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读懂了每一位艺术家,人物是方巍创作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命题

图片 1方巍
《清晨》2018.3.24 – 5.6开幕:2018.3.24 15:00 –
19:00艾可荣幸宣布将于2018年3月24日举办方巍在艾可的首次个展《清晨》,展览将呈现艺术家回归田园生活后近三年以来的油画创作。方巍的绘画没有既定的描绘对象和主题,相反,他任由内心不羁和轻狂的幻想绵延出对于色彩和情绪的狂放表达来描绘画面中的人物和场景。长期以来,他始终关注人性的内在本质,以一种拥抱的姿态来直面兴奋、恐惧、孤独、狂喜和悲伤。通过荒诞、夸张和超现实的手法,运用浓厚、绚丽的色彩和独特的晕染笔触营造出种种精神臆想。图片 2Backlit
Portrait 逆光的肖像_2017_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_82×60cm展览由一组关于人形轮廓的具象绘画开始,以各种姿态和重叠的影子而交替变幻显现,明丽的色块由许多细微交融的笔触形成,漫延至整个画面进而浸染在愈发丰盈或简约的背景中。另一组截然不同的以蓝绿几何线条和红黄色块来构成网状交织的画面,人物则隐藏在这种如丛林般交错的环境中。展厅的第二部分充斥着强烈红绿对比的画作,无论是小幅的阿修罗肖像、接吻的人物,还是巨大尺幅梦境般奇异叙事场景,即便是三棵静止的松树,都带有着灵异的戏剧冲突。人物是方巍创作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命题,男人、女人、佛像或神像在他的画笔接触调色盘并实施于画布之后,颜色不断地交融晕染使得所画的对象变得混沌而暧昧。在大尺幅的作品中往往会出现多个人形,他们会被周遭的景观所浸染而融化其中。方巍的绘画里蕴藏着一种原始的神秘主义力量和明晰的绘画语言,他试图在表达浮现在脑中的朦胧直觉,看似偶发的画面却经过严谨的控制而逐渐调和而成,其中的叙事是多向而发散的,仿佛在流淌的图像中传递着一种视觉的催眠感,而让人沉醉。图片 3Another
Dawn 另一个清晨_2017_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_230×340cm方巍一直着重于突破油画颜料的局限性并在绘画中寻找多重空间的矛盾关系。进入他的画面中,便像是踏入某片未知的神秘山林,人物在其中若隐若现、若即若离、犹如人性、诸事无常。他的绘画是反骨且超然的,犹如置身于薄暮中的清晨,太阳从地平线的彼岸渐渐升起并拥抱昨夜萧瑟、幽然的大地,灼热的光感刺激着神经末梢并令人进入幻想的彼岸。图片 4Wu
Xu Rider 戊戌骑手_2017_Oil on Canvas
布面油画_210×150cm图片 5方巍1968年生于上海,现生活和工作于上海崇明。1986年毕业于上海工艺美校,次年旅居日本,此后20多年里方巍曾以经营古董和当代艺术活跃于东京和上海,自2008年起重拾画笔并踏上职业艺术家的生涯。近期个展包括,“隐形之地”,Richard
Koh Fine
Art,吉隆坡(2016);“刺客”,BANK,上海(2014);方巍个展,沪申画廊,上海(2012)。

图片 6

图片 7

继2014年上海龙门雅集成功举行何森《朝归晚发》油画作品展广获好评后,2017年上海龙门雅集即将于10月15日接续推出《东游记-何森2017》新作展。何森,1968年生于云南,长于重庆,1989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展览现场

《东游记-何森2017》新作展,特别甄选艺术家2014年至今陆续完成的大小型油画精品十余幅。总体画面内涵除延续他经营近十年的独特今人作古当代艺术隐喻风格,和广为大众所熟知的山水、隐士经典符号外,新作品中还加入融汇中国传统花鸟元素鲜活点睛的中型尺幅之作,与四帧精致有趣的中小型局部对比双联屏作品,使得本展整体视觉效果,散发着浓郁的中国诗词赞颂艺术之美,表现出一派当代新潮含蓄的新古典主义之风。

2018年8月25日,在北京798艺术区索卡画廊举办了一场名为:“光天化日”的展览,此次展览共展出艺术家伍礼作品25张,题材涉及人物、风景、植物等,使用材料有油画和水彩两种,这次展览的作品是艺术家对社会以及对其本人内心直观的映照,同时也是艺术家伍礼从2014年以来的艺术心路历程一次整体的回顾。

何森高超的画笔刮刀交互创作的不可复制的独特绘画技巧,日复一日将自身艺术创作的当代作古手法表现得淋漓尽致,绵延不绝。如此繁复令人神往的艺术表达,或是艺术家对于文化复归使命的深层窥探,或是艺术家在赋予曾经经典之作新生命的同时,纵情释出的为获得新生永恒的强烈需索。

图片 8

关于何森的独特艺术表达与创作手法,研习中国和亚洲当代艺术已有15年之多的意大利籍知名艺评人兼策展人叶兰,为何森这个时期的的作品特意撰文中写道:复归过去其实很容易,只要赋予每位艺术家的原创责任并不是强加的。何森能够做到这一点,或者说占有他人的名作,通过无法仿效的独特创作手法,重新加以创作,以个性和主观性将其呈现给公众。最有趣的一面当然还是技法上的,或者说形式上的:何森的布面油画部分是用画笔和刮刀绘制的,传达出材质和风格交替更迭的感觉,注意力集中于笔触和画面结构,暂时将景物内容搁置一旁。绘画的动作–用刮刀制作厚厚的涂层,能够让作品呈现出三维立体感,而稀释的笔触让人想到水墨效果–成为艺术家作品研究的核心同时亦认为:何森的作品属于某种新古典主义:他参考了古典主义、自己国家的经典之作,加以总结并赋予其新的生命。一种想要意识到自身及其传统的文化,或早或晚会变成一种需要,要重获那些已经丢失但不失为其遗传基因一部分的东西。何森一度忘却了过去,如今又复归了,因为根本不可能忘却一个人的根。艺术家遵循现代主义诗人伊兹拉庞德在《创新》中的告诫,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表达自己,转而让自己获得新生。

光 Light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100x150cm 2018

《东游记-何森2017》新作展将在上海龙门雅集2017年10月15日开幕,持续至2017年12月30日,欢迎广大艺术爱好者前来参观,一睹当代新古典主义之风,领略中国诗词赞颂艺术之美。

众所周知,从印象派开始,西方绘画开始从追索自然的轨迹中跳脱出来,艺术家的个人精神表现逐渐在画面中出现。艺术发展到今天,作品已经化为艺术家内在的一部分,是其内在心性的真实写照和外在延伸。它说画家之未说,唱画家之未唱,哭画家之未哭,怒画家之未怒。读懂这一点,也就读懂了每一位艺术家。艺术家的心性表达,来源于生活,他们对生活的认识和感悟都倾注在画笔当中。

部分展出作品:

图片 9

《踌躇之鹰 Hesitant Eagle》, 2017,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120x150cm

光天化日 In Broad Daylight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20x290cm 2018

《弹琴的人和起舞的鹤》(双联屏) Playing Man and Dancing Crane Cold Birds
and Cold Region (diptych), 2016,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60x50cm)(100x100cm)

这次展览作品的艺术家者伍礼,就是这么一位用画笔记录生活感悟的人。从他2005年入京开始,十三年的生活磨砺,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都以本心为出发点,不断地对艺术进行探索。他说:“这些年里自己的艺术有过大概两三次面貌变化,痛苦有过,快乐也有过,但每一次的变化,自己对生活的认识都会不同,初心却从没有变。自己喜欢真实,创作的作品也都以“寻真”为出发点,而材料特质的表现不是自己追求的终极,它们都是自己驾驭的工具,帮助自己进行画意传达”。

《花鸟画 A Painting of Flowers and Bird》, 2017,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120x150cm

图片 10

《山水间的一棵树 A Lone Tree in the Landscape》, 2017,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120x150cm

窝 Home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150x180cm 2018

《雪江上的归舟》( 双联屏) The Boat Returning on Snow River (diptych),
2016,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100x100cm)(50x60cm)

这次展览的作品里描绘的有老人、有小孩、有母亲、有植物、有风景,这些不同维度的意象,有不同的生命坐标,伍礼用艺术赋予他们全新的精神面貌,他说:“这些在我看来,全部都像有血有肉的人一样,不管是真实的人,还是我画的桃子、竹笋,大自然将它们孕育出来,我们都要去用心体会,去表现他们本质的生命力”。我们观看他现场的作品,会发现其个性表现十分明显。颜色对比强烈,画面造型感突出,尤其是其铺排的笔触,一波三折,十分的夺人眼目。他坦言道:“这些所谓的‘个人痕迹’其实都是自己在社会中一步一步踏过来的脚步。自己和其他人一样,也对生活产生过迷茫,绘画的探索也有过瓶颈期,但是自己凭借着一股纯真的热爱,坚持走出了这些困境。”

行走在风雨中 Walking in the Wind and Rain ,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220X250cm, 2015

图片 11

在风雨中靠岸 Braved the Wind and Rain to Dock,油彩布面 Oil on
Canvas,220x250cm, 2014

分娩的女人 A woman in labour 水彩Watercolor 153x193cm 2014

竹溪的月亮 Bamboo Groves and Stream, 2017,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150x130cm

在采访中他还谈到说:“我热爱生活的真,现代社会发展的太过迅速,科技给社会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动力,我们眼睛所见到的一切事物,多被“科技化”了,失去第一生命形态的物质,遍布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它们可以触动艺术家的心灵,但是却不能促进艺术家和原生自然界对话。科技,隔绝了这种联系,很多东西都失去了本来具有的独特面貌和气质,艺术家的工作,就是用画笔和用真心去重新把这种生活里被隐藏起来的真实,再次挖掘出来。

编辑:江兵

图片 12

果实 Fruit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150x120cm 2017

近些年资本运作下的艺术市场,让很多青年艺术家迷失了自我。科技加持下的艺术,创作多光彩炫目,它抛掉技法的磨练,缩短成熟的时间,一切来得好像就是这么理所当然,在传统与新科技之间的变幻里守住艺初心很难,就像波兹曼在《娱乐至死》这本书里说:“我们的文化对于电视认识论的适应非常彻底,我们已经完全接受了电视对于真理、知识和现实的定义”。但伍礼好像对此现象并不特别“感冒”,来京十几年,伍礼从宋庄最年轻的艺术家成长为人父,面对社会的喧闹,角色的转变反而让他变得更加沉稳踏实,对艺术的思考也更加深刻,他在作品里面尽力去描绘自然,追索生命,把画面张力做到极致。他还是像“来时的样子”,一如既往的忠于本心,忠于真实。

图片 13

林Forest 水彩watercolo 52x68cm 2016

关于这次展览的艺术家伍礼,策展人邓彬彬对他有一个全面的概括和评价,他说:“从2005年离湘入京始,伍礼日复一日的在他北京东郊的工作室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用极为古典的节奏规律的劳作着。和画面色彩刺激鲜艳、笔触激昂顿挫相比较,伍礼性格沉稳笃定,安安静静地遵循著自己朴素的内心,他每下一笔都铿锵有力,没有丝毫懈怠和回避,没有取巧更没有去追随潮流,他所有的养分都来自对周遭生活的体验和感悟,对消瞬即逝的片段的敏锐捕捉,当然他也不断向艺术史上的中外大师学习,通过与古人对话校淮自己的位置。伍礼强调说他希望站在时代之外去看今天的艺术环境,和现在所处的时代保持距离,潮流是值得警惕的。但他同样把自己浸入到被描述对象的生活状态,或者反过来讲,因为这些自然世界和人物关系无法从他的生活状态中脱离,那是融入他血液和塑造他躯体的自然力量,如果他不去表现他们,带著深情去热爱他们,那绘画永远无法触及人类最高维度的精神层面。”

展览现场:

图片 14

展览现场

图片 15

展览现场观众在观看作品

图片 16

展览现场

图片 17

展览现场观众在参观

图片 18

艺术家伍礼在现场接受采访

图片 19

展览现场

图片 20

展览现场母亲在对孩子讲解艺术家作品

图片 21

展览现场观众在参观作品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