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八个血统里奔流着「整理细胞」的音乐大师,Ursus 成为国内外精神分裂症最严重的老公

摘要:还记得我们介绍过的那位瑞士强迫症艺术家乌尔苏斯?威尔利(Ursus
Wehrli),是如何「整理」艺术品?作为一个血脉里奔流着「整理细胞」的艺术家,怎么会安于只整理艺术品,对他生活中出现的花草树木、锅

图片 1

图片 2

还记得我们介绍过的那位瑞士强迫症艺术家乌尔苏斯?威尔利(Ursus
Wehrli),是如何「整理」艺术品?作为一个血脉里奔流着「整理细胞」的艺术家,怎么会安于只整理艺术品,对他生活中出现的花草树木、锅碗瓢盆等等万事万物置之不理呢?

随着越来越多人成为强迫症群体的一员,大家对这个病症也逐渐熟悉了起来。强迫症有哪些表现?无非以下几种:光洁表面上的瑕疵一点也忍不得饭前洗手十次才甘心看着挺高级,但和今天要介绍的瑞士艺术家
Ursus Wehrli 相比还是太小儿科了。且不论 Ursus
在日常生活里是怎样的状态,经由他再创作过的画作就已经让世界大吃一惊。先来看一张
Ursus 口中的初级整理:恩接着是高级的,《梵高在阿尔勒的卧室》:Ursus
表示:这间卧室自1988年杂乱至今,打理一下顺眼多了。没错,以上这些还远不足以让
Ursus 成为全世界强迫症最严重的男人,今天的介绍重点在下面:Ursus
的摄影作品集《打扫的艺术》。先看两组:从《打扫的艺术》开始,Ursus
已经由二次创作进入了纯原创的阶段,被整理的东西也从图片升级成了实物。上边两组作品的犯病程度其实还能接受,我们继续,先看几组精细活:接着是大场面:最后一组,摄影君无话可说好了,这就是全世界强迫症最严重的男人
Ursus Wehrli 的故事。他为什么这样做?正如你我所猜测的,Ursus
本身就是一名超级强迫症患者,他说:不规整的场景完全不能忍!好吧那么让我们回到之前被带过的一个问题:作品尚已如此丧病,Ursus
本人在日常生活中会是什么状态?容摄影君脑补一下:

瑞士有个艺术家Ursus
Wehrli,他是摄影师,是喜剧演员,也是一个深度强迫症患者,他的强迫症可不是病,反而给他带来了艺术的灵感,哥们还出过一本叫《整理的艺术》的书在全球销量也是很火。

他在《喔!整理的艺术》一书写道:「我们的生活充满着各式各样复杂的问题和决策,但要下一个决定并不容易,不论结果好或不好。我们渴望过着简单和平凡的生活。当我们思绪混乱时,也是必须「整理」的,不论它发生在什么样不可思议的场所里,一旦整出头绪,那种感觉真的令人无比的心满意足!」

编辑:徐啸岚

而写 这本书的最初,都是因为一幅画。

人生艰难,生活不易,威尔利在如此「正确」的理由之下,开启了一系列超?整理计划,要重整你的想象力!

Wehrli说他们家之前有一幅美国艺术家Donald的画,他怎么看怎么觉着不舒服,因为画里的方块简直是太乱了。

这时候强迫症就犯了,他把这画重新改造一下,方块都是整齐排好,这下他看着happy多了。

就是从这幅画开始,Wehrli开启了他的整理之路。

经过仔细的观察和研究,他发现好多的艺术作品因为太乱简直不能看,Wehrli对于凌乱与整洁之间有好多自己奇葩有趣的想法,然后在他手里,一幅幅世界名作重生了。

梵高的《Bedroomin
Arles》,Wehrli说这个房间自从1888年以后就从没整理过,现在Wehrli终于让房间有了落脚之地,此时梵高的心里是崩溃的。

对于保罗·克利的《Farbtafel》,Wehrli说:“可能是因为赶时间不知怎么画家把不同颜色放在了一起。”经过改造颜色一样的自然放到了一起。

胡安·米罗的《TheGold of the
Azure》,Wehrli觉着这画就像是一边打电话一边在纸上乱涂的,黄色背景下都是毫无秩序的线条和形状,经过他的整理后真是干净多了,还省了一半的画布。

老彼得·布吕赫尔的《The Fight Between Carnival and
Lent》,Wehrli让那些散落在大街上的人都回家了,这下街道可清净了。

乔治·修拉的《Les
Poseuses》,这是个点彩画作品,本来是由点和像素构成的,对于这,Wehrli索性直接把这些点装进了袋子里。

当然除了艺术作品,这哥们觉着生活中的任何东西都应该是有条不紊的。

面条不可以是碎的,要摆放整齐。

沙拉不可以胡乱搅拌在一起,要按各种水果类别摆好。

晾衣服不能拿哪件就晾哪件,颜色一样的一定要在一排。

停车场更是要严格遵守颜色标准。

看了这么多Wehrli的古怪艺术,相信肯定有一大波处女座会疯狂的爱上他吧,这简直就是解救他们的良药啊。

还有你们不要以为这哥们只是闲来无趣自己玩的,才不是这样,Wehrli在瑞士的专利协会特意为他的整理艺术申请了专利来证明他做的这些都是认真的,不是什么恶搞。

听起来有点像是在一本正经的开玩笑,但不得不说橘子君的深度强迫症确实被治愈了不少。

最后一句

说!你们的强迫症是不是也快好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