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祖舜先生的心象艺术,当上海的观众在刘海粟美术馆欣赏这位老画家的创新之作时

  独奏于世的心象妙韵绘画展—柴祖舜教授作品国际巡回展海外第一站日前在香港大会堂开幕,展期10月17日结束上午12点结束。有人说,柴祖舜先生的心象艺术,秉承着心生于灵府,象显在圆融的艺术理念。这位老者的心象艺术作品在本港的亮相,也带来了市民心中对中国艺术史的沧桑、幽静之思考。

  独奏于世的心象妙韵绘画展—柴祖舜教授作品国际巡回展启航开幕式暨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近现代名家—柴祖舜大红袍画集首发仪式于2013年9月11日上午10时在上海文史馆举行,展期为5天。

图片 1

柴祖舜的作品,评论家认为其化育而生之表象结构,则无论中西色彩、线条、技法、材料、构图、风格、精神、理念等冗杂因素;经过心象的陶冶,他无法而有法,笔随心幻、似真若幻,沟通情趣灵性而致于物我两忘。此次香港展览结束将移师澳门教科文中心,台湾、新加坡、巴黎、伦敦、比利时、法兰克福、纽约、联合国总部、欧盟总部等地的巡回展出将陆续呈现。

  柴祖舜,1935年出生在浙江杭州一书香世家,受家庭熏陶,从小喜画。1952年入上海美专,师从颜文梁、刘海粟、苏天赐、关良、谢稚柳、陈大羽等名家,有扎实的绘画基础,为上海师大,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他的画多次在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刘海粟美术馆展出。

图为柴祖舜在上海举办心象画展时与观众交流。

  心象艺术的坚毅

  柴祖舜先生的心象艺术,秉承着心生于灵府,象显在圆融的艺术理念。他站在中华文化精神和人类文明建设的起点上,以大无畏的探索和革新勇气,化解了所有因历史、文化、人种、地域、审美观念、艺术风格而堆积的是非对立和矛盾。其化育而生之表象结构,则无论中西色彩、线条、技法、材料、构图、风格、精神、理念等冗杂因素;经过心象的陶冶,他无法而有法,笔随心幻、似真若幻,沟通情趣灵性而致于物我两忘。如其《山魂》、《溪山浑濛系列》和《声》等佳作,皆是他与宇宙造化率真的相依和对话,呈现出自由的心灵、浪漫的情怀。

中国画坛不乏艺术家画风大变脸的事例,但是像上海老画家柴祖舜那样古稀之年大变,而且是从一个画虎名家变为抽象水墨的探索者,却是十分罕见。当上海的观众在刘海粟美术馆欣赏这位老画家的创新之作时,他们很难相信,这些气韵生动的抽象作品,竟然出自一位非常瘦小且患有帕金森氏综合征的八旬老人之手。

  艺术评论家俞建文先生曾对内地传媒表示:柴祖舜先生,是站在中华文化精神和人类文明建设的起点上,以大无畏的探索和革新勇气,化解了所有因历史、文化、人种、地域、审美观念、艺术风格而堆积的是非对立和矛盾。如其《山魂》、《溪山浑濛系列》和《声》等佳作,皆是他与宇宙造化率真的相依和对话,呈现出自由的心灵、浪漫的情怀。很难相信,这些作品竟是出自于一位人生坎坷又被疾病长久折磨的八旬老人之手。

  此次展览在上海文史馆启航,他将在香港、澳门、台湾、新加坡、巴黎、伦敦、比利时、法兰克福、纽约、联合国总部、欧盟总部等地巡回展出。

素描习作被刘海粟看中

  确实,中国画的境界,看山似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不同的艺术层次,带来的是人们对国画内涵的一次次讨论和作品精髓的感悟。据悉,柴祖舜教授如今年事已高。虽然备受高龄疾扰之苦,但是仍旧每天坚持创作,每一件作品的创作时间,从一周到一个月不等。由此可见,每一件艺术作品的背后,都是对生活的坚持与生命毅力的尊敬。

  墨彩大师柴祖舜教授简介

柴老耳背,说话声音又极轻,采访他是件困难的事――他听不到你问什么,你也很难听清他说什么。断断续续的交流中,我们了解到,探索中国画的抽象表现手法,是他久藏在心却屡遭挫折的夙愿。

  柴祖舜教授每一件描绘自然的艺术作品,无论是高山还是流水,无论是花草还是树木,都是生机勃勃的象征。心,是一份不灭的坚持;象,则是未来永恒的生命图景。每一件作品的绚丽色彩背后,实际上是艺术的坎坷、沧桑;一个人生命历程的跌宕起伏和奋进开拓。这些,都融汇在了作品的意象、色彩之中,为我们带来了八旬老者的乐观、豁达与开朗。

  柴祖舜,1935年出生在浙江杭州一书香世家,受家庭熏陶,从小喜画。1952年入上海美专,师从颜文梁、刘海粟、苏天赐、关良、谢稚柳、陈大羽等名家,为自己艺术之路打下了扎实基础。历任上海师大,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担任中、西绘画创作和教学工作。他的画多次在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刘海粟美术馆展出。

1949年,15岁的柴祖舜进入上海美专学习。一次,校长刘海粟看到了他的素描习作,便破格让他从低班升入高班画人体速写。他跟随众多名师学习了油画、水彩和国画。他老师中的刘海粟、关良等,都是中国现代艺术的启蒙者,他们创新的艺术精神,对他的影响很深。1956年,柴祖舜被分配到上海戏剧学院,成为新中国第一批美术老师。当时的历史条件当然不允许他探索抽象艺术。他以苏派写实风格创作的《毛主席视察上海钢铁厂》曾经受到周恩来总理的关心,被广为刊载。改革开放后,他开始进行国画的抽象探索,并与儿子虹耀编写了《无笔画技法》,但许多出版社因怕犯错误而拒绝出版。后来,总算有一家出版社同意出版了,不料责任编辑却不幸遭车祸身亡,文稿及图全失。接着儿子虹耀又病故。此事对柴祖舜打击极大,他中断了令他伤心的抽象艺术的探索,转而致力于画虎和宣纸油画佛像。

  艺术熏陶的人生

  上世纪六十年代,他以人物画为主。人物造型在他的笔下准确生动,表情质朴憨厚,具有时代气息。他较早地用油画技法和宣纸材料结合的方法,创作了《天下为公—孙中山先生》达到了宣纸渗透晕化及油画笔触细腻之肌理效果,将孙中山的儒雅和历经沧桑之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白洁无瑕—宋庆龄肖像》被孙中山亲属孙穗芳收藏于美国家中。《双狮图》(中堂)、《九寨沟日诺朗瀑布》被美国波斯顿博物馆收藏。其油画《毛主席视察上钢一厂》一炮打响,令他在画坛上独领风骚。

被赞画虎独步天下

  柴祖舜,1935年出生在浙江杭州一书香世家,受家庭熏陶,从小喜画。1952年入上海美专,师从颜文梁、刘海粟、苏天赐、关良、谢稚柳、陈大羽等名家,为自己艺术之路打下了扎实基础。历任上海师大,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担任中、西绘画创作和教学工作。他的画多次在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刘海粟美术馆展出。

  上世纪八十年代,他一改画风,专攻画虎。他从民间着手,将神话中的飞虎、海浪、月光、乌云展露无遗。因为西画功底之深,虎的骨骼、肌肉拿捏得十分准确,加之他善于捕捉虎瞬间的动态,他笔下的老虎栩栩如生,当时有画虎独步天下之美誉。

业内评价,《天下为公――孙中山先生》、《颜文梁》、《宋庆龄》等作品,展示了柴祖舜作为人物画家的长处,他的创新之举也得到大家的肯定。可是,柴祖舜并不把自己定位为人物画家,他又开始出人意料地用中国画技法画起动物来。与他以前的技法、技巧创新一样,他钟情于虎的形象,是为了用艺术手段反映时代的理想。他说:虎被人们视为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图腾。我用我的画笔来传承中华民族的气质与审美情趣。对虎的精神膜拜,寄托着我的祖国腾飞的心愿。

  据悉,上世纪六十年代,他以人物画为主。人物造型在他的笔下准确生动,表情质朴憨厚,具有时代气息。他较早地用油画技法和宣纸材料结合的方法,创作了《天下为公—孙中山先生》达到了宣纸渗透晕化及油画笔触细腻之肌理效果,将孙中山的儒雅和历经沧桑之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

  新世纪始,柴祖舜在传统画的基础上画风突变,用水油结合等技法组合成既可全抽象也可抽象具象相结合的意象画。这些绘画色彩斑斓,纹理纵横交错,斑驳重叠,在墨色彩的交汇中,让人琢磨到山川的风貌,流水的波动,云雾的聚散,从而让观众与画家的心灵发生共鸣,去感受艺术家心灵的浪漫、率真及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自由境界。他的数幅心象画被上海市文化发展基金会收藏

他画的老虎,从民间的神话中取材,飞龙、海浪、月光、乌云具有浓厚的神话色彩和气氛。由于有西画的功底,虎的骨骼、肌肉形体结构准确,又能生动地表现虎的瞬间动态,造型与笔墨以气势见长,当时有柴祖舜画虎独步天下之美誉。

  其作品《白洁无瑕—宋庆龄肖像》被孙中山亲属孙穗芳收藏于美国家中。《双狮图》(中堂)、《九寨沟日诺朗瀑布》被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收藏。其油画《毛主席视察上钢一厂》一炮打响,令他在画坛上独领风骚。上世纪八十年代,他一改画风,专攻画虎。他从民间着手,将神话中的飞虎、海浪、月光、乌云展露无遗。因为西画功底之深,虎的骨骼、肌肉拿捏得十分准确,加之他善于捕捉虎瞬间的动态,他笔下的老虎栩栩如生,当时有画虎独步天下之美誉。

  柴祖舜用自己的心智,笔墨的蜕变,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一次又一次地对艺术的碰撞,飞跃。他融西于中,墨彩结合,力求表达中国文化之精神,反映出亘古弥新,充满浑朴厚重的一种气息,一种活力,反映出我们常说的宇宙精神。

老年开始新一轮画风转变

  新世纪,画风的华丽转身

  柴祖舜从画艺术已是整整一个甲子,六十年的风风雨雨,使他经历了坎坎坷坷的艺术生涯,可贵的是柴祖舜以艰难为悟彻的起点,在艺术道路的每一个阶段都能创造出不同凡响的成果。

新世纪开始,柴祖舜又向过去的画风告别,开始新一轮画风转变,他称要在有生之年画自己真正想画的画。

  据介绍,新世纪始,柴祖舜在传统画的基础上画风突变,用水油结合等技法组合成既可全抽象也可抽象具象相结合的意象画。这些绘画色彩斑斓,纹理纵横交错,斑驳重叠,在墨色彩的交汇中,让人琢磨到山川的风貌,流水的波动,云雾的聚散从而让观众与画家的心灵发生共鸣,去感受艺术家心灵的浪漫、率真及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自由境界。他的数幅心象画被上海市文化发展基金会收藏。

  长年来,柴祖舜积累了许许多多的宝贵经验,也磨炼了自己的艺术修养。厚积才有薄发。瞬间,柴祖舜从自己个性中爆发,形成自己独有的风格,令世人刮目相看。

他的抽象水墨大多画在仿古御用金笺或古清皮纸上,国画颜料和油画颜料混用。其实在柴祖舜心中,抽象、具象、意象,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他的作品充盈着大山大川宏伟开阔、奔腾涌动的气象,从中可以感受到这个看上去文静木讷的老人,胸中隐藏着火一样的激情。柴祖舜说:我的心象画是过去生活的旧梦新境,是心意的追求,却不离开生活感受。在技法上,我采用大笔、硬笔,用水油色泼彩;在意境上,我开始从不似之似,到不求形似,以大象无形来表意。

  不少艺术界人士认为,柴祖舜用自己的心智,笔墨的蜕变,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一次又一次地对艺术的碰撞,飞跃。他融西于中,墨彩结合,力求表达中国文化之精神,反映出亘古弥新,充满浑朴厚重的一种气息,一种活力,反映出我们常说的宇宙精神。柴祖舜从画艺术已是整整一个甲子,六十年的风风雨雨,使他经历了坎坎坷坷的艺术生涯,可贵的是柴祖舜以艰难为悟彻的起点,在艺术道路的每一个阶段都能创造出不同凡响的成果。

文艺评论界敬佩柴祖舜的探索精神,称赞他为当代梵高,从事艺术创作整整一个甲子,还能以充沛的激情,在艺术道路上创造出不同凡响的成果。

  这就是柴祖舜的心之灵,象之魂。如同外界评说的那样,长年来,柴祖舜积累了许许多多的宝贵经验,也磨练了自己的艺术修养。厚积才有薄发,瞬间,柴祖舜从自己的个性中爆发,形成自己独有的风格,令世人刮目相看。

编辑: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