的具体形象都会是注定模糊和徒有其表的。

李象群不光是一位创作者,他对中外雕塑作品的个人收藏也颇具规模。一是因为自己喜欢,再就是作为高校教授的李象群希望用自己的收藏给学生带来原作的体验。在他主持的零艺术中心的办公室中,就陈列着一件佛像躯干。关于美和东西方的问题,他有自己的看法:归根结蒂,东西方的美是一致的。无论是西方人看东方的美,还是我们看西方的美,都能彼此欣赏。就像语言一样,语言只是一种表达的形式,思想是一致的。

2012年李象群又做了《堆云堆雪2:失重》,同样装扮的女人身体舒展双眼微闭,斜斜地漂在基座上。手上没了指甲套,面容也不再让人直接想到某个具体的名字。2013年李象群创作《道》,女人手执缰绳踞坐在奇兽背上兽头像是马的,身体四肢是狮或虎,背上又有羽翼;女人身体手足仍然具象写实,面容完全没有,头顶的大拉翅简化成一片方板。

采写/新京报记者 陈然

《大紫禁城》之后,李象群似乎完成了对意义的探索,这件巨大的雕塑装置在规模上完成了他对历史,对真实的质问,他将注意力转移到形式的体悟上来,2012年的《行者》成为在观念和形式之间转换的节点。作为儒学之集大成者,孔子成为今日中国文化形象的奠基。春秋时期,孔子周游列国传道授业解惑,是为圣人。李象群以《行者》命名孔子,以谦卑作揖姿态定格圣人瞬间,在静态的形象中隐喻宏大的人物背景。与人物形象同时出现的还有脚下的枕头,作为休憩放松的隐喻,与严肃的人物形象形成对比而质疑文化话语的权力。从行者开始,李象群进入了创作下一个阶段。

最早我看到《堆云堆雪》很有吸引力,是有挑战性的东西,放在这个场景里更有意思。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子康是城象的策展人,这几件作品没能展出,他觉得有点遗憾。展览开幕式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幽默地解释了几件作品不大方便在这儿展的原因:天儿太凉。

概括的面部,形式感的曲线和收紧的下半身成为李象群2013年以来创作的最具识别性的要素。东方文化向来重气韵品格而弱外形样式。对面部的概括处理既是对形式感的强调,又尊重了并无影像遗留的现实。对人物形象的弧形概括强化了雕塑的体积和流畅性。而收紧的下半身和可以缩小比例的脚部,则以中国的方式制造一种动态的效果。

哪有孔子标准像?

在对西方经典的观察研究中,李象群感受到写实雕塑的局限。即便是《掷铁饼者》这样可以强调动势的作品仍然让人感受到一种静穆的伟大。而儿时看连环画的经验倒给他的雕塑创作带来启发。陈洪绶的《水浒叶子》中对人物脚部比例的缩小处理反而让人有灵动活泼的动态。李象群说:在这方面没有人去探讨,这个方面也很难找到资料。我们属于实践类的创作,通过实践来发现这个问题,再回到理论上来。此次展出的《元四家》系列和《苏东坡》,将在这个创作思路上呈现艺术家的研究成果,而浮雕作品《山水》则直接用雕塑的方式回应中国绘画的形式,可见李象群近年来创作在对传统的拓展上向前推进。

所有雕塑都在建福宫花园的院落里露天陈列。《元四家》的四件人像,是受国家博物馆邀请创作。真人等大的白铜塑像或立或卧,完全靠身体姿态呈现人物性格。他们的面孔上口鼻可辨,眉眼已略去,磨成光滑的曲面,使人想起布朗库西的《沉睡的缪斯》。抛光曲面映出四下的红墙碧瓦、松柏亭台。谁是王蒙、黄公望,谁是倪瓒、吴镇,观众只好去看标识牌。

从对历史和真相的不断探讨到对形式感的有力反思,李象群展示给我们的是一条明确的线索。此次展览在故宫博物院建福宫展出,古建筑与当代雕塑对话的意义不言而喻。在对问题的追问和形式的探讨中,李象群的作品将为故宫提供什么样的新经验,我们拭目以待。

为创作这组雕像,李象群揣摩两年,不断看他们的画作,搜集阅读讲元四家的书。建福宫的两组展柜里陈列着他手绘的创作草图,最初,他们都有大致的面目,但做来做去就做没了。李象群说,他不想给人留下标准像一样的固定形态。

城象李象群艺术展

立在惠风门下的作品《行者》更体现了这种取舍。站立的行者微微向前躬身,双手伸至胸前交叠,是谦恭的姿态这是最能让人联想到孔子的地方,其他细节则会把人物的身份搅成一团迷雾:一双纤手显然属于女性,一如精致的鼻和俏丽的唇,颌下的长髯像是贴上去的;宽袍广袖到了小腿处急剧地收束,与行者之名形成戏谑的冲突。

展览时间:2016年11月11日至11月26日

如果说慈禧还是个可以有具体形象的符号,那么孔子呢?哪有所谓的孔子标准像?孔子就是一种被历史书写、由文字传承的思想和学说。我的孔子就是这样在历史的长河里,一路凌波微步地漂移过来,面目不清。李象群在作品阐述中写道。

开幕时间:2016年11月11日14:00

中国的艺术家往往追求像:孔子应该长成什么样,眼睛应该大还是小,双眼皮还是单眼皮,薄嘴唇还是厚嘴唇,什么样的胡须是追求一个形的准。张子康说,李象群完全脱离了这些,他考虑的是这个思想家应该是什么样的构成。他扶起一个形体,给你传达一种精神的概念。

策展人:张子康

艺术家怎么把握政治氛围

展览地点:故宫博物院建福宫

在建福门北抚辰殿里,还设置了VR虚拟展厅,戴上眼罩,观众可以看到李象群另外几个系列的作品,其中包括两尊毛泽东全身像。

主办单位:故宫博物院 雅昌文化集团

名为《红星照耀中国》的一尊雕像,取延安时期的毛泽东形象:一身戎装,两手叉腰。这尊雕像,2007年创作时列入国家重大历史题材项目,现矗立于中共中央党校礼堂前广场。

身为鲁迅美术学院副院长,李象群眼下正带着鲁美雕塑系师生数十人,为中共中央党校创作一组大型群雕《旗帜》:工农兵学商、各民族群众,这样的主题在当下已不多见。

鲁迅美术学院创作政治性雕塑有悠久历史。1950年代初,鲁美集体创作并完成了全国农业展览馆的组雕《人民公社万岁》;1970年代,完成了沈阳中山广场被市民称作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大型组雕。李象群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们这一代应该是第三代雕塑家。中央党校旗帜广场这个组雕,内容和形式都不太一样。它怎么体现当下政治氛围,体现政权纲领,体现一个核心,我们要考虑的是这种精神。再过二十年再来看这个作品,一定会有咱们现在这个时期的氛围。所以这三组雕塑,能鲜明地看到一个脉息。

艺术家要做哪些工作来把握时代的政治氛围,是看《人民日报》《新闻联播》还是今日头条?李象群笑了:不用,我自己就在这里面。除了专业职务,他还是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人大代表、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我本身经历着这些,潜移默化,我知道该怎么去做。

编辑:江兵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