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意象之美是苏天赐风景创作的独特魅力,所谓“意象”,苏天赐曾解释道:“意象出于愿与天地万物共生共荣的心灵,它将风云、张弛、兴衰、虚实、疏密重新排列,有其常理

摘要:[新浪收藏拍场快讯]
北京诚轩拍卖2018秋拍现当代艺术专场正在北京昆仑饭店举行,苏天赐(1922-2006)
《秋云》,以181.7万成交。苏天赐(1922-2006) 《秋云》,以181.7万成交

摘要:苏天赐(1922~2006)烟雨迷蒙的江南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苏天赐几乎每年春、秋都会到太湖生活一段时间,别具风情的江南水乡早已成为他热爱的“第二故乡”,这幅《秋云》创作于1995年,是苏天赐“江南

  意象之美是苏天赐风景创作的独特魅力,所谓“意象”,苏天赐曾解释道:“意象出于愿与天地万物共生共荣的心灵,它将风云、张弛、兴衰、虚实、疏密重新排列,有其常理,而无定则……在画面建立起和谐的具有人文品格的家园。”正是凭借这种“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不断探索,苏天赐开创并发展了独具东方审美趣味的意象油画新式样,他始终秉承恩师林风眠“调和中西”的艺术理念,与同门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分别在各自领域探索,共同成为中国油画的领军人物。

北京诚轩拍卖2018秋拍现当代艺术专场正在北京昆仑饭店举行,苏天赐(1922-2006)《秋云》,以181.7万成交。

苏天赐(1922~2006)

苏天赐(1922-2006)

苏天赐(1922-2006)《秋云》,以181.7万成交

烟雨迷蒙的江南

  最美是江南

苏天赐(1922-2006)秋云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苏天赐几乎每年春、秋都会到太湖生活一段时间,别具风情的江南水乡早已成为他热爱的“第二故乡”,这幅《秋云》创作于1995年,是苏天赐“江南风景”题材的集大成者。苏氏曾坦言“江南的风景最美的时候,是在薄云遮日之时”,其美感在西画讲求的强烈光线下无法体现,因此画家笔下的江南多为阴天、梅雨天景致,显得烟雨迷蒙、典雅悠远。

3730澳门新葡亰,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苏天赐几乎每年都会到太湖小住,别具风情的江南水乡早已成为他热爱的“第二故乡”;苏天赐爱画春、秋两季的景致,西画讲求明确光源,常常短于体现薄云遮日的美感,画家却决心走别人不画的“偏路”,破除西方的框框,其多绘阴天、梅雨时节的江南,尤显清新秀润、典雅悠远。《江南风景》创作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画面幽静空灵,笔法自由潇洒,“东方意趣与西方实感”兼具,堪称苏天赐意象风景的集大成之作。画家取湖边初春之色,岸边倒影影影绰绰,远山、树林、民居水雾笼罩,观者彷佛可以透过画面感受到潮湿的空气;老树垂临湖面,几支枯败的荷茎残留水中,秋去春来洗尽铅华,这是自然的春秋,也是苏天赐豁达乐观的人生和艺术写照。

估价(人民币):1,500,000-2,000,000

《秋云》正是如此,天上薄薄的云舒展开来,随着秋风飘荡,微弱的阳光穿过,笼罩着最美的江南,万顷碧波浩浩渺渺,顺着沙渚接连苍穹,这种“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表现方式,是苏天赐江南风景的重要特点。

  Lot.762 苏天赐 江南风景 1990年代   布面油画 81×100cm。
  出版:《21世纪的投资瑰宝:中国油画》,香港东方艺术基金会, 2006年
,第218页
  《寻脉造山:宝龙美术馆开馆展》,宝龙美术馆,上海,2017年,第53页
  展览:“寻脉造山:宝龙美术馆开馆展”,2017年11月18日至2018年4月18日,宝龙美术馆,上海
  来源:北京拍卖会,2003年7月12日,拍品编号32   现藏者得自上述拍卖

年代:1995至2000年

Lot.663 苏天赐 《秋云》 1995至2000年

  色彩与造型的结合

签名:苏 1997

布面油画 59.5 × 109.4cm。

  苏天赐的风景画清新婉约,不求强烈、艳丽的色彩对比,而在淡薄的交融中取得和谐统一。1987年苏天赐得到一个访问法国的机会,在短暂的行程中,他造访卢浮宫二十多次,越发觉得应该画有民族特色的东西,他的画风更加概括简练,物体交接轮廓降到最低,以点、线、面的色彩形式塑造物象,创造出色彩即造型的个人艺术语言。《江南风景》中,远山与天空融合,樱花树林一片粉红,右侧李树带着柠檬黄的枝条自由摆动。江南民居隐匿其间,古色古香的白墙黛瓦在粉、绿、米色的掩映下,流露出淡淡温情。

背签:《秋云》 苏天赐作

出版:

Lot.762局部

材质:布面 油画

《20 世纪中国油画作品集》,广西美术出版社,南宁,2000 年 6 月,第 237 页

  苏天赐的用笔还渗透着强烈水墨韵味,画家用快而稳定的笔触上挑,勾勒树干主体、枝丫与荷茎,创造出中国画中“飞白”的效果,拓展了油画语言。吴冠中曾评价“苏天赐油画是讲究笔墨的”,在《江南风景》中,天空和水面适当留白,表现出空灵的意蕴;山峦和水面色彩铺陈过渡,又产生一种水墨晕染的流动效果;李树枝条以书法式的棕色笔线写出,清奇挺秀、富有弹力,飞舞跃动的形态增添了画面动势和趣味。苏天赐在回顾自己的习画体会时曾说:“为了研究线条的造型,除了在油画写生中尝试以外,我还用毛笔勾勒临摹波提切利和拉斐尔的作品。我研究其作品中处理形体边缘的内部结构关系的方法,以线条的轻重、徐疾的互相转换来表达形体的空间,颇有心得”。

尺寸:59.5×109.4 cm。 233/8×431/8 in。

《二十世纪中国油画Ⅱ-1》,北京出版社、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2001 年 8
月,第 2 页

Lot.762局部

展览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苏天赐》,广西美术出版社,南宁,2001 年 12
月,第 55 页

  统领全局的构图

“20世纪中国油画展”,2000年7月5日至23日,中国美术馆,北京

《苏天赐》,江苏美术出版社,南京,2008 年 10 月,第 438 至439 页

  “观于海者难为水”,苏天赐热爱自然,以大自然为师,他的风景画具有一种俯瞰式的大局观,构图严谨、浑然天成。

出版

展览:“20 世纪中国油画展”,2000 年 7 月 5 日至 23 日,中国美术馆,北京

Lot.762局部

《20世纪中国油画作品集》,广西美术出版社,南宁,2000年6月,第237页

备注:附艺术家与作品合照一张

  《江南风景》以水为镜,将画面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部山丘概括一体,树林茂盛纷繁,形成简与繁的视觉冲击;画面中心的老树又将上部切分为二,自左至右色彩渐趋清丽明亮;歪脖树枝桠旁逸斜出,右侧矮木扭曲着身子,于静态画面中展现出动态之美。湖面表现更为精彩,近处大片水域增强了画面空间感,各种物体的倒影与残荷交相辉映,虚中有实,趣味十足。有学者认为:“苏天赐的大批风景画,均以前景寥寥几株树木的荣枯,分别代表大自然的春夏秋冬,这也形成了苏天赐风景画构图的一大特点。”

《二十世纪中国油画Ⅱ-1》,北京出版社、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2001年8月,第2页

清新婉约的色彩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苏天赐》,广西美术出版社,南宁,2001年12月,第55页

《秋云》的近景是山野间一片的红叶,仿佛在燃烧一般,右下角甚至用浓重的褐色来概括“红海”,远处的山脚下却还泛着黄和绿,大自然丰富的色彩都逃不过画家的眼睛。江南民居似乎想静悄悄地隐匿于秋色,但炫目的粉墙黛瓦又让它跳脱出来,形成另一道风景。

《苏天赐》,江苏美术出版社,南京,2008年10月,第438至439页

Lot.663 局部

简介

左下角枝桠干枯的树似尖刀般地斜插入山岗,苏天赐画萧疏的枯木常用细小的画笔上挑,创造出如同中国画“飞白”的效果,有效地拓展了油画语言,在清新婉约的色彩中渗透着强烈的水墨韵味。吴冠中先生曾评价“苏天赐油画是讲究笔墨的”,在《秋云》中,色彩蓝白相间、红中点绿、以黑衬白,焦、浓、重、淡、清的水墨设色方法被苏天赐融入油画创作,得以创造出充满“诗性”的中国传统山水意蕴,“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写意性”已成为苏天赐风景画的重要美学特征。

备注:附艺术家与作品合照一张

Lot.663 局部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俯瞰统领的视野

苏天赐的《秋云》

苏天赐的风景画具有一种俯瞰式的大局观,近景、中景、远景组成丰富严谨的构图。《秋云》整体画面让人感觉一阵秋风从右面吹来,树叶、云彩、湖面都不由自主地向左摆动,这种典型的“苏氏构图”还出现在《皖南秋色》《春风掠过太湖》等作品中。

拍品编号663

苏天赐 《春风掠过太湖》 1993年

意象之美是苏天赐风景创作的独特魅力,所谓“意象”,苏天赐曾解释道:“意象出于愿与天地万物共生共荣的心灵,它将风云、张弛、兴衰、虚实、疏密重新排列,有其常理,而无定则……在画面建立起和谐的具有人文品格的家园。”正是凭借这种“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不断探索,苏天赐开创并发展了独具东方审美趣味的意象油画新式样,他始终秉承恩师林风眠“调和中西”的艺术理念,与同门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一起在各自领域探索,共同成为中国油画的领军人物。

更值得称道的是右下角褐色的涂抹,又将画面向右拉扯,以实现视觉上的平衡;倾斜的山坡划破湖水与山脚的平面,组成“之”字形的严谨构图,上半部分的蓝天好像伸手就可触摸一般,轻轻地盖着这片沃土;树枝遒劲刚硬的线条,与大面积色块形成虚实相生、疏密有度的丰富视觉张力。有学者认为:“苏天赐的大批风景画,均以前景寥寥几株树木的荣枯,分别代表大自然的春夏秋冬,这也形成了苏天赐风景画构图的一大特点。”

  烟雨迷蒙的江南

《秋云》收录于《二十世纪中国油画Ⅱ-1》等多本画集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苏天赐几乎每年春、秋都会到太湖小住,别具风情的江南水乡早已成为他热爱的“第二故乡”,这幅《秋云》创作于1995年,是苏天赐“江南风景”题材的集大成者。苏氏曾言“江南的风景最美的时候,是在薄云遮日之时”,其美感在西画讲求的明确光源下无法体现,因此画家决心走别人不画的“偏路”“破除西方的框框”,其笔下的江南多为阴天、梅雨天景致,显得烟雨迷蒙、典雅悠远。《秋云》正是如此,天上薄薄的云舒展开来,随着秋风飘荡,微弱的阳光穿过,笼罩着最美的江南,万顷碧波浩浩渺渺,顺着沙渚接连苍穹,这种“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表现方式,是苏天赐江南风景的重要特点。

精益求精数易《秋云》

  清新婉约的色彩

苏天赐一生追求作品完美,因此有改画的习惯,对此日记上常有记载。据苏天赐日记显示,《秋云》最初完成于1995
年 8 月 27 日, 2001 年北京出版社《二十世纪中国油画Ⅱ-1 》及 2008
年江苏美术出版社的《苏天赐》画集中,均清晰可见作品署 1995
年款,但广西美术出版社版 2000 年《 20 世纪中国油画作品集》与 2001
年的《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苏天赐》中,作品已较
1995年版本有很大改动,画家减弱了沙渚和湖面的倾斜度,加强了红叶纯度,前景中的枯枝也明显缩短,这些变动对整张画的面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苏天赐将年款改为“
1997 ”。

1987年苏天赐得到一个访问法国的机会,在短暂的行程中,他造访卢浮宫二十多次,越发觉得应该画有民族特色的东西,他的画风更加概括简练,对色彩运用愈发自由写意,有时稀薄地盖不住画布,有时是数层透明或不透明的颜色互为渗透覆盖,从而产生极为丰富的色层。《秋云》的近景是山野间一片的红叶,仿佛在燃烧一般,右下角甚至用浓重的褐色来概括“红海”,远处山脚下却还泛着黄和绿,大自然丰富的色彩都逃不过画家的眼睛。江南民居似乎想静悄悄地隐匿于秋色,但炫目的粉墙黛瓦又让它跳脱出来,形成另一道风景。

2000 年 2月 8
日,苏天赐收到中国油画学会邀请,特约《秋云》《黑衣女》参加中国美术馆举办的“
20 世纪油画展”,他于 2月 9
日开始再次对作品进行润色,又调整了天空、湖面、民居和树枝等,再次加深右下角的红色,最终形成《秋云》现在的面貌。
2001
年,现藏家从苏天赐手中购得《秋云》,二人合影照片中的《秋云》亦与现貌相符,此画因此得以在私人收藏领域流通。

左下角枝桠干枯的树似尖刀般地斜插入山岗,苏天赐画萧疏枯木常用细小的画笔上挑,创造出如同中国画“飞白”的效果,有效地拓展了油画语言,在清新婉约的色彩中渗透着强烈的水墨韵味。吴冠中先生曾评价“苏天赐油画是讲究笔墨的”,在《秋云》中,色彩蓝白相间、红中点绿、以黑衬白,焦、浓、重、淡、清的水墨设色方法被苏天赐融入油画创作,得以创造出充满“诗性”的中国传统山水意蕴,“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唯有纵意挥毫,不囿事物外表,始能得其神,“写意性”已成为苏天赐风景画的重要美学特征。

  俯瞰统领的视野

苏天赐的风景画具有一种俯瞰式的大局观,近景、中景、远景组成丰富严谨的构图。《秋云》整体画面让人感觉一阵秋风从右面吹来,树叶、云彩、湖面都不由自主地向左摆动,这种典型的“苏氏构图”还出现在《皖南秋色》《春风掠过太湖》等作品中。更值得称道的是右下角褐色的涂抹,又将画面向右拉扯,以实现视觉上的平衡;倾斜的山坡划破湖水与山脚的平面,组成“之”字形严谨构图,上半部分的蓝天好像伸手就可触摸一般,轻轻地覆盖这片沃土;树枝遒劲刚硬的线条,与大面积色块形成虚实相生、疏密有度的丰富视觉张力。有学者认为:“苏天赐的大批风景画,均以前景寥寥几株树木的荣枯,分别代表大自然的春夏秋冬,这也形成了苏天赐风景画构图的一大特点。”

“东方的意趣,西方的实感;西方的缤纷,东方的空灵”是苏天赐对自己艺术的追求。在他长达六十余年的艺术生涯里,坚持从自然汲取营养,于油画中倾注民族传统精神和生活气息,秉持“物我合一”“寓情于景”,正迎合了“天人合一”这一东方哲学命题。

  精益求精数易《秋云》

苏天赐一生追求作品完美,因此有改画的习惯,对此日记上常有记载。据苏天赐日记显示,《秋云》最初完成于1995年8月27日,2001年北京出版社《二十世纪中国油画Ⅱ-1》及2008年江苏美术出版社的《苏天赐》画集中,均清晰可见作品署1995年款,但广西美术出版社版2000年《20世纪中国油画作品集》与2001年的《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苏天赐》中,作品已较1995年版本有很大改动,画家减弱了沙渚和湖面的倾斜度,加强了红叶纯度,前景中的枯枝也明显缩短,这些变动对整张画的面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苏天赐将年款改为“1997”。2000年2月8日,苏天赐收到中国油画学会邀请,特约《秋云》《黑衣女》参加中国美术馆举办的“20世纪油画展”,他于2月9日开始再次对作品进行润色,又调整了天空、湖面、民居和树枝等,再次加深右下角的红色,最终形成《秋云》现在的面貌。2001年,现藏家从苏天赐手中购得《秋云》,二人合影照片中的《秋云》亦与现貌相符,此画因此得以在私人收藏领域流通。

网站地图xml地图