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米芾(1051,以活眼看石

  徐东古玩城又在开奇石展了。出门淘货时遇见陈勇劲,恰好也是约了朋友要去,遂并作一路前往。

问:近两年刮起了玩小石头之风,而古人崇尚玩大石头,您认为小石头更有前途,还是大石头?

3730.com 1米芾像

  这一次展销场面,比此前几次的规模都要大,就连市场外的停车位和人行道上都排满了摊位,五湖四海说得上来的品种大都云集而至。远远的望去,大个头的园林石不再抢眼,但用于家居陈设和手头把玩的石种却更加丰富,需求决定市场,可见这些年人们玩石头的风气也渐次上道了。

3730.com 2

北宋米芾(1051~1107)集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一身,与蔡襄、苏轼、黄庭坚合称“宋四家”。其个性怪异,举止颠狂,遇石称“兄”,膜拜不已。因而人称“米颠”

  陈勇劲的水彩画我一直很看好,去年他画的《石》系列也很让我动心。那是一批很写实的画面,都是一案一石的构图,淡泊宁静,简洁顺畅,石的形态不奇也不怪,但灵气充盈,品味醇正,传递出一种时下十分难得的健康的美感。

近两年的确刮起了以玩戈壁石、雨花石、玛瑙、玉髓等为主的小石头之风,但大石头始终统治着奇石界的“江湖”,两者均具有发展的前途,只是玩法不同,欣赏的角度不同罢了。

他的书画之造诣,咱暂不说,便说说他关于石头之典故。

陈勇劲《石-1》 2012 7555cm

古人赏石,讲究的是“瘦、漏、透、皱、丑”等,这些特征只有在大石头上方能淋漓尽致的呈现,并形成很好的观赏效果。因此才有了中国四大传统名石,即太湖石、灵璧石、英石和昆石。为此,自宋代始就有了“花石纲”一词,这是专一给皇家园林运输奇石的一个名称。古人赏石,喜多人相聚,对石饮酒赋诗,因此以大石头为主。

米芾一生非常喜欢把玩异石砚台,有时到了痴迷之态。据《梁溪漫志》记载:他在安徽无为做官时,听说濡须河边有一块奇形怪石,当时人们出于迷信,以为神仙之石,不敢妄加擅动,怕招来不测,而米芾立刻派人将其搬进自己的寓所,摆好供桌,上好供品,向怪石下拜,念念有词:我想见到石兄已经二十年了,相见恨晚。

陈勇劲《石-7》 2013 7556cm

也就是短短几年间,奇石界出现了以小石头为主的“小品石”玩法。多采用戈壁石、雨花石、玛瑙、玉髓等小石头,通过设计故事场景的方式,把多块不同造型的石头摆放在一个场景里,表现故事情节、人物风情,既能寓教于乐,又妙趣横生,得到不少奇石玩家的追崇。

此事日后被传了出去,由于有失官方体面,被人弹劾而罢了官。但米芾一向把官阶看的并不很重,因此也不怎么感到后悔,后来就作了《拜石图》。作此图的意图也许是为了向他人展示一种内心的不满。

  《芥子园画传》中指点画家画石之法,说观人者必曰气骨。石乃天地之骨也,而气亦寓焉,故谓之曰云根。无气之石则为顽石,以及如何如何。这一画法金针,其实就是一个字活。但与讲给画画人的书不同,专讲赏石的书,如宋代杜绾《云林石谱》说:天地至精之气,结而为石,负土而出,状为奇怪。乃至大可列于园馆,小或置于几案。如观嵩少而面龟蒙,坐生清思。

无论是古人的大石头玩法,或是今人的小石头玩法,其虽然玩法不同,但道理与过程是一致的,让奇石表现出更强的自然艺术魅力。小石头适合小环境的雅玩,而大石头适合大环境的共赏,加上每个人有不同的欣赏眼光和欣赏兴趣,大石头与小石头谁也取代不了谁,都有发展的前途,它们将共同撑起奇石发展的明天。

李东阳在《怀麓堂集》时说:“南州怪石不为奇,士有好奇心欲醉。平生两膝不着地,石业受之无愧色。”这里可以看出米芾对玩石的投入与对傲岸不屈的刚直个性。大有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情怀。并开创了玩石的先河。

  奇怪二字,确定了石头在将来一定会有各式各样的玩法,而坐生清思则表明石亦非石,它一定是要有什么讲究的。因此与传统艺术价值理想中的追求中庸和温柔敦厚不同,赏石的角度,求雅也求奇,以活眼看石,八面玲珑。而达成石头因缘的过程,也很能考验一个人追求完美的耐心。

谢谢邀答。大家共同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很有意义,因为这个问题涉及赏石发展形势等诸多方面的信息。

玩石、赏石、藏石,古亦有之。从宋朝年间《水浒》中梁山好汉智劫生辰纲,那生辰纲最贵重的礼物就是太湖石,又称贡石,古中国四大玩石之一,久享“千古名石”之盛名。它以最能体现“瘦、皱、漏、透”这一古赏石标准。
                                                                       
                 
古人赏石与今天我们赏石在审美心理与审美情感上存在差异,古人重形不重色,今人重色又重形。

  玩法的不同,决定于知识经验的不同。古人玩的石头称赏石,也称供石,有理论有标准,讲品味;今人的重点,却好奇石一口:石头是一个引子,更愿意听一些故事:形状像什么?纹理是什么?来路如何稀罕?乃至眼盯着射灯照射着的那块石头,心生出许多无聊浅浮的想象。总之因奇而贵之,惹得我之前总替人操心不入雅鉴。此刻在市场上边转边想着,却反省自己不该如此简单视之。

首先,古人也不是都推崇大石,文人雅士也玩赏精美小石,比如著名的灵璧石“研山”,就是案供小石的珍品,人人喜爱;当代人也不是一味推崇小石,大型的灵璧、大化、藏瓷、藏玉等等,现在依然风行。其中的关键,主要看石头是否够精够奇够美,同时也看赏石人自身的综合条件。

太湖石那玲珑婀娜的姿态所透出的美的意蕴和境界,与古代文人雅士的踌躇满志,仕途失意,忧思郁闷的天命精神相关。故太湖石的艺术美和厚重的文化内涵,有着深刻的历史和社会价值。
                                                                       
     
敝人亦是一奇石收藏者。九年前开车从湖北十堰往四川成都方向旅行游览。沿汉江中游一线溯源逆水向西而行,一路上,内心最关注的、视线所及的、即是那些石头、汉江沿岸奇石诸多…………(待续)

  今人赏石和古人大不相同:心态不同,观念不同,说到俗处,市价也不同了。比如古人玩石头再贵也够不上伤筋动骨,而今天的一方奇石,却冷不丁的就会让人倾家荡产。或者再想想,中华奇石早已越出前人博雅好古的层面,而成为一种投世人所好的时玩。奇石产业的勃兴,带动新的石种因挖地探河而层出不穷,瘦、漏、透、皱已算不上金科玉律了,只要找到某个相应的说法,卖石者就能扯石头的淡,并时时打动城市蜗居者们渴望自然或自我告慰的对望诉求而坐生清思。因此说来说去,玩石的风气,总归也属于民族审美习惯深处的一种涵养。

其次,近年来小石热的兴起,与戈壁玛瑙等微小奇石资源的大量发掘有关,与小石精品组合等奇石创意文化的发展有关。这里面,最值得关注的应当是两个方面的信息:一是,赏石群体在不断积累扩大。很多人没有或者说暂时不愿意花财力精力玩大石,但对奇石有兴趣,已经从玩小石头入手了。这是赏石社会化、大众化的一个重要标志。对奇石市场是一个非常利好的信息。有这样的社会基础,新的奇石热潮必然会形成。二是,赏石文化在不断发展提升。奇石创意,需要各方面的文化基础。小石热出现后,各类奇石创意产品层出不穷,意味着赏石人群整体素质的提升,全社会赏石水平的提升。这又是一个非常利好的信息,告诉我们,奇石行业的繁荣发展是指日可待的。

3730.com,  涵养这东西讨论起来很虚,但故事里面却说得活灵活现,最有名的故事,应该是米芾拜石,而且这个故事不止发生在一时一地,其中最经典的,是当时人叶梦得在《石林燕语》里说他知无为军,初入州廨,见立石颇奇,喜曰:此足以当吾拜,遂命左右取袍笏拜之,每呼曰石丈。言事者闻而论之,朝廷亦传以为笑。

第三,大石永远不会被冷落。自古至今,高品质的大石始终是庄严、大气、尊贵的象征。泱泱大国,怎么能少了大奇石造就的大气象呢?所以,大石永远会被青睐。

  米芾玩石还留下了一个活档案那篇著名的为案头文玩赏石所作的《研山铭》书法墨迹。但米芾那种在近似疯癫的拜石行为中折射的趣闻逸事,为后人不断地传颂着,总有它几分值得揣摩的道理:是文人格物致知的深情?是艺术家触类旁通的洞悉?是名士故作姿态的招摇?或是底层官僚掩饰枯燥的荒诞?

拉杂说这些,恳望大家批评指正。

  海外收藏中国艺术品的重要博物馆如大都会、波士顿、堪萨斯等,均陈列有中国古代经典赏石,确切地讲,是古代文人赏石,且大都流传有绪,这是缘于海外汉学研究者对于中国文化这一具体载体的敏感。相形之下,国宝太多的缘故,国内博物馆几乎都没有顾得上跟进赏石的一项,许许多多的故事,难免就渐渐地被人淡忘了。

小石头精致,小型的象形石看上去更直观、更生动、更可爱,而且便于收藏。一块大型的象形石再象、再好看,但不便于收藏,运输也不方便,只能当成景观石,但小型的象形石可以把玩、可以携带,可以组成不同的画面,不久的未来,既小又精致并生动的象形石会成为新宠,特别是与实物大小一样的象形石会成为天价奇石。我以下的奇石都与真物差不多大小:人眼、鼠哥、燕窝、金元宝、小鸟出头、蜜蜂、金龟、金蟾、饺子

  话说回来,这一天大家都各有所获,陈勇劲找到两块小小的灵壁状的风铃石,我也带回一块貌似英石的柳州石,相视一笑,权作画面的素材吧。有所感慨的是:石路蜿蜒,石品难在,市场上的充耳所闻,是卖石者们天花乱坠般讲述的关于各色石头巨价售卖的天方夜谭。

古人赏石的发端,从园林石开始,进入唐后逐渐登堂入室,渐渐有了厅堂石之说,但无论是米芾所拜之石,还是宋徽宗的祥龙石图中记载的都是大石头,比如苏州留园的冠云峰、上海豫园的玉玲珑。可见当时,主要的赏石还是园林赏石,因为赏石都是文人雅士,王公大臣拥有深宅大院的贵族癖好,尚未走入寻常百姓家。

2013年11月30日于宜兴客次

到了近现代,从上个世纪末开始,赏石热的兴起,才使得赏石受到了更多人关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赏石的队伍。

如果按照古人的思路,玩大石头,早年还可以,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平房大院变成楼房阳台,空间的限制成为了玩大石头的第一个限制;虽然城市化进程也推动了交通的发展,但大石头的运输依旧不容易,一旦出现磕碰也得不偿失,所以运输成为了玩大石头的第二个限制;人民生活水平虽然也提高了,但大部分大石头相对小石头的价格要高上很多,因为大石头的采挖运输成本,直接为石头画上了价格的下线,所以价格成为了玩大石头的第三个限制;同时,大石头观赏性高但把玩性差,一个石头只能赏不能玩成为了玩大石头的第四个限制。

在这四个限制潜移默化下,有了标准石概念的出现,像目前展会参展的标准中都规定了奇石尺寸的范围,这一要求也在石友心中形成了一条概念。之后细分,就将奇石按大小分为:园林石、厅堂石、案台石和手玩石。相对而言,目前案台石和手玩石最受买家欢迎,因为,他们体量小,无论是赏是玩都方便,相对大石头而言,它们的价格也相对便宜,比起动辄几千上万的石头更容易被人接受。另外,大石头的资源也逐步枯竭,相信,未来主流市场还是会被小石头把控。

赏石十年、跨过大半个中国,我是万山,关注我一起聊石头!

视天下说的是。

我也说几句,大石头、小石头玩的意义基本一样,只有玩法不同。其实这是文化及生活形态、环境转变有关。古人生活方式及环境与今天比绝然不同,玩石头在古代只是文人、雅士、官家及贵族,他们都有庭院、雅园、大厅(不是今天商住楼那种)空间颇大,就配套亲景而言非一般石头就可使用。与今天比较还有最大不同是社交方式改变,居然石头是可以共赏,那石友们可以多了一种赏法,随时随地互赏,即带在身或放几块于车上随时随地把玩。但在古代礼义上是不可取的,那时代讲究行、坐有形不可妄乱仪表。把玩式小石头根本上不能显示于公众场合。又参玩石头人数上相差很大,造成奇石资源相对又太少(大石头)。因此一些美丽、意境好的小石头便成了今天玩石人追捧对象。看了视天下文章有感而发,以上是自己的一点见解。

我的石头“成龙”重26公斤(不能手玩啊)

纯天然的手把件!

我特别喜欢收藏戈壁精品小奇石

大有大的神奇,小有小的精巧,喜欢才重点!

小品更奇巧

都是我捡回来的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