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日说,七星岗古海岸遗址公园环境宜人

图片 1
作者:杜安娜 原标题:三十年来 他守护着远古广州
离海岸线最远的古海岸遗址公园即将落成,教授守护终成正果激动落泪。
8月26日,虽已立秋,广州盛夏的阳光并没有收敛的迹象。李平日
在即将建成的古海岸遗址公园转了一圈,像说自己孩子一样仔细给记者介绍完每一处,85岁高龄的教授李平日拄着拐杖,已经满头大汗。
可能谁也无法完全体会这巴掌大块地的科学公园对李平日来说意味着什么,除了他自己。
七星岗古海岸遗址的变化,一定算得上这两年时间里广州市变化最大的地方。
开园前的焦虑
这个世界级地质遗产从荒草满地,青苔横生,垃圾成堆,现在已被修葺一新。在园内,可以看到清理整洁的海岸线遗址、新落成的吴尚时先生的铜像、古色古香的围墙、精致的园林绿化。
七星岗的这块海蚀遗址,即便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也不一定知道,可能说到这是“世界上离海岸线最远的古海岸遗址”、“享受最高级别的国家一级保护”,以及七星岗这块即将建成的古海岸海蚀遗址公园是广州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科学公园,像是在说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所以,真正关心它命运的人会有几人?而李平日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在他的努力下,七星岗古海岸遗址最终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关心是将他自己的使命和海蚀遗址的命运绑在了一起。
本来按照最初的计划,本月底有望举行开园仪式,不过还有一些工程上的细枝末节,时间可能会顺延。30年都等过去了,到了现在,李平日却感觉度日如年,焦虑难耐。他觉得自己再也经不起一丝的“风吹草动”。
因为他再也等不起了:“北京大学的同班同学不到30个,现在只剩下一半。上个月就走了三个。
我现在就是风中之烛。”
他甚至建议,开园仪式可以简化到极致,只需要有人宣布一下就行,因为只有科学公园正式开园他才心安。
衰落之际他几度落泪
七星岗古海岸遗址自1937年中山大学地理系教授吴尚时发现至今将近80年,这是中国科学家首次发现并得到中外学者认可的海蚀遗址,并为珠江三角洲海陆变迁树立了标志,“它有力地推翻了德国学者李希霍芬的‘中国海岸以杭州湾口舟山群岛为界,以北属上升海岸,以南属下降海岸’的论断被奉为经典”,说到这段历史,李平日就像打了胜仗一样。
在上世纪80年代,七星岗古海岸遗址曾走到辉煌的顶峰,在一系列国际会议和纪念活动中频频露脸,一度成为国外地理地质学界认识广州的窗口。那时,李平日已从山西调回广州工作,他见证了古海岸遗址最满负盛誉的时刻。
正是如此,他难以接受逐渐衰败,甚至最后沦为垃圾场的古海岸遗址。一些文人墨客留下的诗词,更是勾起他无限的感怀。作为学者,李平日笔耕不辍撰写论文,论证七星岗古海岸遗址的科学价值和现实意义。
在李平日的一个资料袋里,搜集了近几十年来关于七星岗古海岸遗址的所有资料,包括研究论文、报纸、政府文件、会议记录、报告材料、书信往来。而且,资料袋里的东西还在增加,他订阅了广州的几份报纸,凡是关于七星岗古海岸遗址的报道,没有一篇逃过他的眼睛。他总是把一些重要的内容起来,他还会犀利地指出哪一篇报道不够准确。为了能搜索到更全面的信息,80多岁高龄的他,常常在电脑上整理搜集资料,还学会了使用微信,以便于交流。
2002年,七星岗古海岸遗址衰落到顶峰,李平日当时看到的情形让他流泪:“围墙外被违章临时简陋建筑包围,根本看不到纪念碑、纪念亭和围墙。围墙内荒草丛生,污水横流,垃圾粪便遍地。”
几起几落空欢喜
当年,正值广东省地理学会成立50周年,李平日在周年大会上作了学术报告《建议通过旅游开发保护七星岗海蚀遗迹》,并上报给省科协。
次年,广东省地理学会也通过广东省科协向广州市人民政府呈送《保护七星岗古海遗迹》函。由此,引起高层注意。
2004年,广东省政协办公厅发函《建议加强保护修葺七星岗古海遗址》呈送给全国政协信息局、省委办公厅等部门。
之后的故事,就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虽然在2007年的“古海岸与全球变化广州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金庆焕等百余专家肯定了遗址的意义,并呼吁保护,却迟迟没有任何进展。
相反,2012年,七星岗上方甚至大兴土木建房,爆破时的震动力,随时可能导致古海岸砂岩的坍塌。从2008年~2014年,每年都会传出遗址公园即将启动的消息,结果每次李平日都空欢喜一场。
30年后终圆梦
眼见一年年过去,李平日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他并不熟练地用电脑给媒体写信,希望此事能得到媒体的关注。2015年,经过媒体的报道和呼吁,事情有了转机。李平日说,时任广州市市长的陈建华在现场会上告诉他,“说看了《广州日报》一篇的报道,要将‘遗址公园’的事早日实现。”
这一次,事情进展的速度之快超过李平日的预料。2015年6月,市、区领导、驻广州空军后勤部及有关专家在七星岗召开现场办公会议,决定立即建设“广州七星岗古海岸遗址科学公园”。两个月后,建设专款就到位了。
本来李平日就此可以舒一口气了。今年2月又横生了枝节,“根据广州市轨道交通十一号线的规划,要征收即将建成的古海岸线遗址公园附近的6万多平方米的地为地铁赤沙东车辆段”,李平日感到很惶恐:“地铁建设的震动力势必会对古海岸遗址造成极大的破坏,之前已经有不少剥离石头滚落下来,最大的有一吨重。”
李平日急忙写信给市领导,当得知批示为“地铁建设应优先保护古海岸线”的批示后,一向健谈的李平日感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现在古海岸遗址公园的配套建设,还有待改进的地方,“比如,公园附近停车的位置较少,需要租用华南快速公路下方的空地,但华南快速的投资方并不在国内,还要花点力气去谈。另外。公园的管理权目前是在海珠湿地公园,这种管理方式是否合适,也待考虑”。李平日摆摆手:“不管怎样,现在能围起来建了公园,就是前进了一大步。”
曾多次呼吁 保护珠江
贯穿于李平日毕生研究的并不仅是七星岗古海岸遗址。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广州。这也许是一种家乡情结,今年85岁的李平日,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对于家乡的评价,他从来不吝惜地说“狠话”。
珠三角地理,海平面变化,是他的专业研究领域。这些年来,他从没停止过对珠江以及珠三角的研究。
5年前,李平日痛心疾首地提出,珠江百年缩窄了200米,数十年后,大江可能变成河涌,“珠江江面在缩窄,如今最窄处仅170米,已经快接近珠江河涌黄埔涌115米的宽度。珠江已经不能再窄了,再过数十年,人都可以跳过去了。”
有人说这是危言耸听,不过,此言一出,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当记者再次问到这一断言时,他放心地舒了一口气说:“珠江广州段的治理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随后,他关于白鹅潭的研究,提出:白鹅潭“缩水”,百年面积减少一半。白鹅潭是珠江广州段唯一具有较强河流冲刷动力的所在。他谈道:“白鹅潭从一开始就接受流溪河的冲刷和堆积,并延续至今。没有流溪河的长期冲刷,不可能有此深潭。因为从虎门进来的潮流和潮汐动力不具显著的冲刷造床能力。”经过媒体报道后,白鹅潭的建设也逐渐注意到保护环境和公共利益。
李平日告诉记者,现在正在着手研究伶仃洋。

位于海珠区的七星岗古海岸遗址,据专家介绍其海蚀地貌形成于距今约6000年前,是世界上少数古海岸遗址深入内陆的古海岸遗址之一,自1937年被发现后一直命运多舛,如今终于实现了建园保护——七星岗古海岸遗址科学公园土建工程经半年施工,如今已经完成,有望于国庆前后开园迎客。

图片 2

据了解,七星岗古海岸遗址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石榴岗路与华南快速干线交会处西北侧,广州市、海珠区曾多次提出要在古海岸遗址及周边修建遗址公园的设想,并多次制定了时间表,但是一直都未曾付诸行动,搁置多年。好事多磨,如今在被发现近80年之际,七星岗古海岸遗址建成了公园。

去七星岗观古海岸遗址,免费!

日前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该公园各项土建和装修工程已完成,目前就差一些科普、导览的标识牌等“软件”,一旦设置好便可正式迎客。海珠区住房和建设水务局方面表示,遗址公园未来几天就会进行建设验收,还要等海珠区湿地办进行一系列的接管程序等,最快可望国庆长假前后正式开园。

七星岗古海岸遗址公园内景。

据介绍,遗址公园建设面积70 0
0平方米,旁边配建了一个200平米的科普及管理用房。正式开园后,可能使用海珠湿地的管理方式,以预约制进园参观。围绕岩体上下形成的环形步道,将以顺时针方式进行科普展示。另外,遗址公园开园后,将会设立“珠江水位基准点”,区别于“海拔高度基准”和中国北方普遍采用“黄海水位基准”,更适合于水文观测的地理科学观测设施。

七星岗古海岸遗址公园环境宜人。

专家介绍

在广州海珠区石榴岗路,有一处低调的“国宝级”遗迹珍宝——七星岗古海岸遗址,这是目前世界上已知的深入大陆最远的古海岸遗址,是广州历经沧海桑田的见证,在1963年被定为广州市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近年又被认定为海蚀崖地貌地质遗迹,受最高级别的国家一级保护。过去这里一度遭受破坏,本报曾多次呼吁进行保护。近年来,在广州市政府、海珠区政府的部署推动与众多专家学者的努力下,日前,集地质科研、学术教育、旅游参观于一体的七星岗古海岸遗址公园建成并正式向市民免费开放。

遗址鉴证:6000年前广州就在海边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靖文 实习生梁转仪

“七星岗古海岸遗址距离目前珠海、深圳一线的海岸线超过100公里,就算距离虎门、南沙一线的伶仃洋也有50多公里的距离,绝对是目前世界上已发现的古海岸遗址当中深入内陆最远的一个。这在国际学术界是非常重要的,是广州的世界之最。”84岁的李平日教授说,在以往的学术记录中,意大利波河平原上的古海岸遗址是最深入内陆的一个,但只有不到30公里,远不及七星岗古海岸遗址。而因应七星岗古海岸遗址的研究也可以透视出珠江三角洲是世界上成长最快的一个河口三角洲。6000年前广州就在海边,佛山、中山、东莞、珠海、深圳均是南海的一部分;6000年间,珠三角平原面积扩大之快在全世界大河口平原里面也是绝无仅有的。

国宝级遗址 世界上深入大陆最远

李教授表示,七星岗古海岸遗址的国际学术地位毋庸置疑,“华南师范大学的最新研究,采样七星岗古海岸遗址岩体进行天体辐射鉴定,得出6000年左右的形成期铁证。等各方面资料齐备,我们就可以申请
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了。”

七星岗古海岸遗址位于海珠区石榴岗路与华南快速干线交汇处西北侧,是世界上少数深入内陆的古海岸遗址之一,其地貌颇为奇特,是一种海蚀地貌,由海蚀崖、海蚀洞和海蚀平台三部分组成,它们都是在海浪侵蚀作用下形成的,是五六千年前广州古海岸存在的有力证据。表明远古时代南海水域的边缘深入到珠江三角洲的北部。地理学家将它命名为古海蚀崖。

记者探营

七星岗古海岸遗址是在1937年由我国著名地理学家、中山大学地理系教授吴尚时发现的。它突破了世界古海岸线与今天海岸线宽度最大值为50公里的说法。

红色古岩 亭中三宝

在此之前,地理学家们普遍将意大利距今海岸50公里的波河海蚀遗迹视为海面从大陆退出的最大里程。七星岗古海岸遗址距今海岸100公里以上,是原来说法的一倍。由此国内外的地理学家认为,七星岗古海遗迹完全称得上是“世界级”和“国宝级”的海蚀遗迹。1963年,广州市政府将遗迹列为第一批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建围墙保护,后又建亭立碑纪念。是广州沧海桑田的见证,对研究珠三角自然环境变化有重要的科学意义。

据介绍,遗址公园在日常时段不会关门,国庆节前市民已可以进入参观,但由于标志并未齐备,未必能完整地了解遗址价值。近日南都记者在筹建顾问组组长李平日教授带领下参观了遗址公园。

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上,七星岗海蚀遗址作为华南地质野外考察路线的起点,接待了当时世界各国顶级地质学家,受到各国科学家的肯定和推崇。

遗址公园的外墙设计采用通透式,尽量让红砂岩的海岸遗址裸露,就算不进入园区,经过石榴岗路的市民通过围栏也可看到红色古海岸岩体。

一度受破坏 本报曾多次呼吁保护

公园最重要的景观是红色岩体本身,长约50米的岩体正面被通透式围栏隔开,围栏外下沉部分是重要的遗迹——海蚀平台,约100平方米的海蚀平台凹凸不平,海水冲刷的痕迹清晰可见。

随着人口流动与城市建设,遗址周边场地受到临建、违建等侵占,石碑完全被荒草覆盖,裸露的海蚀崖遭到严重风化剥蚀,仓库、加工场和废品回收站围绕,古遗址一度沦为“垃圾场”。本报曾多次报道并呼吁进行保护。

海蚀崖、海蚀洞两处也很抢眼。红砂岩岩体上凸下凹,其层面呈现出几千年前海水侵蚀岩体的“鬼斧之功”。“你看到的正面这一堆大型碎石块,是2012年遗址后面建大楼时爆破震碎下来的额石,非常可惜,这次建公园我们再三考虑后,决定不进行回补,就让碎石躺在那里,这样更自然一些。也因为那次事件,市领导重新重视遗址保护,才有今天的遗址公园,石头也算没白碎。”李平日教授说。

从2006年开始,广州市、海珠区就曾多次提出要在古海岸遗址及周边修建遗址公园的设想,并多次制定了时间表,但由于困难重重,搁置多年。2012年,海珠区委、区政府多次明确了要启动七星岗古海岸遗址公园的建设。

在海岸巨石的东侧,岩体连接园区道路部分,游客可以触摸石面。从岩石的裸露部分,可以看到白垩纪形成的岩石中的一些白色、黄色、褐色等石砾,这是历史风雨的痕迹。

2015年,广州市政府决定对遗址及周边再次进行规划建设。古色古香的围墙重新修葺杂草通通“消失”,乔灌草等绿化植被忽现,亭廊、地砖等焕然一新……历经多年的沧桑,七星岗古海岸遗址慢慢地焕发新的光芒。

在岩体西侧的小山岗上,有1983年建的小方亭,此次进行了加固。“上面有三宝,随便一件拿出去可能都是价值过百万元的珍品。”李平日教授说。这些被有机玻璃保护起来的宝贝分别是:金石大师商承祚亲笔书写、篆刻的“古海遗迹”四个大字,地质学泰斗曾昭璇撰文和绘制的遗址铭文和示意图,由篆刻、书法大师秦萼生制作的石碑。

公园免费向市民开放

简介

日前,占地面积8.66万平方米,拥有遗址保护区、遗址展示区、科普配套区、桥底配套区、公园展示配套区五个区的七星岗古海岸遗址公园正式向市民免费开放。七星岗古海岸遗址公园周二闭园,其他天数开放,开放时间为早上9时至晚上7时。

七星岗古海岸遗址:位于海珠区石榴岗路与华南快速干线交界西北侧,分布着“海蚀崖、海蚀平台、海蚀洞”的典型海蚀地貌,是世界公认最深入内陆的古海岸遗址,对研究珠三角地区海面变化、陆地升降具有重要价值,对研究广州地区自然环境变化有重要的科学意义,1982年被列为广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其中,遗址保护区是古海岸遗址本体所在区域,承担科研教学基地功能,包括保护一址一亭两碑,新建一像一径。遗址展示区主要承担遗址展示、实地教育功能。

史说

1937年5月20日,《中山大学校报》首次以中文、法文刊登了吴尚时教授于广州七星岗发现遗址的报道。

1956年,吴尚时高徒曾昭璇教授带领苏联、波兰专家考察,发现遗址只剩1处,急报时任广州市长朱光,七星岗海岸遗址第一次获官方保护。

1964年,广州市文管会在遗址设置简单的围墙和木牌简介。

1983年,七星岗海岸遗址被列为广州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83年,重建围墙,建亭、立碑。

1990-2000年,随着一些学术研讨出现,七星岗海岸遗址受到重视。

2012-2014年,七星岗海岸遗址多次被媒体曝光,但遗址范围屡遭破坏。

2015年6月29日,时任广州市长陈建华率领市、区领导、驻军代表等统筹现场会决定建设七星岗古海岸遗址科学公园。

2016年2月,七星岗古海岸遗址科学公园正式开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