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和记洋行是南京著名的民国建筑,所在地块的开发也是老下关复兴的标志性工程,但最近有市民向扬子晚报反映,和记洋行文物建筑遭到工程方破坏。扬子晚报记者探访现场发现,7栋百年以上历史的厂房,有6栋拆得只剩下框架…

13年前,随着最后一班客运列车停运,有着百年历史的浦口火车站沉寂至今。近日,扬子晚报记者走访发现,这座国内唯一完整保留历史风貌的老站,开始搭起围挡进行文物修缮。下一步,周边3平方公里将以车站建筑为中心打造一座“民国风情特色小镇”,计划2020年建成。而文保专家在修缮中发现,车站附属建筑还是南京最早采用钢混结构的建筑之一,而车站大楼四周的走廊,也是南京最早一批采用进口热轧H型钢建造的。今天看似稀松平常,百年前却是最顶尖的进口技术。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可 杨民仆

和记洋行是南京著名的民国建筑,所在地块的开发也是老下关复兴的标志性工程,但最近有市民向扬子晚报反映,和记洋行文物建筑遭到工程方破坏。扬子晚报记者探访现场发现,7栋百年以上历史的厂房,有6栋拆得只剩下框架。
现场探访 百年厂房只剩一两个外立面框架 唯一较完好的也正准备拆
12月26日,扬子晚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已经修缮完毕的和记洋行办公楼一边,是正在建设的工地,里面竖立着几座高大的混凝土框架,有30多米高,周身还包裹着脚手架。一名工人告诉记者,这些混凝土框架不是新建的,而是原来的建筑拆除后留下的外立面框架。“有的去年就已经拆完,是用机器切割的,这样做是为了改造后的建筑还保留原来的风貌。”这名工人说。
原来,这些“框架”就是和记洋行的百年厂房在改造修缮后留下的“遗骸”,是外层框架的梁、柱体系。记者走进工地内进行了清点:现存的“框架”共计6处,有5层和6层两种。它们大多只保留一座建筑4个外立面的1个较完整外立面和另一个残缺的外立面,有的还相互分离,没有连在一起,所有的框架都经过了重新粉刷,呈现出青灰色。记者发现,整个工地内,只剩下一座保存较好的厂房,仍保留着建筑的外观,但外立面上已经开了不少洞,里面已经有工人在作业。“还是改造成那些框架的样子,但今年应该不会拆。”一名操作洒水车的工人说。
历史追溯 这些厂房是全国最早一批钢混建筑 曾是南京城的工业地标
记者注意到,在现场“框架”边的瓦砾堆中,散落着很多大块泡沫塑料残渣,这是老式建筑专门用于隔热的,和记洋行的厂房当年大多是作为冷库使用。百年前,南京和记洋行不仅是现代中国工业与贸易的发祥地之一,也是中国当时最现代的食品加工厂,拥有亚洲“第一冷库”、“南京的北极”等称号。
史料记载,和记洋行始建于1912年,是南京第一家外商投资食品加工厂,作为其投资者英国韦斯特兄弟在中国兴建的现代化的工厂之一。包括办公楼、厂房在内的和记洋行建筑,是由挪威建筑师穆勒设计、上海姚新记营造厂承建的。
和记洋行历史、建筑价值之高早有公论。南京一位民国建筑保护修缮专家告诉记者,和记洋行厂区巨大、坚固的钢筋混凝土结构代表了当时中国钢筋混凝土施工技术的最高水平。“和记洋行是中国第一批钢筋混凝土建筑,也是南京最早的钢混结构民国建筑,其厂房也是当时南京最高的工业建筑。”
改造计划 是南京最大的旧城改造主题商业 要做“工业遗产保护的典范”
和记洋行旧址现存的文物建筑分为办公楼和厂房两部分,其中办公楼是江苏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已于早前完成修缮;厂房共计7栋,是鼓楼区区级不可移动文物。在“江边路以西3号地(No.2010G33)和记洋行项目”中,这些厂房都要进行改造、修缮。
今年年初鼓楼区发布了和记洋行的规划,这里“将打造成为多种业态集聚融合的大型城市综合体,是南京最大的旧城改造主题商业”。改造中,不仅将保留9栋冷库和厂房,还将与5栋新建现代建筑有机融合。改造后的和记洋行项目定位为“世界级滨水商旅标杆”,并打造成新工业文化主题引领的科技、娱乐、购物、观光多维体验空间和旅游目的地,和记洋行项目将串联起滨江的30多个人文景点,形成完整而独特的旅游线路,预计2019年底全面开业。
在工地现场的宣传牌上记者看到,工程方对和记洋行项目定位:要塑造成为“国内工业遗产保护利用的典范”、“文化与经济相互促进的典范”等。
紧急叫停 如此“改造”已和修缮方案不符被叫停 文物执法部门将进行调查
和记洋行的情况同时引发了文物部门的关注。12月26日,记者了解到,南京市鼓楼区文化局同样接到了举报,当天下午区文化局文物科就赶到现场,对和记洋行项目建设单位——南京临江老城改造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施工单位——中国二十冶集团有限公司等工程相关各方,口头提出停工整改。昨天,鼓楼区文化局文物科正式向该项目下达停工整改通知书。此外,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也将着手进行调查。
鼓楼区文化局文物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和记洋行的厂房部分属于区级不可移动文物,2016年区级文保单位和不可移动文物修缮改造方案的审批权下放至区一级文物部门,和记洋行厂房的修缮改造方案是由南京大学编制,并通过了专家评审,获得了批准。“但从现场勘查的情况看,工程方在改造修缮中,其具体操作已经与之前批准的方案不符。而我们也没有收到任何新报的方案。”
这位负责人说,原获批的方案,对7座厂房分别制定了不同的修缮方案,例如某一栋要保留原来3个外立面框架,但实际只剩下一二个外立面;原来厂房的楼梯要保留,但实际已经拆除。工程方违反方案的详细情况,将在下一步调查中查清。
对和记洋行项目的后续调查结果和责任追究,扬子晚报将持续关注。(陈志
张可) ■阅读延伸 日寇大屠杀期间 这里是避难所 庇护难民超万人
在南京沦陷期间,包括老厂房在内的和记洋行建筑,曾是一处重要避难所。和栖霞的江南水泥厂一样,由于工厂的外资背景,很多难民避难于此。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原馆长朱成山曾在文章中指出:“城北和记洋行(英属)难民收容所的难民数量缺乏准确的资料,但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朱红生、赵家文、张月英、徐廷梁、徐瑞、万秀英、沈文君、窦祥厚、仇秀英、刘荣玲等人的证言来看,仅12月14日从这里被日军搜捕,押往江边屠杀的难民就达数千人。从和记洋行占地600
余亩及其庞大的建筑群来看,这里收容的难民人数应不少于万名。”

百年前的“高端洋气”:

欧式红房子连成片,修缮要还本来面貌

国内老火车站不少,但绝大部分只有一座候车大楼,浦口火车站的特点就在于候车大楼、月台、雨廊、售票房、贵宾楼、高级职工宿舍等主体及配套建筑,都被系统性地保存下来,堪称最完整的“百年车站”。

此次文物修缮属于一期工程,为浦口津浦路12号的7栋民国建筑和1栋50年代的公寓楼,其中民国建筑是当年津浦铁路管理局的高级职工宿舍楼,目前属浦口区不可移动文物。它们位于候车大楼的西北侧,从大楼广场前步行只要5分钟路程。

扬子晚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房屋顶是青灰色的机平瓦,外立面是土黄色的水泥砂浆粉刷,若不是这些建筑具有类似“小二楼别墅”的形制,与一般民房无太多区别。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生导师淳庆副教授负责编制文物修缮方案,他告诉记者,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他们就开始研究这批建筑的历史,进行详细的测绘和勘查。“我们发现,房屋现在的风貌和历史原貌有很大不同,主要是因为百年来被人为多次改建了。”淳庆告诉记者,1914年建成时的这批建筑,为清水红砖砖墙,屋顶采用红色金属屋面,看上去呈现出一片红房子,每栋建筑都有一部楼梯,室内还有壁炉,是典型的欧式风格建筑。

虽然建筑整体情况与原貌差异很大,但很多细节上还能看到时代的缩影。在淳庆的指引下,记者看到,建筑上有几处外立面的水泥砂浆粉刷层脱落了,露出当年精美的红色清水砖墙及白色石灰勾缝。

百年前的“顶尖技术”:

这里有着南京最早的一批钢筋混凝土建筑

若追问为什么浦口火车站建筑是英伦风,首先要了解津浦铁路的历史。

1899年,清政府分别与英商汇丰银行、德商德华银行签署借款合同,开始筹备建设,此时就已商定,这条铁路以山东韩庄为界,北段由德商承办,南段由英商承办。1908年、1909年,南北段分别启动建设。1911年,津浦铁路筑成,同时浦口火车站开始设计建造。“由于浦口火车站属于英国商人承办的南段,所以按照英国风格设计。对比之下,被称为‘远东第一站’的山东济南的老火车站因为属于津浦路的北段,所以呈现德国建筑的风格。可惜的是,济南老车站在上世纪90年代被拆除。”淳庆说。

在进行文物研究与修缮的过程中,淳庆发现,浦口火车站建筑中的月台、雨廊等附属建筑,采用了钢筋混凝土的结构。“我们注意到,它是南京最早的一批钢混建筑,1914年建成,仅比长江对岸的和记洋行的钢混厂房晚2年,这两个建筑都是英国洋行设计的。上海最早钢筋混凝土建筑是1908年的电话局大楼,武汉最早钢筋混凝土建筑是1905年的汉口平和打包厂。这一批建筑在国内首开‘钢混’之先河。”

“1875年,世界第一座钢筋混凝土建筑在美国纽约落成,至1900年之后钢筋混凝土结构才在工程界得到了大规模的使用。由于当时钢筋和混凝土都是‘高大上’的建筑材料,主要用于一些重要的建筑。”淳庆说。

未来这里“昔日重现”:

打造“民国风情”特色小镇,预计2020年建成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5年浦口火车站就开始启动搬迁。此次浦口火车站的文物修缮,是为整个车站地块的打造做前期准备。项目建设方浦口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扬子晚报记者,目前该地块的定位,是打造“民国风情”特色小镇,而整座小镇最具价值的文化遗产,就是车站建筑。“所以现阶段首要是保护文物,一方面恢复文物建筑的旧日风貌,另一方面还要对这些建筑的病害进行加固修缮处理,通过文物部门的验收后,再启动地块打造。”

这位负责人介绍,整个小镇的打造建设预计需要3年时间,力争在2020年建成。“功能定位上,我们主张以文化消费为主,不宜做餐饮,同时引入影视等文创类型产业项目入驻。”他告诉记者,由于浦口火车站的建筑产权属于铁路部门,目前功能规划还在商议过程中,有待最终出台。

专家感悟

世界领先的“样板工程” 曾激荡着国人的内心

做浦口火车站修缮方案时,我发现这片建筑的最大特点就是“领先”。您可能要说,这些建筑用的钢筋混凝土和钢结构有什么特别的,满大街都是。但把时间放在100多年前,这可就是稀罕物了,足以在国际级的博览会上引发“强势围观”。

中国的建筑发展,从考古实物来看,先后经历夯土的、纯木的、砖土的、砖木的等。近代以来,国外工业化生产的水泥和混凝土传入中国,进而又出现了砖混结构的建筑,而浦口火车站的月台和雨廊建筑采用钢混结构,在当时带来的震撼是巨大的。有了钢材做“主心骨”,建筑变得更加安全可靠了,可达到前人未能企及的高度和规模,而不用担心倾覆。那些旧时代的砖木结构的豪华宫殿,在工业时代的钢铁大楼前,着实矮了一截。

中国金属冶炼的历史非常悠久,但铸造刀剑、农具与锻造建材,不可同日而语。钢材最值得称道的特性不在坚硬,而在柔韧,它能够通过微小的形变,承受、化解强大外力,钢材含碳量越低,就越为坚韧。想做到这点,需要有成熟的工业技术,对于当时刚从农业国向近代化转型的中国,显然超出了国力之外。

具体到浦口火车站的建筑上,更是如此。例如车站大楼四周走廊所用的钢材叫“热轧H型钢”。在上世纪一二十年代,热轧H型钢在西方国家也算是顶尖的技术了。当浦口火车站建筑上发现“热轧H型钢”时,心里着实吃了一惊。你知道国内什么时候,才成熟掌握这一技术吗?还要度过大半个世纪,等到七八十年代的时候!

所以,从设计风格和所用材料来看,浦口火车站是一座“进口”建筑。但它不只是当时西方列强向落后中国炫耀强大国力的产物,更是“强心针”或“催化剂”,激荡着每一个不甘落后的实业家的内心。以吕彦直为代表的中国第一代建筑师们,可能都考察过浦口火车站,进入30年代后,南京主城区那些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民国建筑就一座接一座拔地而起了。

浦口火车站打造一新后,和长江对岸的滨江风光带遥相呼应,必将成为旅游热点。如果未来您来这里游玩时,了解车站建造前后的历史与背景,那么站在候车大楼前、月台雨廊下、红房别墅间,心里或许还会像百年前的同胞们一样,掀起阵阵波澜。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 博士生导师 副教授 淳庆

浦口火车站 名人大事记

浦口火车站可能是整个南京范围内,历代名人涉足最多地方之一。淳庆向记者列举了浦口火车站历史上的名人大事记:

1918年,朱自清去北京上学,在浦口火车站与父亲话别,写下《背影》。

1919年,孙中山在《建设》杂志上发表《实业计划》一文,认为交通运输必须放在近代工业首位,把浦口火车站列入建设重点。

1919年春,毛泽东送湖南留法学生去上海,在浦口火车站丢失了一双布鞋,陷入困顿,幸遇老乡,解了燃眉之急。

1929年5月28日,装运孙中山先生的灵柩的火车通过津浦铁路从北平运抵浦口火车站,在这里稍作停靠后通过浦口码头过江,最后安葬于中山陵。

1949年,邓小平和陈毅由合肥到达浦口火车站,当夜过江,驱车进驻总统府,迎来南京解放的曙光。

1968年,南京长江大桥通车,浦口火车站的客运暂时停止。1985年再次恢复客运。2004年,浦口火车站客运正式停止。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