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锡庚书法展前言孙晓云
这个展览,并非一般的书法展;在此展出的,也并非一般人所能书写的字。这是一次生命的奇迹、一次艺术的奇迹。
我与张锡庚先生相识已有20多年,他曾经是一位身体健康、开朗乐观并且精力充沛的书法艺术家。他生在江南,长在江南,灵秀的山水、深厚的文化底蕴,成就了他取之不尽的艺术源泉。在书法创作中,他发掘经典,追求古雅,形成了随心所欲、轻松自如、极具文人意趣的书风。然而2009年5月的一场车祸,让其原本健康的身躯,遭受了巨大的创伤。但即便是高位截瘫的痛苦,也没能迫使他放弃书法创作。借助手臂的微弱力量,被绑在手腕上的毛笔,历经日复一日的练习,居然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灵活。
书法,从锡庚车祸后为他转移注意力、减缓身体痛苦的一种方式,逐渐变成了融入他生命和灵魂的终极追求。
面对这些劫后余生的字迹,渗透了生死徘徊的考验,如同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般,令我震撼。本次展览所奉献的,是浸润了他人生感悟的最好的作品。笔墨之中融入更多的是张锡庚内心的思索,对生活的追求,对生命的热望,让他的作品展露出从前不曾有过的大气磅礴和古朴厚重。这种朴实无华、苍浑温润的书法技艺,糅合了优美雅致与坚忍刚毅,透过他坚强的意志,不仅形成了强大的艺术感染力,深刻揭示了一种中国人的尊严和自强不息的精神,我们从中看到的是才华和情感,是在逆境中激发出的潜能和勇气,是已升华成为一种蓬勃盎然的新生命。
作为友人,我为张锡庚先生所遭遇的变故而痛心不已;但作为书法家,我更敬佩他为书法艺术所付出的艰辛,为现今的他所流露出的积极与自信、所到达的全新艺术境界,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张锡庚先生用他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真正热爱,用他百折不挠、超越自我的精神,用有限的身体去挑战艺术的无限,实现了他个人的“中国梦”。当我们每一位健康人面对这样一个特殊的展览,应该扪心自问:我们是否珍惜了生命年华?我们是否能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伟大复兴再做些什么?

2014年11月19日,由中国美术馆、中国书法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束手有策——张锡庚书法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这是自遭遇车祸以来备受书坛关注的张锡庚先生,以68幅书法精品,向关心支持他的社会各界作出的回应,展览集中展示了张锡庚先生自2009年遭遇车祸以来非同寻常的书法生活与创作成果。68幅书法精品,书写了一个生命的奇迹、一个艺术的奇迹。

3730.com,束手有策 放怀无羁——张锡庚书法展序范迪安
为意外成为残疾人书法家的张锡庚举办一次书法作品展,是书法界乃至文艺界许多同仁的由衷心愿。五年前他于艺术正值盛年之际不幸惨遭车祸,身陷残躯,阻断了他的书法事业,让我们深为叹息,但是,他克服万难,以坚强的意志和惊人的毅力重新挺立起来,以重新书写回到了他挚爱的书法世界,也以彰显了生命的奇迹,书就了精神的华章,这更是让我们深为感动!因此,这个展览既是张锡庚书法生命的再现,也是一个可视可见的励志故事,于人于事,于书于情,都堪称分量笃重,意义如山。
锡庚蒙困之后,2013年我到常熟去看望他,他展现在我眼前的并不全是苦难。他全身几乎瘫痪,却以无法想象的方式,将毛笔绑在手上,以腕臂运书。人们难以体验他坐在轮椅上和借助特制轮椅呈站立姿态奋力书写的艰难,可以说,以书写摆脱肉身之躯的痛苦,本身就是一种苦难的叙述。但是,命运以苦难降祸于他,他却以赤诚之心回敬它,阐释它,热爱它。我震撼于眼前生命与书法相融的状态,尽管他笔下的字迹已不如从前畅达,但因为他的斗笔饱蘸着生命意志这份特殊的浓墨,每个点画具有了重新生长的意义,每个瞬间的使转都让沉睡的灵魂颤动。我深深感到:这是一种关于苦难的叙述,更是一种叙述苦难的方式。
我约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一次展览,这种应允在我的心头演绎成了一种牵念,而在张锡庚那里,则生成了一种契约——一张了无痕迹却用生命倾诉的契约。他又回到了人生的起点,回到童年梦想的边沿,回到艺术的原点,在熟悉而又陌生的书法世界里播种耕耘。人生没有预设,苦难无常降临,张锡庚没有责备苦难,而是从沉沦中奋起,从苦难中升华,在与书法的重新相遇中体认书法的价值,这就体现了他作为一个书法家的文化追寻与艺术梦想。或许张锡庚从来就没有将书写简单地定位于自我快意的表达,而是致力于彰显书法在生命耗能中的生成,即使他在遭受近乎致命苦难的时候,也没有忘却这点。他真的宿命地体验了艺术作为生命之真的本质,把书写当做自我精神救赎的同时,也以书写应证了生命的真正价值。
张锡庚以残躯之身的书写,使我——也包括所有牵念他的同仁都希望看到他的新作,在这些作品面前,即便暂时丢下主观感情,仅作直观的面向,也会有惊鸿留声的悸动与山风惠人的欣喜,更何况它承载了生命与书法的契约。张锡庚曾以书法功力扎实,综合学养深厚,书写风格清朗成为当代书坛新一代的代表,现在,他于书法的本体和本质更有深悟,不再注重炫技的细节,而是回归到书写的混蒙状态,以混元、质朴、直接的方式径取书法的内核,凭借深厚的笔法功底,又在意识流淌的过程中,将感性的意绪化为书写的痕迹。由于书写的障碍和克服障碍二者之间所形成的特殊张力,他的书法形态既在原有功底法度之中,又超乎象外,别出奇样,自然别具一格,形成了“陌生化”的新貌,展现出思想的色泽和意志的力量。他的书法理想是继承传统文脉,继续构建“新虞山书风”,营造二王书风的江南情调,为此,他在书法格式、体例、内容和笔墨上都不断探索,在格调上追求文雅清新,在笔法上力达周密精致,在他的作品面前,我们几乎可以将他视为一位正常的而非残疾的艺术家,只看到他是一位新二王书风的类型代表,而不再是其他。
张锡庚的身躯成了残疾,但他的书法铸就了完美,并且是具有高远意向和充实内涵的完美。于此,他的本次书法展是他生命契约新的起点,我们都由衷为他祝福,向他致敬!

张锡庚1957年出生于江苏江阴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但凭借坚毅聪颖、刻苦自励的品性,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苏州师专并留校任教。其后十多年间,他在全国书法大展大赛中脱颖而出,成为书坛瞩目的青年获奖大户。张锡庚是有理想的书法家,这时候的他开始规划以“江南情调”为核心的“新虞山书风”。作为一个县级市的常熟拥有中国书协会员已40多位,成为全国书法之乡,他的苦心在这之中功不可没。然而,2009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张锡庚高位截瘫,连最基本的吃饭、穿衣都不能自理,更何谈执笔创作、书法梦想。书坛无不为之扼腕痛惜。但是,当一切归零后,张锡庚以“保尔”的意志与病痛作斗争,坦然接受苦难,反思生命,反思书法。他让家人和学生用布带将毛笔捆绑到在手上进行创作,凭借惊人的毅力、对书法的赤诚及对人生的新感悟,重新唤醒生命的潜能,“束手”创造了一个个奇迹。他的书风为之一变,书法创作有了质的飞跃。他所营造的“江南情调”已不全是吴侬软语,而多了拈花见佛的灵性;也不尽然是精雕细琢的笔触,而增添了苍劲古朴的风韵。正如范迪安先生指出:“以书写摆脱肉身之躯的痛苦,本身就是一种苦难的叙述。命运以苦难降临于他,他却以赤诚之心回敬它,阐释它,超越它。他的斗笔饱蘸着生命意志这份特殊的浓墨,每个点画具有了重新生长的意义,他的身躯成了残疾,但他的书法却铸就了完美,并且是具有高远意向和充实内涵的完美。”沈鹏先生对此给予高度评价:“人的潜力不可思议。”

此次展览带给书坛是惊叹,它的价值意义不仅是张锡庚涅槃后新生,而是当代书坛的另类风采,它昭示着当代书法人追求梦想、弘扬书法文化的历史责任感与使命感,同时也彰显了文化艺术的强大救赎力量以及中国人生命意志和百折不饶的精神。

当天,中国书法家协会张海主席观看了展览。参加开幕式的领导嘉宾有民进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朱永新,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原济南军区副政委陈漳元,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陈洪武,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赵长青、胡抗美,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钱林祥,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孙晓云,常熟市政协主席徐永达以及全国各地着名书法家等400余人,开幕式由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张陆一主持。

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束手有策”张锡庚书法作品集》也在开幕式上一并发行。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