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幕现场侯莹舞团现代舞表演,对人性的探讨是李象群雕塑创作的重要方向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工作中的艺术家李象群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向李象群颁发捐赠证书

李象群 行者 白铜 500200200cm 2012

从充满活力的当代艺术中心798艺术区到历史积淀深厚的紫禁城,二者的相遇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对话?2016年11月11日在故宫博物院建福宫花园开幕的城象李象群艺术展把李象群创作的慈禧、孔子、苏东坡、元四家系列作品从798艺术区带到故宫展出,把中国历史文化中的这些符号性人物和地点组合起来,让人们在观看欣赏,并思索今天的社会生态中艺术、文化、权力的关系。

2016年11月11日,故宫博物院在建福宫花园推出首个大型户外雕塑艺术展城象李象群艺术展,展出著名艺术家李象群最新创作的元四家系列作品以及大紫禁城、行者等代表作,让当代雕塑与紫禁城的建筑进行一次跨时空的对话。这是李象群全球巡展的首站,之后还将前往上海、德国等国内外重要博物馆展出。

2016年11月11日,由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子康策划的城象李象群艺术展将在故宫博物院建福宫开幕。这将是建福宫花园2005年复建修缮重新开放以来,首次以全部空间展示当代雕塑艺术作品。展览将展出包括《道》、《堆云堆雪》、《大紫禁城》在内的17件重要作品。不断地对历史和权威进行反思提问,当代艺术创作将与故宫600多年的历史形成令人期待的对话。《苏东坡》和《元四家》等新作也将在这次展览第一次公开亮相,对传统文化的回溯和形式的推进将成为此次展览的亮点。

故宫博物院和798艺术区是中国古典艺术和当代艺术的两个地标、两个极点,它们微妙地在这个展览中被推向前台。就像他的创作一样,李象群善于处理这种极端的对比,并试图从中揭示更为复杂的问题,提示人们给予关注和思考。

布展现场嘉宾合影

李象群位于798的工作室有将近15年的历史,
作为第一批进驻798的艺术家,他经历艺术区从无到有,从危机到兴盛的几乎全部历史。这位兼具学院副院长、高校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等多重身份的艺术家,在798的工作室中获得一个独立思考的空间。

从极多到归零

展览开幕上,李象群先生向故宫博物院捐赠一套元四家系列作品,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向李象群颁发了捐赠证书。李象群先生捐赠的雕塑作品的精神气度与故宫的古典建筑、经典收藏形成对话,显示了中国古典艺术和当代艺术的传承发展关系,成为故宫博物院当代雕塑收藏的新亮点。

从人的真实和文化的构造

李象群是当代中国艺术生态中身份、创作跨度极为多元的艺术家,在艺术界显得极为特殊:他是当然的学院派,一直在鲁迅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清华美术学院任教,在体制内有职称,有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的光环;他也是一个在当代艺术前沿的探索者,他是最早一批入驻798的艺术家,已经在那里创作了将近15年,他的作品引起争议、质疑;他以生活化、写实化的革命历史人物雕像成名并受到社会各界关注,而近期对历史文化人物的回溯,《堆云堆雪》以慈禧的形象和裸露的身体探讨剥离了权力和身份的塑造,《大紫禁城》用解构、重构的手法思考建筑和文化空间的社会构造,元四家则是向文人画、写意精神的致敬和哀悼;在地域上,他从边缘的东北来到文化中心北京,又在2015年调任鲁迅美术学院副院长,试图在沈阳和北京之间创建新的艺术脉动和关联。

开幕现场侯莹舞团现代舞表演

2012年,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李象群作品《堆云堆雪》慈禧形象和裸露身体的重构成为媒体热议的话题。到底是民众审美水平低还是艺术家炒作事件引争议,这让身为清华大学教授的李象群成为舆论的中心。对人性的探讨是李象群雕塑创作的重要方向。从鲁迅美术学院毕业,扎实的基本功是他在写实雕塑领域成名的关键,而比雕塑手法更有价值的是,是他对人性本真的探索和历史原委的不断追问。李象群的一系列历史主题创作生动具有活力,《山丹丹花开红艳艳》(2012)以生活化的瞬间和温馨的生活场景再现了伟人日常化的一面,生活的欣欣向荣将毛泽东从无尽的历史文本中抽离出来,作为一个家庭成员,作为千万红军中的一员,在还没有那些是非功过的评述之前,茶余饭后散步抽烟,这就是毛泽东的日常生活。

李象群位于798的工作室已经有将近15年的历史,有人将他在这里长时间的驻留称之为留守,他说:在这里我能辨别出我是谁。工作室中的李象群是脱去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教授、院长身份的李象群,在这里,他以纯粹的艺术家、个人的角度重新观察世界,用熟悉的创作方式探讨宏大主题的当代性与可能性。他说:一开始走进798时,我是从零开始发现自己的,需要一步步地站立起来。

大紫禁城:跨时空对话真正的紫禁城

堆云堆雪是北海公园叠翠楼院子里一块假山石的雅名,古人赏石玩石,赋石以名,品赏之余又仅是一个装饰,可有可无。时光荏苒,换了世界,院子易了主人,这石头也就没有了当年的意义,于是堆云堆雪的古意,在游客如织的必经之路上变成一块纯粹的石头。感怀时过境迁,2006-2008年,李象群创作雕塑《堆云堆雪》,以慈禧的面貌和裸露的身体探讨历史人物剥离文化背景的层层附加,作为一个人的真实。

在798艺术区他和那些在野的当代艺术家一样独自创作、生活,但是当2002年后798艺术区面临改造拆迁的危机时,北京市人大代表的体制内身份给了他谏言提案的便利,他接连三次提交《保护一个老工业建筑遗产,保护一个正在发展的文化区》等议案,和社会各界有心人士一起挡住了改造798艺术区、横穿798的30米干道规划等破坏性规划,保住了这个片区。

这次展览的一大亮点是李象群的大型雕塑作品大紫禁城走进故宫,在红墙、黄瓦、青松、翠柏掩映之下,200多平米的巨型作品陈列于建福门前的院落,场面壮观,构成了当代艺术创作和紫禁城这一中国古典建筑精华的跨时空对话。这件作品用白铜铸造了紫禁城建筑全景,分割成25个相对独立的单元,观者可以穿行其中体验和欣赏。

对话紫禁城

与工作室同一条街的另一头,是李象群主持的零艺术中心。作为798最早以当代雕塑为主要展览内容的空间,十几年来,这里以平和朴实的方式进行着展览。就像李象群的性格,零艺术中心不追逐市场的高价,不跟随时尚的潮流,这里举办的艺术家展览温和而稳健,一大批年轻艺术家从这里为出发点,从名不见经传到走向更大的艺术舞台。作为大学教授的李象群设身处地了解艺术专业学生巨大的生存压力。零艺术中心将很大一部分展期分配给高校毕业生展览,以清华大学和鲁迅美术学院学生为主的展览每年会在这里展出,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从零出发,成为李象群个人从零开始的互文。

艺术家李象群说自己这件作品能在故宫展出是自己一直期待的,李象群强调说自己作为当代艺术家,不仅仅希望作品具有视觉上的效果,还希望通过作品引发问题和思考:我运用雕塑写实的手法和当代艺术理念对故宫这一中国历史文化的结晶进行造像,实际上是在为一个文化空间造像,形成一个我心目中的文化肖像,对我来说它也是一个生命体,能在故宫展出,会给大家更多的艺术体验和文化思考。

对具有特殊意义的文化形象,李象群保持着一以贯之的敏感与思辨。同样是2012,《大紫禁城》的创作反应了他更加具体,更具实践意义的思路。这件作品以整个紫禁城为原型,铺陈200多平方米的面积,由20多个局部构成,以白铜的质地翻模浇筑。《大紫禁城》算的上是李象群创作阶段性的总结。将这个具有600多年历史,代表着中国历代皇权象征的权力符号分离成碎片,并借助详实的建筑资料将紫禁城大小殿堂院落的内部结构一一呈现,一件作品将艺术、科学和对历史的反思有机糅杂在一起,成为这一代艺术家对宏大历史反思的典型。

李象群近年来的创作用当代艺术的创作思路,以熟悉的雕塑手法在零的思路上不断探索。2012年,《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堆云堆雪》、《大紫禁城》等作品的出现,是李象群创作能量的集中爆发。《山丹丹花开红艳艳》以毛泽东和杨开慧的形象为原型,塑造了一个还没有成名之前的毛泽东。当还没有这些功过得失,毛泽东与大部分红军战士一样享受着西北温暖的阳光和朴素的爱情。

嘉宾参观雕塑《元四家》之王蒙

以解构的方式重新解读故宫建筑的《大紫禁城》将陈列在建福门与广德门之间的空旷院落。在所有建福宫花园的区域,唯独这个院子保留了原貌。褪色的画漆和斑驳的墙面提示着强力的历史感,唯有院落中树木的建制还保留着当年的规模。

回到鲁美,新的可能

元四家:向东方艺术精神致敬

《大紫禁城》白铜铸造的质地和不锈钢抛光底座强烈的工业感将与这个院落形成鲜明的对比。在历史的演进中,除去满眼红绿的装饰,剩下的是什么?观众在这里可以产生思考,或者是看热闹。一个古老的环境与现代的材料放在一起,那是一个特鲜明的对比,那就不是简单地为了展一个紫禁城。李象群对《大紫禁城》的展示充满期待。

从1982年到1990年,品学兼优的李象群从鲁迅美术学院毕业并留校任教,1990年,李象群考上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随后在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研究所工作,从此北京成了他长期工作和生活的城市。世纪之交,2000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于清华园落成,李象群从央美调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成为雕塑系的重要角色。在清华大学工作的十多年中,他将教学工作和自己的创作、收藏紧密联系在一起。在一次采访中,他提到一段国外旅行的往事,他特别喜欢一件古希腊的雕塑残件,品质之高让他动心当即出高价购买回国。在国际运输、税费的复杂手续完成之后,他想到的是终于有机会让国内的学生见到西方雕塑的原作。

这次展览还首次展出了李象群的新作元四家系列的黄公望、倪瓒、吴镇、王蒙,这四位元代伟大画家在中国艺术史上享有崇高地位。李象群从自己的文化观念和艺术感悟角度为他们造像,如作品黄公望表现的是黄公望作画的一种状态,他已经不再用笔,而是意念,另一件作品王蒙则是躺卧姿态,一片禅意与闲适,它更为进入古代文人个体生命的气韵,在诗意的休憩中遗忘世俗的尘嚣,以古代文人为载体展现艺术家本人的体验和感受。

形式的回望

2015年,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调任鲁迅美术学院副院长的李象群将工作的重心转移到了沈阳。重回母校的李象群让他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责任感。1938年成立于抗日战争时期的鲁迅美术学院,拥有悠久的历史和纯正的红色血脉。历史上的鲁迅美术学院人才辈出,但近年来因为东北整体经济的衰落和艺术生态的保守在国内的声响和影响似乎没有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大。

故宫博物院收藏有黄公望、倪瓒、吴镇、王蒙的经典代表作,而李象群的这一组雕塑让这些画家形象生动地出现在紫禁城的红墙黄瓦之间,又似乎和故宫一起成为了文化研究的对象,构成了多层次的时空组合关系。

李象群不光是一位创作者,他对中外雕塑作品的个人收藏也颇具规模。一是因为自己喜欢,再就是作为高校教授的李象群希望用自己的收藏给学生带来原作的体验。在他主持的零艺术中心的办公室中,就陈列着一件佛像躯干。关于美和东西方的问题,他有自己的看法:归根结蒂,东西方的美是一致的。无论是西方人看东方的美,还是我们看西方的美,都能彼此欣赏。就像语言一样,语言只是一种表达的形式,思想是一致的。

我走的时候什么样,现在回来还是什么样。谈到鲁迅美术学院,李象群将东北和鲁美比喻成是冰:东北就像是一块冰,如何把这块冰溶化变成一潭水,把这潭水做活了,人也就活了。,而这里的师生则像海绵,给他一点新鲜的内容他们能迅速吸收。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子康认为李象群的这一组人物雕像相比他之前的作品更加抽象灵动,可以说是向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致敬,他故意将铸铜作品做成类似寿山石的效果,更是和中国文人的赏石、文房文化呼应。

《大紫禁城》之后,李象群似乎完成了对意义的探索,这件巨大的雕塑装置在规模上完成了他对历史,对真实的质问,他将注意力转移到形式的体悟上来,2012年的《行者》成为在观念和形式之间转换的节点。作为儒学之集大成者,孔子成为今日中国文化形象的奠基。春秋时期,孔子周游列国传道授业解惑,是为圣人。李象群以《行者》命名孔子,以谦卑作揖姿态定格圣人瞬间,在静态的形象中隐喻宏大的人物背景。与人物形象同时出现的还有脚下的枕头,作为休憩放松的隐喻,与严肃的人物形象形成对比而质疑文化话语的权力。从行者开始,李象群进入了创作下一个阶段。

经过全新的规划设计,鲁迅美术学院沈阳莫子山新校区已经开工建设。新校区位于沈阳市浑南新区,东临莫子山公园,西至沈中大街,南至航天路,北临南站路。新校区规划占地面积49.3万平方米,是目前老校区的6倍。鲁迅美术学院新校区的教学区规划占地面积42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23.9万平方米。作为新上任的副院长从教学楼的规划到教学系统的优化设计,李象群怀着满心的抱负要在鲁迅美术学院大干一场。先要有大楼,好的环境可以聚集人气,再要引进大师、大家,把这里的氛围营造起来。具有宏观视角的李象群不仅仅将目光关注到鲁迅美术学院校园的建设上来,同时他放眼于莫子山大学区沈阳音乐学院等多所高校的新校区资源整合,并将位于附近的工作室区域放在规划当中。频繁往返于北京和沈阳两地的工作节奏成了他的常态,发自肺腑的责任心催促着他比之前更加忙碌。

李象群在布展现场

概括的面部,形式感的曲线和收紧的下半身成为李象群2013年以来创作的最具识别性的要素。东方文化向来重气韵品格而弱外形样式。对面部的概括处理既是对形式感的强调,又尊重了并无影像遗留的现实。对人物形象的弧形概括强化了雕塑的体积和流畅性。而收紧的下半身和可以缩小比例的脚部,则以中国的方式制造一种动态的效果。

几乎与新校区的规划同步,联通沈阳和北京的京沈高铁也将同样将在2019年完工。巧的是,京沈高铁的起点站北京星火站,正是中国当代艺术中心798艺术区而另一端,沈阳西站,则是鲁美新校区所在地的莫子山公园附近。高铁建成后,沈阳到北京两地的距离将缩短至2小时30分钟。这将意味着两地的文化艺术活动可以在一天的时间内实现往返,两地信息、生态的沟通也将变成日常化的常态,所有关于激活东北当代艺术生态的想象将因为这条高铁线路的开通成为现实。李象群在描述这段愿景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希望。

回溯文化史:让文化符号走入当代生活

在对西方经典的观察研究中,李象群感受到写实雕塑的局限。即便是《掷铁饼者》这样可以强调动势的作品仍然让人感受到一种静穆的伟大。而儿时看连环画的经验倒给他的雕塑创作带来启发。陈洪绶的《水浒叶子》中对人物脚部比例的缩小处理反而让人有灵动活泼的动态。李象群说:在这方面没有人去探讨,这个方面也很难找到资料。我们属于实践类的创作,通过实践来发现这个问题,再回到理论上来。此次展出的《元四家》系列和《苏东坡》,将在这个创作思路上呈现艺术家的研究成果,而浮雕作品《山水》则直接用雕塑的方式回应中国绘画的形式,可见李象群近年来创作在对传统的拓展上向前推进。

两个工程在时间地点上的不谋而合,似乎预示着一种新的未来,将李象群的过去和现在连接在一起,重新激活东北艺术的巨大活力。

李象群说自己近年来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尝试从自己的感悟、思考角度对古代标志性的文化人物进行重新造像,让他们重新走入当代人的生活场景,形成古、今、人、我的多重互动理解。如这次展出的东坡呈现乐观谦逊的宋代文化巨子苏东坡,行者则把孔子从历史长河中拉出来,似乎在故宫的庭院中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李象群认为孔子就是一种被历史书写,由文字传承的思想和学说。我雕塑的孔子就是这样在历史长河的书写里,一路凌波微步地漂移过来,立在我们的面前,满目轻盈里是一种捉摸不透,随时有可能的幻化而去,呈现出孔子这个文化符号在历史长河中被多方撷取整合而成的形象的不真实感。

从对历史和真相的不断探讨到对形式感的有力反思,李象群展示给我们的是一条明确的线索。此次展览在故宫博物院建福宫展出,古建筑与当代雕塑对话的意义不言而喻。在对问题的追问和形式的探讨中,李象群的作品将为故宫提供什么样的新经验,我们拭目以待。

城象李象群艺术展

李象群在作品《行者》前

城象李象群艺术展

展览时间:2016年11月11日至11月26日

李象群是当代最著名的雕塑艺术家之一,他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先后任教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现任鲁迅美术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二、十三、十四届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作为中国当代雕塑的领军人物之一,李象群将新人文主义理念融入到作品中,创作的肖像人物作品《红星照耀中国》、《阳光下的毛泽东》等都带给观众震撼与感动,多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国家博物馆、国际奥委会等国内外著名博物馆、国际组织收藏。

展览时间:2016年11月11日至11月26日

开幕时间:2016年11月11日14:00

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到11月26日。本展览为学术研究性展览,仅限相关研究人员定向预约参观。

开幕时间:2016年11月11日14:00

策展人:张子康

编辑:隋萌

策展人:张子康

展览地点:故宫博物院建福宫

展览地点:故宫博物院建福宫

主办单位:故宫博物院 雅昌文化集团

主办单位:故宫博物院 雅昌文化集团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